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三九零章 我就是个颜控3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安宁和王春花还有许宝儿找了凳子在伍家院子里的迎春花边上坐下。

    要说吧,这伍家房子是破,可家里收拾的特别整齐干净,院子里还养了一些花花草草的,颇有一番野趣。

    反正王春花挺喜欢的,她还掐了一朵迎春花戴在了头上。

    伍妮儿做饭挺快的,没一会儿功夫就把桃花饼端了过来。

    安宁尝了一块,味道真的挺好的。

    她就笑着夸了一句:“你做饭的手艺真不错,谁教你的?”

    伍妮儿笑了笑:“没谁,自己琢磨的。”

    安宁指了指院子里的花:“这也是你种的?”

    伍妮顺势坐了下来:“是啊,我娘事忙,我反正闲着,家里家外的就收拾了一下。”

    安宁又打量了这小姑娘几眼,挺开心的笑着:“收拾的还真不赖。”

    许宝儿跟着点头:“是挺好的,这桃花饼做的也好吃,怎么做的,能不能教教我?”

    伍妮小声的跟许宝儿说了怎么做的,又教了许宝儿另外几样点心的做法。

    许宝儿记性还挺好的,伍妮说了一遍她就记下了。

    她还挺喜欢这小姑娘的,和伍妮说了一会儿话,就不由的感叹了一句:“幸好你爹回来了,要不然你嫁到郑家可就毁了,郑家就没一个好东西。”

    这话叫伍妮都愣住了。

    安宁赶紧解释:“我昨天在郑家门口见过你爹,知道他闺女就是和郑家定了亲的,还特地和你爹说了郑家的家风,你爹可是气坏了。”

    伍妮这才明白为啥安宁和许宝儿三个人认识她,并且知道她和郑家定过亲的事。

    说起这件事情,她心里也挺难过的。

    连面前这三个外人都可惜她,还劝她爹不要把闺女往火坑里送,偏偏她娘和她舅一点都不心疼她,都恨不得直接拿她的命换钱了。

    越想,她越是觉得悲凉。

    然后,伍妮就问起安宁三人是哪儿的人,都叫什么名字。

    她想着问问清楚,说不定以后能搭上关系。

    安宁就给伍妮介绍了,说了她们三个人都是哪家的,夫家是谁,娘家又姓什么之类的。

    反正安宁介绍的挺详细的。

    伍妮听完安宁的介绍就傻眼了。

    老天爷是不是对她太好了?

    不但让她重新来过,而且,还让她梦想成真。

    昨天她还在想着怎么搭上萧家的关系,抱上萧何氏的大腿,今天人就到了她面前。

    不但萧何氏来了,还带来了许宝儿以及王春花。

    这三个女人啊,那都不是一般人。

    萧何氏就不说了,那是个顶顶厉害的人物。

    许宝儿虽说性子柔弱,可却是个和善的人,而且她相公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这王春花就是个悍妇的代表,不过,叫伍妮来说,王春花悍的顶顶好,悍的呱呱叫。

    那越家要不是有王春花镇着,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她又悄悄打量了面前坐着的这三个贵妇几眼,心里开始美的冒泡。

    王春花是个藏不住心思的,她觉得和伍妮熟了,就开始拉着伍妮问东问西的,问了伍妮是谁给她定了这糟心的亲事。

    伍妮也没瞒着,就直接说了。

    王春花骂了几句,就差没说崔氏脑子进水了。

    伍妮十分赞同王春花这话:“我爹说要休了我娘,我原来想着她怎么都是我娘,叫我爹休了不好,可现在想想,要是我娘还在这家里,那崔家还不得老爬在我爹身上吸血啊,我爹挣钱不容易,那钱都是拿命换的,他挣的钱给我和我弟花那没毛病,可凭啥给崔家花啊,我舅那么大的人了,有手有脚的,他不会自己养活自己啊。”

    王春花听的激动极了,一拍桌子道:“你是个明白人,可不就是这么个理儿吗,你也别怕别人说你不孝啊,冷血之类的,这日子都是自己过的,自己过的舒服过的好就行了,别听那些人瞎逼逼。”

    安宁拽了拽王春花。

    她觉得王春花这话没毛病,可不能在人家伍家说出来啊。

    王春花说完也有点觉得自己冒失了。

    可伍妮这会儿是真觉得她娘就是个傻子,还是个心毒的傻子。

    她都恨透了崔氏,可是一点情面都不想给崔氏留的。

    “王姐姐,你说的太对了,反正我就是看不上我娘那作派,还有我那个舅舅,也实在是叫人恶心的很。”

    她一边说,想到前世的遭遇,都忍不住要抹泪了:“我娘拿钱给我舅读书,可我弟呢?现在还在外头疯跑呢,我也曾劝过我娘,让她拿钱把我弟送学堂,你知道她怎么说的?她说我弟脑子笨,送学堂就是浪费钱呢?怎么就笨了?试都没试过就说我弟脑子笨,她到底咋想的啊?”

    这回,就连许宝儿都觉得崔氏真的是个大大的极品。

    王春花看看安宁:“你说的果然没错,娶妻可不能娶个扶弟魔啊。”

    安宁没答理王春花。

    她这个时候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然后就在伍家房前屋后的转悠。

    转了一会儿,安宁再看看伍妮,又长叹一口气。

    伍妮都吓着了:“何姐姐,你,你看什么呢?”

    安宁对伍妮道:“你去叫你爹来,我有话跟他说。”

    伍妮知道安宁必然是瞧出什么来了,她赶紧就去找伍平。

    没一会儿功夫伍平就来了。

    他来的急,跑的满头都是汗。

    过来之后他就赶紧问安宁:“萧太太,您找我有啥事啊?”

    安宁指指另一边的凳子:“坐。”

    伍平心里有些发怵,他赶紧坐下,坐的很是板正。

    安宁让伍妮递给伍平一杯水,等他喝过水喘匀了气才问:“你家是不是有三个孩子?”

    伍妮愣住,她转过头看向她爹。

    伍平惊了一跳,可还是老老实实道:“是啊,妮儿她娘生过三个孩子,妮儿前头还有一个哥哥,只是养到三岁的时候就没了,后来才有了妮儿。”

    “我咋不知道啊?”

    伍妮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事,这会儿急着问伍平。

    伍平叹息道:“你娘那个时候太过伤心,我怕再提这事让她受不了,就再也没提过,后头有了你和狗剩,就更不提了。”

    安宁这个时候忍不住冷笑出声:“伤心?怎么可能?孩子都是她自己给弄死的,她能伤心才见鬼了。”

    伍平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他紧紧盯着安宁:“你说啥?”

    伍妮也坐不住了,也睁大眼睛看着安宁。

    她其实是有些信安宁的。

    毕竟她知道安宁之后名头十分响亮,并且有一些奇异的能力,能够知道很多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她就想着安宁既然说出来了,就肯定有这么回事。

    安宁又指了指凳子:“你坐好。”

    王春花和许宝儿也看向安宁。

    许宝儿低声问安宁:“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娘的还能弄死自己的孩子?”

    安宁冷哼:“崔氏可不是一般人啊,为了她弟,她什么事做不出来?”

    伍平更急,紧盯着安宁,就想知道这到底咋回事。

    安宁也没让他太着急上火,就直接解释起来:“你家小子生病之前,是不是他舅舅也生过一场病,他病的挺厉害的,当时崔家没钱治,就上门借过钱?”

    伍平仔细回忆:“是,有这么一回事。”

    “后来是不是崔家就有了钱?”

    安宁又问。

    伍平对这些记忆模糊了起来,但是仔细回想,还能想起一点来。

    “确实是这样的,我当时还挺好奇的,崔家哪来的钱?”

    安宁敲了敲桌子:“拿你儿子的命换来的。”

    “啥意思?”

    伍平更犯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