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90章 出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距闭关之日已过了整整半年,前一个半月成功突破,后面四个半月全在吸收灵气入体,试图喂饱丹田中两条磨人的小妖鱼。

    拂衣再次深切体会到“世间没有白捡的便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空砸来的肉饼里可能夹杂着石子儿”。

    她一边在心中幽怨嘀咕,一边还要疯狂吸收灵气,两条小鱼完全没有传达出饱和感的意思,游动得很是欢实。

    拂衣只好转移注意力,观察起黑白双鱼的变化。“中间相隔的距离倒是拉近了正好近了一厘,如今还余下七厘的距离境界共九层,会不会每进阶一层都会拉近一厘?”

    在废功重修之后,她直接进入到炼气九层,两条小鱼之间的距离正好为八厘。随着筑基灵兆愈加强烈,小鱼之间的距离也缩小了,如今突破至筑基初期,双鱼之间的距离又正好为七厘。

    若照这样发展下去,待她进阶至人族修士巅峰之时,双鱼是不是就会彻底合拢?拂衣觉得自己猜中了真相,哪怕暂时不知距离减少有什么实际好处,但未解之谜总算是在缓缓解开。

    随着境界越高,双鱼总会有外露的表现,她倒不急着去揭开,只等迷雾慢慢散去即可。

    “黑鱼里的神秘气息也浓郁了不少,这要是用在打斗上,就相当于另一种方式的威压啊。不知道能不能用在比我境界高的修士身上?妖兽不是还有血脉压制嘛”

    拂衣以黑鱼气息压制土灵时设想过这种可能,不过还没来得及实施。她决定,下一个招惹她的修士就受累当个倒霉试验品吧,反正能不能压制都是个死,还不如死得其所。

    “哎呀,突然有点期待被找茬是什么心态?这就是传说中的贱得慌吗?”

    拂衣运转功法炼化灵气的同时,还不忘关注着睡得几乎快打鼾的土灵,这珠子若是有心,多半得跟钟韵的一样大。

    “傻乎乎的,筑基这么大事都不醒过来,这是太相信我的资质知道我不会死,还是死了也无所谓?”

    灵物趋吉避凶的本能虽不如妖兽,但也比大多人族修士强,修士进阶属于高危举动,土灵住在丹田,若有危机便是首当其冲。

    紊乱的灵力冲击力巨大,再加上丹田经脉溃散,把它冲击成个二傻子都算轻的。偏偏这珠子睡得实沉,缓缓吸收着一小部分灵力入体,连气态化液的当头都没醒过来。

    “好在还算贪,知道省着点儿吸收,否则还要再多喂一张嘴,我可真是太难了。”拂衣庆幸的还不止这一点,土灵不仅不算贪,还本能地向外散发着精纯土灵息,使得她体内的金灵纯度越来越高了。

    “难怪低阶修士都想抢着要,单凭这一点,就足够元婴以下的修士打得头破血流。”拂衣暗道幸好今生不打算单独闯荡,要是做个无根基的穷散修,实力再强也抵不过人多啊。

    五行之灵的效用,其实对金丹后期及以上的修士不大,就算炼制出宝物,本质不还是个灵嘛。这就是她一直不理解戾霄的原因,堂堂朱鸟,拔根毛下来什么好东西买不到?

    她现在倒是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知道他要做的事与缚龙域的隐秘有关,经过东青殿那场历练,她隐隐觉得缚龙域的隐秘,说不定正是东青殿的秘密。

    那一声透着苍劲之力的呼唤,回想起来都能让拂衣生出一丝怪异的敬畏。魂归来兮,我族复兴。可这是要复兴哪一族?

    “七大妖祖都有后代散落在世间,每一个后代又都与缚龙域有关系,总不能每一族都要在这里复兴吧?”

    拂衣不是没想过青龙一族,可青龙属水,主东方,按照她了解到的三千域分布,缚龙域绝不靠东,水灵气息也完全不突出。

    加上三千域实在有太多太多所谓“真龙宝藏”,这些地方也都叫X龙域,龙X域,她也不能断定七大妖祖的后代没去过这些地方。

    缚龙域确有值得探索之处,但在境界不够、了解不深的时候,拂衣不愿意掺和进来。“要是有机会再见到长离,一定得问问他才行。待传承记忆逐渐显现,多少会有些线索。”

    她迟早要回到这里,这一点拂衣从未怀疑。

    一是要报仇,二是要探寻未解之谜。

    如风寿元悠长但修炼缓慢,他这种爬虫族根本没法和飞禽走兽相比,而世间血统最高贵的玄鸟朱鸟都不如人修进阶快,拂衣估摸着自己进阶金丹圆满,如风差不多也一样。

    《无名剑法》让她修炼速度堪比绝佳资质,说不定到时候如风还不及她呢。

    灵力徐徐归于丹田,一白一黑两条小鱼按照圆形轨迹运转,吸收气态灵力时它们是这副模样,吸收液态灵力时仍是这副模样。

    “还真沉得住气也好,沉得住气才能干大事,连丹田都想着干大事,我还有什么借口不努力?”拂衣懒得再想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灵力才能稳固,反正储存的灵力越多,对她来说好处越大。

    斗法时多出两三成灵力,往往就能决定生死,看现在这情况,她起码比同为筑基初期的修士多出两成灵力。

    喜滋滋地接受了双鱼的“贪婪”,拂衣很快沉下心来不再东想西想,不过再贪婪也有极限,几天过去,她便感觉两条小鱼有了饱和感。

    “总共也就半年时间,还不算太长嘛。”拂衣将最后一缕灵力归于丹田,缓缓睁开双眼掐指一算,刚一算完就闻道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待她反应过来这辣眼睛的味道属于自己时,饶是再厚的脸皮都泛起了点点红晕“咳,看来这十九年没少贪吃啊,我怎么都不记得了呢?”

    拂衣挥出一道清洁术清理了自身,又是一个自带香喷喷气场的好女修,想到储物袋里的甜糕和瓦罐鸡汤,她决定,还是拿到外域去祸害钟韵吧。

    “反正她快要筑基,顺带排除杂质就成。”拂衣没有沉醉在自己的机智中,很快抛开这桩小事,打散无甚灵气的阵法朝山洞外高高一跃,如一颗即将返回天空的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