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二九零章 发现被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终南山小说阅读网 www.zns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氏商会总部,会长萧雨檐正在会客。

    出去接了个电话的曾英长回来后,给了萧雨檐一个眼色,之后便默默站在了萧雨檐的身后。

    待到会客完毕,将客人给送走后,萧雨檐站在了玻璃窗前,曾英长才到他身边低声道:“梅老板那边来了招呼,霸王希望大家能在幻境联手行动。”

    萧雨檐猛回头,“霸王那边终于有动静了?”

    曾英长颔首,“应该是的。”

    萧雨檐呵呵笑了,“我就说嘛,幻境那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没反应,早就该联手了,也不用耽误这些个时间。好,立刻回复梅老板,商谈联合之事。”

    曾英长:“没得谈。”

    萧雨檐一怔,“什么意思?”

    曾英长:“这次只约定在幻境碰头的方式,至于具体的行动,大家面谈,这次具体的好像要越过梅老板。”

    “是了。”萧雨檐瞬间心中了然的样子,颔首道:“果然也是对那个梅老板不放心了,看来怀疑那个梅老板有问题的不止我一个,英雄哥所见略同啊!好,就按霸王说的办,只约定碰头方式,时间不多了,尽快。”

    “是,我这就去办。”曾英长应下离去。

    ……

    仙都下雨了,靡靡细雨,天色阴沉沉的。

    白贵人肥胖的身躯爬上了楼阁,看两眼盘坐的梅青崖,嘴里嘟囔着,“阴云浩荡无边,看这天色,这顿雨恐怕要下好久才能停,到处潮湿湿的我不喜欢。”

    她的确是不喜欢下雨天气,身躯太肥胖,打伞既走不出窈窕女子的感觉,还容易淋雨,进进出出施法避雨也不方便。

    走到桌案旁跪坐下了,“你等的消息来了,已经答应联手了。”

    梅青崖淡淡问道:“九爷那边也答应了?”

    “答应了。”白贵人说着伸手,又去给梅青崖斟茶倒水。

    这次的梅青崖没有阻止她,反而静静看着茶壶里滚烫的茶水在茶杯里汩汩七分满。

    白贵人意外的盯着他反应,见他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阴沉的如外面天色,似乎能滴出水来一般。

    放下茶壶后,她试着问道:“怎么了?能让十三爷那边的人露面,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梅青崖冷哼了一声,“九爷这次倒是答应的痛快了,你没看出来吗?这位十三爷可比咱们的号召力大!”

    白贵人笑道:“这有什么,十三爷号称霸王,并非浪得虚名,那可是一路打杀出来的狠人,崛起时,和其它几路势力也是发生过碰撞的,他的威信是一路打出来的。这人呐,有时候就是看人脸色活的,谁拳头硬,谁说话就管用。”

    梅青崖:“那十二路人马都是我们扶起来的,到了,我们的话不管用了,反倒是觉得外人的话比较好听了,岂有此理!”

    白贵人笑道:“已经这些年了,还没习惯吗?关键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你扶起来的,你又不能说,也怨不得他们。”

    梅青崖:“我一直怀疑,这个十三爷才是真正的前朝余孽,不把这些人给揪出来,迟早要坏事。”

    白贵人迟疑着摇头,“我看可能性不大,十三爷是一路成长起来的,势力也是他一手打下来的,真要是前朝那伙人的话,怎么可能听这么一个后起之秀的驱使?”

    这事,她是清楚的,十三路人马,十三位名声显赫的天魔,排序不按年纪和实力,而是按照先后崛起的顺序,霸王之所以位列十三,正是因为乃十三位天魔中最后一个崛起的。

    梅青崖:“这也正是我一直想不通且不能确定的地方。自从这位出现后,屡屡带头兴风作浪,搞的另十二路有样学样不好左右了。这个十三爷,总有一天我要把他给挖出来,扒了他的皮,看看他究竟是什么人!”

    白贵人够了够身子,伸手将对方的茶盏往对方跟前推了推,“喝杯茶,消消气。”

    梅青崖顾了眼冒着热气的茶水,茶虽然倒上了,但是依旧不喝。

    ……

    “诸葛曼…诸葛曼…诸葛曼……”

    室内,坐在榻沿的刘星儿,慢慢放下中的电话,口中呢喃着,整个人已是痴痴呆呆,眼眶中泛起雾气,泪水很快不争气的流淌了下来,手中电话也咣啷落在了地上,人却无知无觉一般。

    她怎么都联系不上罗康安,害怕,害怕罗康安出事只是一个方面,还害怕…于是想尽了办法想联系,想知道有关罗康安的一切。

    以前虽然知道罗康安这个人,但毕竟只是一些花边新闻之类的,对于罗康安真正的境况并不知晓。

    这次真正是花了心思想去了解,凭她的身份背景,想拜托个把人帮她打听一下情况不难。

    情况打探来了,冒出了个诸葛曼,这个在不阙城并非什么秘密,不难打听到。

    此时她方知罗康安在骗她,原来罗康安是有女人的,已经有个女朋友在他家里。

    那么自然也确定了,所谓的不离开她也是骗她的,真相是占了她便宜就跑了。

    流水越淌越多,真正是泪洒衣襟,慢慢香肩颤抖,双手捂住了嘴闷声呜咽,不敢哭出声来,生怕外面的母亲听到。

    “星儿。”怕什么来什么,门外传来了丁兰的声音。

    刘星儿慌忙双手抹泪,可是怎么也抹不干净,抹的速度似乎赶不上泪淌的速度。

    “星儿?”屋内没反应,丁兰又唤了声。

    “娘,我在修炼。”刘星儿撒了个谎,可情绪难以控制下,说话的声音明显不对。

    丁兰眉头一皱,直接施法开了门,推门而入,看到了匆忙抹泪的女儿。

    刘星儿不想哭,不想让母亲看出什么来,可是此时的情绪真的是无法控制,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

    丁兰略惊,快步上前,问:“星儿,你怎么了?”

    怎么了?刘星儿也想知道是怎么了,越问这个越触及伤心事,对目前的她来说,这是无法想象的伤,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想捂住呜咽声,已是泪眼模糊。

    丁兰面色渐凝重,知女莫若母,同为女性,又是她一手带大的女儿,焉能不知女儿的性格,从小衣食无忧,性格开朗,这绝非一般的不高兴和委屈,哭成这个样子,更是极为罕见的事情,她印象中都不知道有没有过。

    她当即侧身靠坐在旁,凝声问道:“告诉娘,怎么了?”

    刘星儿不说,也不敢说,就在那一个劲的摇头。

    连续问,不管怎么问,刘星儿就是不说,已是闷声哭成了个泪人儿。

    这究竟是怎么了?真正是把丁兰给急死了,急的丁兰直接上手了,直接拽开了女儿捂住嘴的双手,“死丫头,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娘在这里,你告诉娘,娘给你做主。有什么话是不能跟娘说的?你说出来,娘才能帮你啊!”

    说了一堆话都未打动刘星儿,反倒是最后一句真的令刘星儿听进去了,连连抹泪的看着母亲。

    如今的罗康安应该是没有离开幻境的,她的能力有限,没办法在幻境找到罗康安,可母亲可能是有办法的,母亲在这里是能说上话的,有可能请动大军帮自己找到罗康安。

    她现在没什么正常的理智,只想找到罗康安要个交代,要个解释,不然罗康安就这样不见了,她过不去这个坎。

    突然反过来抓住母亲的双手,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泣不成声道:“娘,罗康安,帮我找到罗康安!”

    “罗康安?”丁兰惊疑不定,“找他干什么?”

    “……”刘星儿又无言以对,不知该如何启齿。

    这反应让丁兰心中疑云重重,已经意识到了不妙,立刻催促道:“死丫头,你倒是说啊,你不说出来,我没头没脑的怎么帮你?”

    “他…他骗了我!”此话一出口,刘星儿再也控制不住了声音,可谓嚎啕大哭。

    丁兰震动,满眼的惊疑神色,怎么个骗法能让女儿这样?她是过来人,很快便怀疑到了她不敢相信的那事头上,亦语带颤音道:“他骗你什么了?你们…你们做了男女之事不成?”

    具体怎么回事,刘星儿还是不说,只在那哭。

    丁兰突然一掌摁在女儿肩头,施法查探之下,很快有了答案,女儿已非完璧之身。

    这里惦记女儿的人很多,她一直盯着的,不可能出这样的事,要出也一定是偷偷摸摸的。

    终于意识到了先前的发现女儿不对劲是怎么回事,还帮罗康安说话来着,说明这不是勉强的,而是女儿和人偷情了。

    骤然站起的丁兰突然挥手,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刘星儿应声倒在了榻上,脸颊上快速浮现出了一个巴掌印。

    “说,究竟怎么回事?给我一五一十从实招来!”丁兰声色俱厉,怒不可遏。

    刘星儿傻了般躺那一动不动,就知道哭。

    具体的过程怎么都问不出来,那真正是把丁兰给气得直跺脚,也不争气的哭了出来,泪流了,“死丫头,你让我怎么向你爹交代啊!你是要让你爹娘没脸出去见人呐!”

    母女两个哭成了一片。

    连连跺足后,丁兰还是抹了泪,快步出去了,出了住址,火速直奔大营方向。

    没办法,现在女儿这里问不清楚,她就只能是找到罗康安把事情给弄清楚,就算弄不清楚,这事她肯定也是要找到罗康安的。

    来到负责大军指挥的中枢殿外后,她对守卫道:“劳烦通报神君,丁兰有事求见。”

    “刘夫人稍等。”守卫客气一声,快速入内通报,很快又出来,伸手请道:“刘夫人,神君有请。”

    丁兰立刻快步入内,见到案后端坐的寂澎烈,拱手行礼道:“参见神君。”

    “刘夫人…”寂澎烈和颜悦色的,然话一出口,便发现丁兰的神色不对,是一副黯然神伤且焦虑的模样,当即狐疑道:“你气色不对?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家丑不好外扬,丁兰强颜欢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事拜求神君,还请神君帮忙。”

    寂澎烈笑道:“能让刘夫人开这口,实属不易,有什么事尽可直言,但凡老夫能帮上的,绝不推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