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169章 打击矿盗的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vip免费小说 免费小说 终南山小说网 在线阅读 无弹窗

    罗山并不是单独一座山,而是整个这一片山区的统称。

    玲珑金矿有两个百户所的矿兵负责维护治安,在罗山矿场和玲珑台矿场分别有一个百户所。

    不过一个百户所百余名矿兵的最多也就只能看管矿场淘沙河和主要开采区等核心区域。

    这罗山地区面积广袤,林木茂密,想要杜绝矿盗开采,没有几千兵丁,根本无法办到。

    纪浩一行人只不过在罗山矿场的外围转了半天,光是明目张胆的倒采的矿盗团伙就碰到了五六波。

    当然,纪浩并未有亲眼确认他们是在倒采金矿。这些矿盗团伙在倒采的矿坑远处,都派有许多同伙戒备,阻止陌生人靠近。

    不过他猜也猜到了,这些人明火执仗的,总不能在罗山山中是为了游玩吧?!

    其实,纪浩觉得这些矿盗倒采点金矿也没什么,以现在这年代的开采手段,招远县地下那巨大的黄金储量,他们就算采上几百年都采不完。但是前提是,你们这些矿盗别在官办矿场附近采啊,自己去找条矿脉不就好了?

    之所以要打击这些矿盗,最主要是因为这些矿盗倒采起来,根本不管不顾,很容易把好不容寻出的矿脉挖断了,影响官办矿场的产量。

    一天转起来,纪浩越来越觉得自己那主意靠谱了。

    这罗山地区这么大,光靠官府剿灭矿盗,那是真得办不到。别说那些官府衙役中,很有可能有许多矿盗收买的人,就算那些三班衙役齐心协力的进剿,也无法完全剿灭。

    这罗山地区实在太大了,除非派出几千衙役长期驻扎看守,否则谈什么打击矿盗,那真是就是徒然。因为就算出动再多的衙役,估计也就只是暂时赶走了那些矿盗。因为一旦官府的衙役走了,没有了监管控制,这些矿盗过不了多久就能死灰复燃。

    ?

    当然,估计那些矿盗也很想另找矿脉,省得冒着被官府打击的风险,只是他们没有那个本事罢了。

    毛希哲来这里游历过,一路上引领着纪浩在罗山转了一圈,倒是熟门熟路的。

    纪浩发现这个毛希哲还颇有干导游的资质,不但引路向导工作做得很不错,而且一路解说,各种风土人情和风闻传说都介绍得头头是道。

    直到夕阳西下,纪浩一行人这才打马返回驿站。

    路上,毛希哲打马凑到纪浩身边,开口问道:“文泽兄,对这些矿盗有什么感想?”

    纪浩叹口气道:“这些矿盗很嚣张很强大,不好对付啊。这些亡命徒在矿山的隐蔽处四处刨坑挖洞,想要完全剿灭确实不容易啊!”

    毛希哲也是叹口气道:“若是只是盗采金矿,也就罢了。但是今日你也看到这些矿盗的嚣张程度。他们可不止倒采金矿这么一个危害,这些人动不动就拉帮结派,勾结地方恶势力,欺压百姓,为祸地方,实在是一个大毒瘤啊!”

    纪浩听了毛希哲的话,不由的很感兴趣的问道:“原明你怎么对这些矿盗的事情这么了解啊?”

    毛希哲无语的摊摊手道:“我早就说过了,我家是莱州府的。这登莱地区矿脉、矿田最多的招掖金矿带,西起掖县,东到招远。我们掖县也是有许多金矿的,关于金矿矿盗的一些事情,我自然是经常耳闻的。”

    纪浩听了毛希哲的话,不由拍拍脑袋,笑道:“唉唉,还真是我糊涂了。”掖县是莱州府的附墎县,自己只想着毛希哲是莱州府人了,忘了他也是掖县人。掖县那边的金矿不必这招远县少,他对金矿的许多事情有所了解,自然是一点也不奇怪。

    毛希哲这是压低了声音问道:“文泽兄对这如何打击矿盗有何主意?!”

    纪浩被毛希哲问得一滞,顿了一顿这才开口道:“这个……等登州后,为兄会禀报黄公公,让他想办法打击吧。他久任矿税太监,对这矿盗之事,应该颇有主意的。”

    毛希哲笑吟吟的道:“嘿嘿,文泽兄来玲珑金矿怕是不止是了解情况这么简单吧?!不然你为什么不直接去矿场,而是要暗地里来这罗山山里转悠?!而且文泽兄来玲珑金矿只是为了考察一番,没必要带那么一大群护卫吧。小弟,猜文泽兄是得了黄公公的命令,来玲珑要对这些矿盗下手吧?”

    纪浩发现这个毛希哲很聪明,可以说是相当的聪明。只从自己今天不直接去矿场,而是要暗地里先来这罗山山里转悠和自己来玲珑金矿带那么一大群护卫这两点便猜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当然,这可能与其家世有关。毕竟人家毛希哲出身官宦世家,从下耳濡目染许多自己这种普通人很难涉及的许多争斗。

    不过既然毛希哲猜出来,纪浩便不准备隐瞒了。其实用给那些乡党里正和大宗族族长利益,让他们协助官府打击矿盗,说起来算是堂堂的阳谋,就算被别人知道了,也难以破坏。

    再说,这毛希哲跟自己性情相投,应该也不会对自己有不利之举。

    唯一有些需要避讳的可能就是许给那些乡党里正和大宗族族长利益可能会涉及一些不可规矩的地方。

    当下纪浩沉声对毛希哲道:“为兄确实奉有黄公公的指令,来玲珑金矿打击矿盗。职责在身,有些事情不便跟原明你说,倒不是有意欺瞒你,还望你不要介意!”

    毛希哲听了纪浩的话,不由的忙道:“理解,小弟明白。”他出身官宦世家,有许多事情比那些寒门子弟懂得多,纪浩如此说,他自然非常理解。

    纪浩随即又道:“至于这金矿的许多事情,为兄并不是太了解,对这矿盗出现的具体原因,他们的盗采模式,乃至他们跟各方的利益纠葛等都没弄太清楚,是以还要徐徐图之,现在一时也没有什么主意。”

    毛希哲听了纪浩的话,不由微微一笑道:“其实文泽兄前面所说的几点都无所谓了,但文泽兄你最后说得那弄清楚这些矿盗跟各方利益纠葛的这一点却是说到了关键。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到底,任何事情都是利益关系的,这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

    纪浩点点头道:“对,确实如此,这点咱们看法相同。不知道原明对如何杜绝这矿盗,有没有好主意?!”

    毛希哲蹙眉片刻,似乎在梳理一下自己的说辞。片刻之后,才沉声道:“别的地方小弟不太清楚,但是对于掖县和招远县两地的矿盗之事,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两县的县衙都曾屡次派人严厉打击过这些矿盗,但是却是屡禁不绝。

    估计这县衙的衙役中,很多都是得了这些矿盗的好处的,没有人肯认真执行县衙主官的打击矿盗的命令,才会形成如此局面。

    靠县衙来打击这些矿盗,怕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估计文泽兄你这奉黄公公命令的人在旁监督着,他们或许会认真做做样子。等你一离开,很快就会恢复原样。所以这县衙是指望不上了。

    小弟觉得若是打击这些矿盗,需要有地方上的乡长里正和大宗族族长来帮忙。

    当然,这些地方上的乡长里正和大宗族族长估计跟那些矿盗,怕是也少不了有所勾结。没有他们的包庇,这些矿盗估计也无法立足。

    只要给这些地方上的乡长里正和大宗族族长足够好处,大于那些矿盗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比如给他们分润的矿场周边的矿坑开采合法开采之权等。而且也要明白官府对他们的事情了如指掌,若是不配合他们麻烦会很大。以势威逼外加上足够的利诱,双管齐下,他们肯定会出力帮忙打击这些矿盗的。

    有了这些地方上的乡长里正和大宗族族长的协助,这矿盗很难再在此地立足,再让黄公公借登州卫的卫军来协助,剿灭这些矿盗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而且有了乡长里正和大宗族族长的支持,还能够杜绝后患。打击剿灭掉现在的这些矿盗,以后再来矿盗,便是侵犯这些乡长里正和大宗族族长的利益了,他们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纪浩听毛希哲讲完了自己的这个建议,不由连连点头,这主意跟自己想得主意简直是不谋而合啊。

    当下他不由的连连点头道:“原明果然是年轻有为啊。这主意确实很不错,不但能解决掉如今的矿盗猖獗的事情,而且若是操作的好,还能杜绝后患。”

    毛希哲听了纪浩的夸奖,不由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呵呵,其实这主意也不全是小弟自己想的。小弟前一阵时,曾经跟家父偶然聊起过这矿盗猖獗的事情,其实也是受到家父点拨启发,才想到这个主意的。”

    纪浩笑道:“不管怎么说,你能想出这主意,也算是很厉害了。若是没有洞察世情的眼光,是肯定想不出这样的主意的。”

    毛希哲似乎看透了纪浩似的,笑吟吟的道:“文泽兄怕是早就也想到了同样的主意吧?”

    纪浩很奇怪的问道:“原明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啊?”

    毛希哲笑道:“小弟察言观色的本领虽然不高,但是看文泽兄的脸色,也能知道文泽听了我的主意,并未有太多的惊讶。文泽兄之所丝毫不惊讶,小弟自然能猜道文泽很可能是早就想到了这样的啊。”

    纪浩不由的对毛希哲的表现愈加惊奇。

    自从跟毛希哲深入的接触,他是对毛希哲这样的世家子弟,是真得不能再轻易小觑这些世家子弟了。

    人家在家里自小耳濡目染的随便学到的一些东西,很有可能就是自己这样出身寒门的普通文人士子,需要在在出仕为官之后,许多次碰得头破血流的经历之后,才能了解到的。

    毛希哲问道:“怎么样啊,文泽兄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纪浩摇摇头道:“这事暂时不急,明天咱们再去玲珑台矿场看看再说,多了解一下,准备充分了再动手!”

    毛希哲道:“也对,这些矿盗为祸这么多年,就算打击也不急于一时,谋定而后动才是正理。”

    提起玲珑台,纪浩忽然想起一句很有古风味道的歌词,忍不住轻声吟道:“玲珑心,玲珑身,我愿以玲珑,伴你一生。?这世间万物皆不过过眼云烟,我只望与你仗剑天涯。”

    毛希哲听到纪浩这句很是唯美歌词,不由的眼睛一亮,随即目光灼灼的望着他朗声道:“文泽兄不用怕没人陪你仗剑走天涯,小弟愿意跟你一起。”

    纪浩一听毛希哲的话,顿时生起一身鸡皮疙瘩:靠,这货不会是有喜欢男人的倾向吧?!

    纪浩连忙表明自己立场道:“别别别,为兄还是喜欢跟美人结伴浪迹红尘,不喜欢跟男人一起去仗剑天涯。”

    “呃……”听了纪浩的话,毛希哲不由的一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毛希哲对于这金矿了解的东西,倒是真得不少,起码纪浩觉得比自己多很多。从罗山回来的这一路,纪浩又从他口中了解到了许多东西。

    比如对于如今的采金和淘金的方法。经过毛希哲的一番科普,纪浩开始有了大体的了解。

    最早的登莱地区的采金,大都只能采取裸.露出地表的部分。那时一般用火烤加冷水激的方法,通过热胀冷缩的原理让裸.露于地表的矿石碎裂,然后采取矿砂。等到火药发明加上勘探技术的提高,登莱金户开始才开采地下矿脉和矿田中的金矿。

    至于淘金的手段,最早时都是采用筛子在水中淘洗。到了宋朝时,登莱地区,开始使用木制溜槽大规模采金,“用大木,锯剖之,留刃痕,投沙其上,泛以水,沙去,金著锯纹中,甚易得”。具体就是使用铁锤、石臼、石磨、石碾、溜槽、陶尊、坩埚等工具,通过手工操作的破碎、磨粉、拉流和熔炼而采冶黄金。

    当然,这些事情与自己来玲珑金矿的目的无关,纪浩也只是因为兴趣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