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355章 暴君独宠(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把那方手绢拿了出来。

    圣上忽然开始头疼,整个御书房内瞬间如临大敌,李公公慌忙吩咐旁边的宫侍:“快把汤药拿过来,快请太医,就说陛下头疼症发作了……”

    宫侍领命而去。

    跑得飞快。

    云父和丞相站在旁边,紧张地望着这一幕。

    透过御书房内匆忙的人影,云父望见书桌后的天子。

    那少年容貌本就足够美丽,如今哪怕忍着疼,模样看起来依旧赏心悦目,他一手扶着额,眸尾染着几分惊心动魄的红,容颜看上去甚至有些妖异,那眸光轻轻飘飘地掠过来,如同一头狠戾的凶兽。

    旁边的丞相噤若寒蝉,额头上不住地淌汗。云父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四肢僵硬地站在一旁。

    他握着那卷淡蓝色的手帕,大脑里一片空白,咬了咬牙,忽然上前一步,扑通一声跪伏在地,双手托着手绢,高举过头顶。

    双腿发颤,抖着声道:“臣,臣有一物,或可缓解圣上头疼之症……”

    整个御书房内。

    所有人都朝他看了过来。

    丞相神情惊愕,在旁边不知所措,李公公的目光也落在了手绢上,而最上方的书桌后,天子扶着额,那琉璃般漂亮的眼珠同样移了过来,不轻不重地落在那方手绢之上。

    他的眼睛深邃如踏空的深渊,虽然在疼痛中脸色苍白,但仍旧神情冰冷,高高在上,让人看不出他任何心思,只有冰冷狠戾的一片。

    那方手绢。

    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李公公睁大眼睛,在看清楚了那东西后,心里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知道这位大臣今天难逃一死了。

    女子的贴身之物?

    那手绢一看就是女子才用的款式。

    前几天有个名门小姐,特意为了讨好陛下,送了只玛瑙麒麟兽。

    结果不也血溅当场?

    竟然敢送陛下这种东西……

    李公公不敢让圣上真的看到手绢,以免发起怒来血流成河,他连忙甩着拂尘上前,“云大人……陛下还头痛着,奴才看您今日不如先告退……”

    云父手脚冰凉。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居然真的一咬牙呈上去了。

    此时没听到圣上回话,只听到李公公焦急慌乱的声音,还有自己的心跳,他不敢抬头,但心已经沉了下来,隐隐约约能够感知到,这件事是搞砸了……如果不想死,就得赶紧离开。

    云父脸色苍白如纸,片刻也不敢多待,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是,是,微臣告退……”

    书桌之后。

    一直没说话的天子,安安静静,微微闭上眸。

    浓密的眼睫遮住瞳孔,轻颤着,如同扑闪的蝶翼。他紧蹙的眉略微放缓,不像之前那样紧绷,表情不易察觉地舒缓下来,刚刚对方举着手绢时,距离书桌并不远,丝丝缕缕好闻的气息传来,仿佛是属于女子身上天然的淡香,舒适而淡远。

    少年阖眼片刻,又轻轻睁开,微微赤红的眸尾,眯了起来,勾着浓墨重彩的美色。

    李公公看着云父走到门前,而后面的圣上还没发话,这才轻轻松了口气,心想,云大人算是躲过一劫……

    云父前脚踏出房门。

    然而下一刻,如阎王索命一般清冷的嗓音,沙哑悦耳,轻飘飘的,却让云父和李公公都僵在当场,只听到那人淡淡的话音,携着不轻不重的冷意,以及克制疼痛的沙哑。

    慢慢道:

    ——“站住。”

    “……”

    天子叫住了离开的人。

    御书房内鸦雀无声,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佩剑就在旁边,哪怕皇上此时抽剑当场斩下人头,似乎也不奇怪。毕竟谁都知道他对后宫没兴趣,太后精挑细选的美人儿,皇上碰都不碰……

    竟敢送女子的手绢。

    是活腻歪了……

    李公公那口刚刚松下来的气,卡在了喉咙口,神情僵硬。

    他手持拂尘站在一边,不敢再劝,噤若寒蝉。

    云父的脚步僵硬在门口。

    脸色白得吓人。

    ——完了。

    这是所有人心里共同的想法。

    云父颤颤巍巍地回过头,望进书桌后天子的眼睛。

    少年皇帝眸光幽深地看过来,但视线并未看向他,反而只是落在他手中,似乎在端详着那方手帕。

    他晶莹漂亮的眼睛微微眯着,一手仍然扶着额,克制着疼痛,但神情比起刚刚似乎好一些,眸尾的赤红也没那么惊心,反而只显得漂亮,美色糜丽,而少年出口的声音,因为疼而微哑,冷冰冰地道:

    “拿过来。”

    什么?

    云父愣了愣。

    整个御书房的人都愣住。

    隔了几秒才回神。

    反应过来,云父不敢忤逆,尽管双腿还在发抖,也忙不迭地把手绢举起,恭恭敬敬垂头送过去。

    李公公在一边,呆若木鸡,差点把自己眼睛瞪出来。

    ——那可是女子的物品!

    御书房内一片寂静,众人错愕。

    隔着书桌,天子伸出手,长而白皙的手指映着龙袍金纹,连他的手也是极好看的,此时少年微垂着眼帘,长睫毛衬出妖异的美,而他那双漂亮的眸子,却直直望着淡蓝手绢,面无表情,伸手把这方手绢拿起。

    帕子落入了他手心。

    它的质地柔软,放在手里,柔滑的表面。贴着皮肤很舒适,少年眼睛沿着手绢移动,原本扶着额头的手放下来,轻轻搭在龙椅扶手上,情绪仿佛在此时被控制住,连带着漂亮眼珠里的赤红,都轻微散去一些,狠戾而暴虐的烦躁略微收敛,年轻的天子眯着晶莹眼眸,默不作声望着这方手帕。

    “……”

    他没开口说话。

    但御书房众人已经目瞪口呆。

    圣上竟然亲手拿起了,象征女子贴身之物的手帕。

    并且还默默端详了一会儿……

    这代表什么?

    李公公只觉得天地都是颠倒的,眼前的这一幕,不可思议。

    他张着嘴呆呆站在旁边,恭敬地佝偻着腰,半晌没敢说话。

    云父跪着,也不敢抬头。

    尽管他很想知道天子是什么表情,这手绢到底有没有用处……

    寂静的书房内。

    没人开口。

    李公公和宫侍,以及丞相,纷纷大气都不敢出。

    云父额头磕在地上,战战兢兢,过了几秒,才听到皇帝暗哑动听的音色,冷冰冰的眼神仿佛有实质般,落在了他身上,感觉如锋芒在背。

    云父僵硬着,听到天子的语气,毫无情绪问:

    “这是哪里来的?”

    他深吸口气,连忙按照女儿告诉自己的话,一字一句地说了:“回陛下,这是微臣小女的东西。是她托人带到宫外给我,叮嘱说对陛下的头疼有用……微臣才冒死呈给陛下过目。”

    皇帝没再说话。

    他白皙修长的手握着帕子,微微垂下纤长睫毛,整个人的情绪似乎在缓缓安定,过了几秒后,他轻轻向后靠去,眯着眸轻轻吐了一口气,眸尾绯丽的赤红消散了些,雪白指尖收紧了帕子,嗓音冰冷若寒霜:

    “哦?你女儿在哪里?”

    云父一愣。

    他转瞬间明白过来,陛下是根本不记得,他们云家送了女儿进宫去……

    他只好跪在地上,态度恭恭敬敬,回答道:“陛下,小女前些日子被太后娘娘封为九品常在,此时正在……正在冷宫之中……”

    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m.znsxs.com读书中小说网 免费阅读,最快更新,无广告,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