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二百十章 圣座的卫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陛下。”

    普布利乌斯身边跟着两个修士,捧着一座圣母圣子像,在额我略三世的陪同下进入了约翰的卧房。额我略三世虽然年事已高,但精神依然矍铄。

    “普布利乌斯,看来等我养好这娇贵的身子,你得跟我去一趟伊庇鲁斯了。”约翰被索菲雅搀扶着靠在了床头。犹太医生大概每隔半个小时就会来查看约翰的状况,弄得约翰也失去了睡意。

    只不过约翰看着圣母圣子像,眼神还是有些奇怪的。圣象的崇高地位在君士坦丁十一世几年前颁布宗教法案的时候已经得到了肯定,但斯洛乌花园因为索菲雅的特殊要求并不会悬挂宗教装饰或者壁画,更不会摆设圣象。如今额我略三世带人捧着圣象进来,约翰还真有些费解。

    他瞟了一眼索菲雅,但索菲雅却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并没有任何反感,这更让约翰感到奇怪。

    “怎么回事?你们谁解释一下。”

    “陛下,这应该是你还昏迷不醒的时候发生的事了。”额我略三世指挥修士们将圣象摆放在房间靠窗的一侧,然后为圣象加装神龛和帘饰。里外里大概还要忙几个小时。

    似乎能在斯洛乌花园中加装神龛对额我略三世而言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他的故作姿态的样子让约翰觉得有些好笑。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约翰尽量配合着老牧首的演出,面怀虔诚道,“请牧首冕下告知。”

    “公主殿下在您昏迷期间曾不止一次前往圣索菲亚大教堂祈祷您的安危。天父已经听到了她的祷告,公主殿下也将履行她的承诺。在您彻底痊愈之前,公主殿下将会虔诚信仰正教会。并承认教会教义的正确性。”

    这在君士坦丁堡上流贵族中也可以算是一个大新闻了。索菲雅公主的不羁是举国皆知的事情,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索菲雅安心下来祷告,也算得上是稀罕的风景。

    “索菲雅,这还真是难为你了。”

    索菲雅叹了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做出了承诺,她也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之前对教会“轻狂”的言论,也不太好当众发表出来了。

    几个修士在圣象前忙活了半天,额我略三世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斯洛乌花园。

    “陛下,抱歉……雅典……完全是因为我的失职和对战局的估算不当,才会让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让雅典城受损严重……”看得出来,普布利乌斯的确是相当自责的。离开军营之后,反而瘦削了很多。只不过,约翰并不希望普布利乌斯就此颓废下去。

    “普布利乌斯将军。这是战争!只要是战争,就会有胜败。能否取得最终的胜利,比的其实是谁犯下的错误更少而已。”约翰还想伸手拍拍普布利乌斯的肩膀,但最后放弃了这个愚蠢的念头,“我们能在这之前,从巴尔干取得如此巨大的优势,并将奥斯曼人彻底赶出我们的故土。你的贡献是我们不容忽视的。我想父亲陛下把你从圣座卫队指挥官的位置上赶下来,并不是因为你决策上的失误。毕竟,如果因为某一场战争的失利就弃用一名天赋绝伦的将领,那么帝国如何在获得其他人才的效忠呢?”

    普布利乌斯抬起头,静静等待着约翰的下文。

    君士坦丁十一世不是没有对普布利乌斯做出过安抚,但是这话从约翰口中说出来,显然更加让普布利乌斯振奋。

    “身为巴列奥略的继承者,父亲已经给予了我共治皇帝的职权,那么我也可以组建自己的御前会议。父亲将你从圣座卫队的舒服中解放开来,实际上是希望你——一名前途无量的年轻将领,能为帝国奉献一切。伊庇鲁斯同样有军队需要领导者,只不过没有担任圣座卫队的指挥官那么风光而已。”

    普布利乌斯了然一笑:“约翰陛下,在君士坦丁堡担任一名普通的城防官时,我就希望能够为帝国奉献一切。乔万尼将军能将我一手提拔起来,我更多的是感激之情,并不是为了什么体面或者风光。这没有任何意义。其实君士坦丁陛下对我的安排我还是相当赞成的。我也希望能够在乔万尼将军身边多学习一段时间,也不至于未来再犯下相同的错误。”

    “谦逊是相当优秀的美德,只可惜我现在不能为此举杯庆祝。”

    约翰笑道:“普布利乌斯将军,我们刚才也谈论到了和圣座卫队有关的问题,某些事情还需要参考一下你的意见。”

    “陛下,您请说。”

    “圣座卫队空余指挥官职位的事情,您应该是最清楚的。很多新贵族与圣座卫队之中的将领也在为争夺这个职位而明争暗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身为圣座卫队的前一任指挥官,你会把职位交到谁的手中。”

    普布利乌斯闭上了眼睛。经过一段良久的思考之后,他才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名字:“安杰洛·阿方索·托科。”

    “托科?”

    托科家族,在曾经的君士坦丁堡绝对称不上是什么名门望族。直到当时还在治理摩里亚的君士坦丁十一世通过一系列手段迎娶了玛德莱娜·托科之后,托科家族才逐渐从各个旧贵族中脱颖而出。

    只不过托科的没落也相当迅速,尤其是如今帝国不遗余力打压旧贵族的前提下,托科家族也在寻找新的出路。只不过安杰洛·阿方索·托科这个人,约翰并没有多少耳闻。毕竟圣座卫队不是他的嫡系,每个将领的名字他不会记得那么清楚。

    “为什么是他。”

    “安杰洛的领导才能只是其中一方面原因而已。更重要的是,托科家族如今在君士坦丁堡没有多少影响力,但是对巴列奥略仍然相当忠诚。即便旧贵族日渐没落,我相信陛下也需要一个家族站出来作为表率。按现在的情况看,归顺的科穆宁和杜卡斯这些大家族都不太合适,托科,反倒是更好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