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110承担一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杨璐璐听到有人提起自己的名字,茫然的抬头。

    “认识就好,您说说这是什么事,也不知道您儿子和儿媳妇在想什么,要是我绝对离郁经理有多远走多远,如果日子过好了接济一下,过不好,只能把亏欠压在心里,可您儿子和儿媳妇真奇怪,上门去找我们郁经理,他们是觉得自己占理还是觉得人家好欺负。”

    杨璐璐听懂了又没有懂:“你胡说……你胡说……”

    易朗月声音平静:“我怎么胡说了,保安还在楼下没有走,整栋大楼里还有很多证人,要不要都叫来问问,是不是你带着人去找郁初北!”

    她是去了,可是怎么能是带,她……“我没有堵……我之是去问一些情况……”

    “也就是说你也承认是你带着人去找郁初北女士问情况,导致你丈夫也跟着去了?”

    杨璐璐觉得脑子很乱,下面也准没好话,可她是去了,但没有想过让夕阳手上:“夕阳出事和这件事是两回事……”

    承认就好,易朗月再次看向王新梅:“不知道路夕阳怎么知道,就找了过去,可能争执过程中三个人发生了什么,你也猜到了新仇旧恨的很难说,当时又——”

    “什么都没有……就是他——”杨璐璐刚想伸手指郁初北身边的男人又急忙缩回手,想到当时的画面,声音不禁弱了几分:“就……就是他突然踢向夕阳……夕阳就成了这样……”

    易朗月点头,没有否则,甚至客气的向王新梅介绍:“这位是郁初北女士的男朋友顾君之先生,当时就是他出的手,现男友、前男友当时搅和在一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矛盾,双方起了争执,结果闹出这种事。”

    杨璐璐难以置信对方颠倒黑白的能力:“根本不是那样,什么都没有……”明明没有,就是这个人突然踢的路夕阳。

    易朗月虚心的看向杨璐璐:“那是怎样?你给阿姨讲讲?”

    王新梅不等杨璐璐讲,吃惊的看向郁初北,还用讲吗,他们这种关系凑到一起能有什么好事!

    儿子儿媳和初北,初北男朋友?不用想都能乱成一锅粥,还往一起凑!

    王新梅有些接受无能的看向杨璐璐!这是要做什么:“这是要做什么!好好的日子怎么成了这样!在家里不省心也就罢了,你还去外面闹事,害的夕阳跟着你遭罪!杨璐璐!我家欠了你什么!你说我路家欠了你什么!我们还还不行吗!”

    杨璐璐疯狂的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不是她做的,当时……对当时……“是郁初北的男朋友,是她男朋友……”

    王新梅一时之间觉得荒谬又可笑,老天不让她好过啊!不让她好过啊!

    她是造了什么孽,造了什么孽!为了一个女人,搭进去了一家子!“你去找她干什么!你找她干什么!不嫌丢人啊!你都不要脸的!”

    杨璐璐被骂的脑子发懵:“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也是受害者,她就是去了也不至于让路夕阳有这样的下场,罪魁祸首就在那里,为什么都来指责她……

    “还说没关系!你找郁初北做什么!你不知道她怎么跟夕阳分手的!你不知道她心里有多怨恨你们,如果有杀了你妈挖了你全家的心,你能不恨!你还闹上门去,你嫌路夕阳死的不快是不是!”

    杨璐璐茫然着,怎么成了这样……明明不是这样的:“是她男朋友突然出手……”

    “没有你去!夕阳会去收拾你的烂摊子!会对上郁初北!”

    杨璐璐咬紧牙关,身体瑟瑟发抖,这些人现在都来怨她……都怨她:“她拿了路夕阳的钱我不该去问吗!你们也从夕阳这里拿钱!她也拿!你们都拿!你们这些吸血鬼!我连问都不能问了吗!凭什么都来指责我!凭什——”

    啪——路夕日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儿子的事大哥的事,这些天他积压了太多憎恨,都是这个女人!都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她哪里这么多事!

    路夕日按住她就打!

    杨璐璐撕心裂肺的尖叫。

    郁初北拿起顾君之的手,帮他扣指甲。

    顾君之认真的看着,不时指点下怎么用力。

    易朗月站在一边当没看见。

    夏侯执屹立即掏出手机拍视频,不能事后也算顾先生打的。

    王新梅哭的更大声了!没法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路桃林见两人打过来,将脚挪开也不制止,他烦这个人女人!

    护士听到这边的动静急忙赶过来制止:“再打我要叫保安了!一个大男人打女人很好看吗!再打一下立即报警!”护士说着威胁的掏出手机。

    路夕日只是一时气闷!发出来已经好多了,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女护士看着地上躺着的小姑娘,急忙上前检查她的伤口,心里将动手的人骂了一万遍,什么东西!看着女孩子嘴角的乌青,怒道“你们就看着!没有一点同情心吗!不知道帮着叫人、报警!”

    易朗月笑笑,十分和气的开口:“她。”指着地上多女人:“和她。”又指向郁初北:“生死大仇,抢男人杀子的那种,所以,你想让谁好心?”

    女护士有些惊讶,看眼墙边的人,又看看地上的人,骤然道:“你不会好心吗!”

    “哦,我是女方的哥哥,我也想她死,就是犯法,没有办法想想就好。”

    “动手的人……”

    “他们那时内讧,动手的是她老公的弟弟。”

    杨璐璐已经哭不出来了,浑身疼痛难当,心里承受力巨大的折磨,整个人恍恍惚惚。

    女护士见状立即道:“不能这样,立即送她去病房,快!”

    易朗月立即拿出手机打电话:“急事?现在!立刻——”

    夏侯执屹将视频换成通话:“好!好!马上到——”

    两人一起向楼梯间走去!

    郁初北继续扣指甲。

    顾君之不觉得自己是人。

    周围零星看戏的人,见地上人需要送去病房,有好心人开口:“只是送到病房不缴费吧?”

    路夕日、路桃林、王新梅都不说话。

    护士看向几人。

    几人依旧不说话。

    护士心立即凉了半截,都是什么人:“不管怎么样先抬去病房!会出人命的!”

    听到这话,立即有人上前帮忙。

    路夕日见有人动了,将伸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反正在医院,死不了!

    走廊里重新安静下来。

    夏侯执屹、易朗月又回来了,神色严肃的站在顾先生不远处,继续陪着等。

    过了好一会,郁初北放开顾君之的手,上前几步走向王新梅,开口道:“是那笔孟总的费用,路夕阳答应直接从工资里扣给我,她不高兴了。”

    王新梅哭着摆摆手,别说了,家门不幸!那笔钱当然要还……

    杨璐璐此时打着点滴,有护士搀扶着,脸颊肿胀,嘴角、眼角青肿的又出来了,她腿似乎也受伤了。

    她看着婆婆的神色,顿时难受不已……这是也怨她了,都来怨她……明明不是她动的手,她却成了众矢之的,就算她当时不该,可罪不至死,是那个人伤了您儿子啊,你们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王新梅没有看她,儿子和郁初北之间的恩恩怨怨,一直是压在她心里的一座大山,如今自己儿子在里面生死不知,她也该满足了吧、解恨了吧!从今往后儿子和郁初北的债!两清!

    她休想再拿这件事拿捏他们!更不能任梅芳云满村子诬陷他们!

    郁初北仿佛看出了王新梅的意思,她没有意见。

    这件事不管什么原因,动手的都是顾君之,闹的太难看最后鱼死网破谁也没有好下场。

    可怎么两清,还是要说清楚,比如医药费,比如事后事宜。

    郁初北也没有客气,情分没有了还有利益,直接开口:“路夕阳的医疗费,我们承担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