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二十章 怜花生在贫寒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屏气凝神,花圃间一片死寂。

    一个一个抱成团的身影,脖子僵硬的扭转,颤颤兢兢的看着高岩上的身影。

    “他好像是救我们…..”

    “.….但这人,好像比那边的鬼还可怕。”

    “怎么办?要不….咱们装死?”

    …..

    窃窃私语的小声交谈里,不过依然还是朝陆良生那边靠了靠。

    弥漫雾气里,镲、锣、戏曲的声腔渐小,空荡荡的戏台,窈窕身影一挽长袖拂过血肉模糊的脸颊,只露一对染着血垢的眸子。

    “先生为何要帮助这些人。”

    幽幽的话语里,并没有问‘你是什么人’一类的蠢话,对面那人群之后的身影,隐隐散发妖气,自然不可能是人,颇让女鬼感到忌惮。

    颤颤兢兢缩成团的一群人,也想知道这个问题,默默的又转过头望去岩上的斗篷人。

    “呵呵呵…..”

    那斗篷遮住的阴影下,猩红一对眸子抬起,嘶哑暗沉的笑出声:“老夫想救谁就谁,想杀谁就杀谁,用得着你一个小鬼来过问?”

    这番话令下面一群人毛都吓得立了起来,大有一言不合的就要打起来的架势。

    众人心扑通扑通狂跳时,那边的戏台上,却是沉默了下来,莲步踏出裙摆,又像是在飘着晃动。

    这次不再是幽幽的女声,变得有些尖锐。

    “.…..真以为怜花不敢?”

    陆良生手心的都捏出了冷汗,等着师父怎么开口回应,只要别真的要打起来才好,众人也等了片刻,却是不见那人回答。

    “师父?”良生小声唤了一声。

    呼…..

    呼呼…..

    头顶传来的是轻微鼾声,陆良生心都凉了半截。

    坑徒弟也不至于这样坑的啊。

    ……这下怎么办?我这点修为,一走了之倒是没什么问题,可盼叔他们这么办?还有这么多条人命……

    没办法了啊…..

    到了这里,陆良生一咬牙,硬着头皮学着师父的语气开口。

    “姑娘要杀人自然是敢的,可有句话常说冤有头债有主,这里四十多人,难道每一个都曾害过你?”

    话语一出口,下方的人心头松了一口气,随后,却是愣了一下,怎么不是之前那种暗沉邪气的嗓音。

    就连戏台上的女鬼,眸底也露出狐疑,可对方身上邪气依旧没有消失,她从未见识过妖怪,也不想与对方厮斗,万一敌不过怎办?

    “先生,说得虽然有理,可这些人都是来对付我的,难道还放任他们离开?”

    人群之中,落下去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跟着转头看去陆良生如何回答。

    少年开口后,心里也稍安定了些许,那女鬼至少没有直接杀过来,看得出还以周旋一下。

    “姑娘,他们虽不好,也不过是平日里市集间走街串巷的泼皮无赖,混进来也只为骗吃骗吃,若真丢了性命,姑娘又和那害你之人有何区别?我非鬼类,但也听闻做鬼害人太多,再无来生,姑娘,你要想清楚。”

    众人连连附和的点头。

    “是啊是啊是啊…..我们都是进来骗这陈家父子的!”

    “你们……”陈员外看着他们,气的差点一头昏过去。

    那翻腾的薄雾里,女鬼凄然笑了一声:“来生?”

    身影在戏台飘忽不定,幽幽的话语悠长、凄婉。

    “…..我还有来生吗……”

    好歹稳下了女鬼的情绪,陆良生正要继续劝阻,趴在头顶的蛤蟆悠悠的醒过来,听到这番话,抢先开了口。

    “屁的来生,一个小小鬼类,岂会落在老夫眼里!!”

    陆良生当场气的差点想欺师灭祖,提醒头上的蛤蟆,小声说道:“师父,我已经劝她心情快要平复……”

    “此等小鬼,多费什么口舌,随便打杀了便是——”

    那边戏台上的女鬼怔住,随即“啊!”的尖叫起来,阴风大作,平缓的雾气疯狂翻涌、鼓动。

    “我杀了你们——”

    蛤蟆蟾眼红光大盛,威严暴喝:“你来啊!!”

    陡然,打了一个酒嗝儿,趴了下来,呼呼大睡。

    陆良生看着周围阴气翻涌,头皮都发麻起来,脑海里极快的闪过一道道接下来该做出的举动,下一刻,连忙拿出之前那根蜈蚣精的触须,捏着手中,修为灌注进去。

    夜空轰的打响一声惊雷。

    弥漫的雾气忽然翻卷,一股妖风袭来,与对面鬼气森然对冲,夹杂中间的一拨人脸颊两边都被吹出酒窝来,却是骇然的看着那边的陆良生,一闪而过的电光,投出灰袍背后,一只张牙舞爪的巨大影子,落在木楼的墙壁上。

    白裙女鬼不敢造次,收敛了阴气,忌惮的盯着对方。

    中间的人也都忐忑的等待两边。

    过了好一阵,那戏台上终于了丁点声音响起,那是轻轻的笑声。

    薄雾渐小了下去。

    戏台上,遮掩的长袖垂落下来,露出白皙的颈项,面门的血肉模糊,在蒙蒙的薄雾里,化作一张肤白的脸颊,可惜,众人看不太清楚,依稀是好看的美人。

    “呵……哈哈哈……”

    轻柔的笑声,变成了凄美的笑,那女鬼像是哭了起来,缓缓跪在了戏台上,盯着地面,薄唇抖了几下。

    “奴生在贫寒家,卖于戏班……孤苦无依…..”

    刹那间,那翻涌升腾的雾气里,陆良生、以及下方众人,恍然间,远远的看到了一些东西。

    又近在咫尺。

    “哇哇……”

    寒气挤进了破旧的房屋,被新生命响亮的哭声冲淡了不少,稳婆抱着襁褓出来,邀功似的看着焦急等待门外的男人,和旁边脏兮兮的小女孩。

    “恭喜恭喜,是个男娃。”

    男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女孩也跟着高兴起来,拍着手跳起来要去看稳婆怀中的弟弟。

    不久之后,天下起雪来。

    她却是要离开家了,被父亲带着一起,出一趟远门,临走时,卧床的母亲,拉着她,流下眼泪。

    摸着女孩的头哭着。

    “我们家穷,你要在外面听话,要懂事。”

    那天风雪很大,能冻住人的眼泪。

    一秒记住【终南山小说阅读网m.zns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书推荐:蜜汁炖鱿鱼 大道朝天 重生之带娃修仙 如来必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