终南山小说网

第104章 我觉得他根本不爱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vip免费小说 免费小说 终南山小说网 在线阅读 无弹窗

    这仿佛教导主任一样的口吻,吓了姜时晏一跳。他眼神闪烁,连忙把手机塞进裤兜里,坐直了身子,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

    他抬眸看向荣蓁,忽然回过神,不对,自己的举动怎么那么像上课玩手机被老师抓到的学渣?

    毕业多少年了,怎么还能条件反射?

    目睹他一系列的动作,荣蓁只是扬唇轻笑一声,并未强制要求他上交手机。

    姜时晏对上她的视线讪讪一笑,心说不在工作状态的荣导果然温柔可亲,是路棉口中幽默风趣的小姨。

    演员未到齐,会议暂时无法开始,姜时晏心念着还没回复路棉,用余光偷觑了荣蓁一眼,见她没有看自己,手伸到裤兜里偷偷摸出手机,像刚才那样躲在桌底下发消息。

    “我偷玩手机被教导主任抓包了,差点被没收手机。”

    路棉等得都快睡着了,终于等到他的回复,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教导主任?”他不是在剧组拍戏吗?关教导主任什么事?

    姜时晏:“荣导临时开剧本会议,我刚才看手机被她逮住了,她让我拿给她看一下。”

    他在开会?

    路棉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这样一幕,男人一脸严肃地坐在会议室里,表面装作专心听别人发言,却背着所有人在桌底下给她发微信。

    她再也忍不住,低低地笑出声。

    谁曾想,宿舍里聊天的声音恰在此时停止了,她的笑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突兀。

    路棉愣了愣,连忙把头埋进被子里,就好像刚才不是她发出的笑声。

    然而对面床铺的林颖诗看到她枕边亮起的手机,以及她把自己裹成蚕蛹的样子,再结合那一道雀跃的笑声,一个猜测渐渐在脑中成型。

    她暧昧道:“棉棉,你在跟男朋友聊天啊?”

    关荷闻言一跃而起,看向路棉:“什么?男朋友?你有男朋友了?!”

    沈初菡倒是比她们俩淡定,一双腿跷在墙壁上,整个人呈半倒立的姿势,笑眯眯地说:“棉棉没有男朋友才不正常,我要是个男的,我也追她。”

    路棉听着她们打趣,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咬了咬唇,慌乱地否认:“不……不是男朋友。”

    林颖诗:“我不信,你兴奋成这样难不成是跟家人聊天?”

    路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温度有点烫,她有表现得很兴奋吗?她自己怎么没感觉到?

    林颖诗忽然叹口气:“看到你,我就想起曾经跟男朋友聊天时也是这样,他回我消息,我就开心得满床打滚。”

    她语气透出怅惘,成功将其他人的注意力转移了。

    没看出来,原来有男朋友的人是林颖诗啊。

    “曾经?”路棉抓住她话里的关键词,“你们分手了吗?”

    “嗯,分手了。我和他是高一认识的,后来高二分班,我选理科,他选文科,我们谈了三年。六月份成绩出来时,他考了个普通的二本,他想让我跟他读同一个城市的大学,但我只想来清华。他很生气,跟我大吵了一架,最后是我提的分手。”她声音里透出一股释然,“我觉得他根本不爱我,爱一个人是希望她越来越好,而不是想要绑住她在原地踏步。”

    她说完长舒口气,虽然提起来还是有点难过,但她确实已经放下了。

    路棉侧身,望着黑屏的手机,重新摁亮,姜时晏那条消息还横在屏幕上。

    她回道:“我不打扰你开会了,你专心听讲,别再被教导主任抓了。”

    姜时晏看到消息拧了一下眉,搞什么,她的语气为什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人还没到齐,可以偷偷玩一会儿。”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一心二用。”

    “不敢不敢,那样的话荣导就不是提醒我,而是直接骂我了。”

    “姜时晏,数一数你这是第几次吐槽我小姨了。”

    她又叫他全名了,姜时晏顿了一下,很快回道:“难道不是你先说的?”

    路棉:“……”

    忽然,荣蓁敲了下桌面,宣布会议开始。姜时晏争分夺秒发了条消息过去:“不能跟你聊天了,人到齐了,我们要开会了。”

    路棉默默地回:好。

    她握着手机平躺在床上,窗帘没拉,有皎白的月光洒进来,清清浅浅的落在枕边,耳边是喁喁细语。

    隐约间,好像听到她们在谈论各自学校里那些令人难忘的男生。

    谈话声在某个瞬间戛然而止,是因为关荷说:“十一点多了,睡觉吧同志们,明天早上还要参加开学典礼。”

    ——

    新生开学典礼上午九点正式开始,在综合体育馆举行。

    八点半,三千八百余名新生汇聚一堂,按照院系依次坐好。

    路棉要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坐在了本院系第一排,方便一会儿上台,关荷她们也陪她坐在第一排。整个院系穿着统一的白t恤,一眼望去颇为壮观。

    体育馆宽敞明亮,正中央升起一面鲜艳的国旗,看台四周拉着红底白字的横幅。有的书写“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有的写的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听说开学典礼的整个过程会在网上进行现场直播,同学们衣冠整洁、精神奕奕,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快到九点时,艺术团军乐队的同学开始奏乐。他们穿着纯白的制服,仪态端庄、神情严肃,高亢激昂的管弦乐声响彻整个体育馆。

    过了一会儿,广播提醒现场所有同学把手机调成静音,开学典礼即将开始。

    片刻后,一群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系着领带的校领导陆续到场,并告知今天的开学典礼由副校长主持。

    第一项内容,全体新生起立,奏唱国歌。然后由校学生会主席代表发言、电机系的教授发言。

    下一项就是新生代表发言,关荷坐在路棉旁边,捏了捏她的手,默默给她加油。

    路棉朝她露出一个微笑。

    副校长站在台上对着麦克风说:“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来自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的路棉同学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路棉深吸口气,缓步走上。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我是计算机系的新生路棉……”

    这次演讲没有要求脱稿,可以把稿子放在讲台上,但也不能照着念,要时不时抬头看向前面,因为那里有镜头在拍摄。

    路棉开学前一个星期就开始准备了,稿子早背得滚瓜烂熟,全程目视前方脱稿演讲。

    她从小到大见惯大场面,在附中读书时也经常在国旗下讲话,即使面对几千名新生以及数十位校领导,她也不曾有半分紧张,从始至终面色从容、不卑不亢。

    关荷吞咽一口唾沫,还以为她会紧张,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演讲完毕,路棉轻舒口气,台下再次响起掌声,比刚才还要激烈。

    她攥紧了掌心,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忘词,正要下台,却听见副校长说:“路棉同学,请稍等。”

    路棉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原来是要进行下一项——新生佩戴校徽仪式。作为新生代表的她,将由校党高官亲自佩戴校徽,其余同学则自己佩戴。

    身穿正装的女士站在路棉面前,她连忙弯下腰,毕恭毕敬地说:“谢谢老师。”

    “希望你的大学四年能够像横幅上写的那样,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我会的。”

    校党高官将校徽别在她胸前,其余同学也都佩戴好了,坐下来听校长讲话。

    路棉这一刻真正感受到这座百年校园浓厚的人文气氛,置身其中,胸中仿佛充盈着一股热血,牵引着她不断向前。

    耳边响起校长浑厚的声音:“进了清华门,就是清华人!”

    最后,校长让全体师生起立,共同奏唱清华校歌。今年的新生开学典礼在一片歌声中圆满结束。

    月16号到9月号是新生军训的日子。

    军训还未开始,路棉就听见室友们叫苦不迭,大呼没想到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临了,想躲都躲不过。

    林颖诗摸摸自己的脸蛋:“我已经做好晒成我妈都认不出的心理准备了。”

    路棉内心毫无波澜,想说我学车的时候就体验过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

    军训在全体新生的“厌恶”中如火如荼的进行,负责路棉所在方队的教官非常严厉,喜欢连坐,一人军姿不规范,整个方队受罚。

    几天下来,大家像是脱了层皮,远远看见教官走过来,即使还未到训练时间,他们也不敢松懈,自觉站好军姿。

    这种高压政策下坚持了十数天,他们方队果然比别的队伍进步迅速。

    中途休息时间,关荷抱着水杯牛饮,喘口气说:“我算是服了魏教官了,谁不说一句他老人家厉害呢!”

    沈初菡附和:“要不怎么说严师出高徒,你没看别的队伍还在练习稍息跨立,咱们队伍所有的训练内容都练完了,只等着检阅。”

    路棉有气无力地靠着关荷的肩膀,额头的汗珠打湿了发丝,脸蛋晒得通红,眼眸半阖,像晒蔫了的小白菜。

    沈初菡见状问道:“你身体不舒服吗?”

    根据前段时间的训练情况来看,路棉的身体素质跟一般女孩相比强太多了。有次整个队伍被教官罚跑一千米,女生们顶着烈日一边跑一边哀声怨道,只有路棉神色如常,跟没事儿人似的。

    路棉动了动嘴唇,没说出话来,旁边关荷替她开口:“她那个来了。”

    同为女生,自然感同身受,平时来大姨妈就是种折磨,更何况站在太阳底下训练。

    “路棉?”

    隔着铁丝网的另一端,有男生叫她的名字。

    路棉回头,只见是开学那天领她报到的学长褚飞扬。两人自从加了微信,从来没有说过话。

    褚飞扬身边几个男生露出戏谑的眼神,甚至有人撞了撞他的肩膀,低声说:“行啊,这才开学多久,居然认识了这么漂亮的学妹。”

    顶级学府也不缺爱八卦的学生,路棉身后的队伍循声看去,传出低低的讨论声,大意是我们系的系花不会这么快就有主吧。

    路棉大大方方地打招呼:“学长好。”

    褚飞扬还要说什么,那边教官已经吹口哨集合了,他讪讪地摸了下鼻子,只好作罢。

    队伍里有同班的男生问:“路棉,那是你男朋友啊。”

    他们脑补出来的故事大致是,女朋友军训,大她一届的男朋友带着兄弟前来探望。

    路棉义正言辞:“不是,只是一个认识的学长。”

    林颖诗看着她的侧脸,不知怎么想到那天晚上,路棉和一个人微信聊天,她们问她是不是男朋友,她否认得那样艰难,此刻却斩钉截铁。

    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这说明什么?

    难道那天晚上那个是她喜欢的人,只不过还没发展成恋情?

    林颖诗恍然大悟,感觉自己好像窥破了天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