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十六章 憋不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富乐坊乃富水县城豪绅住宅区,有名的当属陈员外,漆红铜扣院门,外面两头石狮蹲坐,上方门边,金字灿灿书写‘陈府’二字。

    相隔的街道对面,是坊间的牌匾,下面聚集附近百姓,抱着数个小圈子,偷偷朝那边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今早老远就听到陈员外家传来尖叫,你们猜怎么着?这回直接死了三人,其中还有一个陈员外的小妾。”

    “怎么厉害,莫不是厉鬼作祟?”

    “.….听敲锣街的王半瞎说,那是冲撞了太岁神,招了祸事临头。”

    “不知道里面人怎么活……哎,左捕头来了!”

    杂七杂八的私语里,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向后望去,然后让开一条道来,踏踏的马蹄声由远而近,马背上,那人背插两口森白长柄刀,高鼻阔嘴,下颔小撮短须,一脸威严肃穆。

    穿过牌坊,‘吁’的一声,在陈府外勒马停下,扫了一眼那边围观的百姓,招来几名捕快。

    “把人都驱散,不要靠近这里。”

    那四名捕快领命,飞奔过去,把着刀柄朝围观的人群大声喝斥,将警戒线推出了牌坊范围。

    左捕头转身带着副手和十名捕快上了台阶,敲了几下门,不久,漆红大门吱嘎一声微微打开缝隙。

    露出半张老脸,是陈府的门房,看到外面一群公人打扮,急忙将大门全部打开。

    “你家陈员外在哪里?”左捕头解下身后的披风递给副手,走了进去。

    那门房老头紧跟两步到屋檐下。

    “回左捕头,员外受了惊吓,正在卧室休息。”

    左捕头嗯了声,继续前行,两侧是苍松迎客的盆栽,一路延伸下去,越过绘有山水林野的风水壁,便是到了前院。

    前厅此时聚集了府中不少人,大多都是依附的旁亲,左捕头带人过来时,在外面都能听到里面吵吵嚷嚷的声音,也有小孩门外石阶玩耍,稍一走远,就被家中大人抱住,带回厅里。

    一名胆大的男孩坐在石阶上,玩着石头,听到脚步声,抬起脸,叫了声:“叔叔们好。”

    左捕头在他头上抚了抚,大步走入厅里,拱起手。

    “诸位,在下富水县衙捕头,左正阳。”

    家里摊上这么一个事,厅中诸人脸上大多不太好看,妇孺更是表情紧张、惶恐,见到衙门来人,心里想说抓住了盼头,蜂拥的靠了过去。

    “左捕头,你可要找出府中的怪事啊,我就不信乎是鬼祟作孽。”

    “.….左捕头,要不,你帮忙找个法师来,先帮大伙定定心。”

    争先开口的人没什么议事的权利,被人喝斥开后,一名管事的老仆上来见礼。

    “左捕头,这边请,员外已经起来了,在侧院等你。”

    “请!”

    左正阳点点头,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那名管事去往侧院,这是三进三出的院落,长廊水榭,假山花圃,不过眼下看来,却是有些阴森的感觉。

    快近侧院牙门,远远的,一个穿着金丝铜钱袍服的老人,被两名丫鬟搀扶站在那里,身边还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身书生袍,捏着纸扇,儒雅俊秀,像是上京赶考的读书人。

    “陈员外!”左正阳过去见礼的同时,也让副手带人先进去查验尸体。

    那老人有些激动,颔下白须都在微抖。

    “听说左捕头即将升任,这次还能过来,老朽这薄面有光啊,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见陈员外连连两声道谢,左正阳也不多客套了,边朝里走边说道:“左某只能尽快查明原因,给陈员外、给死者一个交代。”

    “左捕头。”陈员外忽然小声问道:“坊间都在说,我这办寿惹了太岁……或鬼祟一类,你觉得……”

    左正阳摆手,越过了老人。

    “左某不信神鬼”

    走上前去,那边侧院里,是盖上白布的三具尸体,查看过的副手迎上来。

    “头儿,这些尸体,身上均无伤痕,面色发青,嘴唇发白,也非中毒,倒像是被活生生吓死的。”

    左正阳过去将白布揭开,是那陈员外的小妾,年轻貌美,可惜此时面容扭曲,双眼圆瞪,眼角周围能见鼓起的血管。

    “手指抓握,手肘有高抬的动作,想来是想挡住脸,不想看见什么东西,但是没来得及…..”

    轻触了一下死者的手臂、以及其他部位,又查看了另外两具尸体,分别是府中的巡夜,和守卫。

    “跟先前几具尸体,都是相同的。”

    左捕头重新将白布盖上,让属下先将尸体带回衙门让仵作再进一步验尸,之后,回到陈员外那边。

    “那唱戏曲的,每次一出现,就会有人死?”

    陈员外看看身旁的儿子,摊摊手:“确实如此,我们就算搬到郊外的庄子,也会跟过来。”

    “几时会出现?”

    “这老朽如何知道,有时隔天就来,有时三五天不现。”

    那边,左捕头脸色沉了下来,看着被抬走的三具尸首,似乎思虑什么,片刻,拱起手:“这些天左某都会在衙门,若是府中那戏曲出现,立即派人来寻我。”

    “左捕头!左捕头!”

    陈员外连声挽留,左正阳只是摆了摆手,便往外走,大抵是要将这件事先做一个总结,报给县令,先将外面流传的言辞压上一压。

    嘈杂的大院渐渐安静下来,大门重新阖上,老人身边的那名青年,负着手来回走动,不时望去侧院,又走回来,停在老人面前。

    “爹,这样下去可不行,衙门的人等的,我们却等不得啊。”

    说到这,斯文俊秀的脸上,有着细密的冷汗,某一刻,纸扇也不要了,拉住陈员外的手,嘭的一下,跪了下去。

    “若是儿子命不久矣,你老人家百年之后,谁给你披麻戴孝、端灵位哭嚎送终啊,爹!你想想办法,往后陈家就断根了,你这偌大家业也没人给啊。”

    “你!!”陈员外气的浑身发抖,挣开丫鬟的手,使劲在那青年脑袋上锤了两下,“还不是你这狗东西干的好事。”

    那青年跪在地上蹭出两步,拉着打下来的手。

    “爹,你怎么把自个儿也骂进去了,咱们还是快想办法吧,要不到外面张榜,请一些法力高强的法师?”

    丫鬟手不停的给老人顺气,片刻后,陈员外方才缓过来,叹口了气,手无力的抬起来,挥了挥。

    “张榜吧…..”

    与此同时,陈府门外,左正阳看着门匾上的两个大字。

    副手牵来马匹,凑到他近前:“头儿,咱们就怎么走了啊?”

    “不走,难道坐在那里等?”

    转过身,左正阳取过缰绳,“那陈家父子俩,怕是有什么隐瞒的,不愿告诉我们,既然如此,那就等他俩再受些苦头。”

    说罢,翻身上马,一抖缰绳,暴喝:“驾!”带着麾下径直离开了富乐坊,十名捕快排成一列紧跟在后。

    喧嚣的长街上,檐下一行九人坐在那里还想着怎么解决村里的事

    远远的,马蹄声、脚步声穿行而过,陆良生站在檐下看着背插双柄兵器的身影骑马过去,眼里颇有些羡慕。

    包裹里,陡然响起蛤蟆道人的声音。

    “你直接入道,他却走了很长一圈,才隐隐有了入道倾向,有什么好羡慕的。”

    陆良生回头,只见包裹的缝隙,露出半张哈蛤蟆脸,连忙看了看四周,见周围没人注意到,才低声开口。

    “练武的也能入道?”

    蛤蟆眯了眯蟾眼,视线穿过包裹的缝隙、长街狭长的天空,白云如絮,飞鸟划过眸底时,才轻声回应徒弟的话。

    “为何不可?你看那只鸟,可能飞着飞着哪天就有了灵识,也能入那修行之门,这天下山精鬼怪繁多,何况人?雕琢的石匠,长年累月,若有所悟,会得道;盘坐佛前咏经的和尚会、写书之人,说不得哪天也写出浩然之气,寄情山水的酒客也可能是隐士高人,以武入道,算不得稀奇。”

    话语停下,蛤蟆道人转头忽然开口说另外的事。

    “良生,为师教你对着月亮修炼的口诀,就不要再练了,我这里另一本适合你的法诀。”

    陆良生倒是没听出那‘适合’二字咬的有些重,倒是开玩笑的说了句。

    “那弟子岂不是又要重头再来?”

    蛤蟆望着天,回忆起了一些东西。

    “重头来又何妨,修道之路,不知有多少人想要重头再来。”

    说到这里,目光转去长街,有人奔跑起来,接着又有人跟在后面,大声喊起来。

    “有好戏看了,陈员外张榜求贤,谁能除去府中鬼祟,赏银五百两——”

    一时间,富水县沸腾起来。

    一秒记住【终南山小说阅读网m.zns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书推荐:蜜汁炖鱿鱼 大道朝天 重生之带娃修仙 如来必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