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月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所有的树木都没精打采的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

    祈白澄澈的眸子亮亮的,没有直视蓝丘野,“从你进我家大门开始,你的眼睛最多就看了我三秒钟,我看的出来你对我没那个意思,对吧?”

    蓝丘野的白衬衣鼓满了风,领口袖口干净得一尘不染,熨的十分利落,没有一丝遗漏的褶印,可见是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人。

    “女人的直觉真是没有道理啊,”怔松的神情认真起来,“我要是说你猜错了呢?”

    两双散开的眼睛这时想确认什么而连在了同一线上。面对祈白窘迫的不耐,蓝丘野露出了得逞般的狡黠,一张脸上最容易一眼就记住的特征就是那棱角分明的嘴唇。

    他性感的唇形张张合合的,说:“逗你的!你还真恼啦?”

    若是面对酒肉朋友这样逗她,绝对是揪着对方胳膊上半部分肉最软的地方狠狠地拧个圈,泼皮的不听到别人疼的嗷嗷叫就不放手。

    “没事。相亲的事,我反正是被我妈妈逼的,你呢?”同样姓蓝,为什么就不能碰巧是小淳呢?

    蓝丘野不作答,从西服裤子里掏出全黑的手机,凑到她旁边。

    她看到他打开隐藏的相册,一点开,那些照片像扑克牌一样散开排列好顺序。手机屏幕在阳光的照射下,祈白还是看清楚了照片里的人,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皮肤很白,有着一头柔和的碎发,葡萄般的大眼睛闪闪惹人爱,英气里又带着一丝柔美。

    随着蓝丘野适合弹钢琴的纤长手指往屏幕上划的越来越快,照片在祈白的瞳孔里飞速闪过。

    整个过程,没有一句话语的交谈,无声胜有声。祈白分辨的出那千百张照片中的人都是同一个,而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手机里存在那么多同性的照片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喜欢他,他们是恋人。

    祈白的身高只能仰视蓝丘野,抬高手臂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懂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诶诶,手拿开!”蓝丘野有些嫌弃肩上她手搭着谜味意思。

    不就是拍了下肩膀吗?这么洁身自好,真是让人不能恼,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喜欢的人,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脑子一转,“我懂!你是有人的人了!”她是理解的。

    “要不是我家那个会吃醋,我还真想跟你这么聪明的女人交个朋友呢!”蓝丘野笑的想起自己家那位的小小霸王,从眉眼间都看得出甜蜜。

    恋爱中的人都是没有理智的,得罪不起。祈白刮了他一眼,“我才不要跟你做朋友嘞,还是狗命要紧!”

    她毛毛躁躁的心绪沉了些下来,遇到有主的蓝丘野是何种幸运啊!她的处境像走在漆黑的隧道,终于找到了雾蒙蒙的光亮。

    现在决定相亲后续成败的关键点就落在了自己身上,有了蓝丘野跟她一条心,漂亮的结果指日可待!

    过了几天,祈妈妈问她:“跟他相处得怎么样了?他人怎么样?”

    祈白知道了蓝丘野的秘密,就得遵守那不必言说的规则——保密。

    她把手机往方桌上一扣,表情冷淡淡的,“我不喜欢他,他也对没那个意思,就这样了呗!”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落下帷幕,终是祈白太天真了。

    祈妈妈眨眼间就又有了正儿八经的另一个想法:“那咱们再换一个,那个老带孙子出来串门儿的奶奶你记得吧?她也想做回媒婆给你牵个线呢……再跟这个人好好相处,别不当回事儿!”

    祈白顿时觉得从小到大听到的所有的好意唠叨加起来都不及相亲这一件事威力大。旋即,逆反心理更重了。

    她不能对妈妈的好意说烦。

    开玩笑的口吻说:“妈妈,我是一件过时了的衣服吗?你为什么搞的像……就差拿着大喇叭在旧货市场大喊清仓甩卖了呢?”话落,她意识到自己说出来的字不是玩笑的语气能盖住的。

    一辈子生活在乡村,祈妈妈被怼得词穷了,鼻子长吸了一口气,眼里犯起了泪光。

    这一幕,祈白的喉咙堵的生疼,脾气压成颤抖的声调,拒绝相亲不仅仅是因为小淳的存在,更因为……那难以启齿的阴影。

    “妈妈,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人能受了我这样的人还跟我结婚。我有个同学,她去酒吧喝多了被别人侵犯了,外面的男人都是那样的,我真的不想接触男人……”她把例子套在别人的身上复述了出来。

    听了她的解释,祈妈妈这才缓过委屈,叹了叹气,也是自己同意她早早离开学校亲手推她去了外面丑恶的世界,怪不了她如此极端。

    就事论事道:“还不是怪她不爱惜自己!她怎么不想想,为什么别人要找她下手不找其他人呢?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己行为不检点怪得了谁!”接着转移到祈白身上:“你可别去那种稀烂地方,你爸那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到时候不会让你进祈家大门的!”

    声音如针尖般的刺入祈白的耳膜,那夹带着唾弃,客观,和警告的语言,让她如坠冰窟的同时,也灭掉了她最后一丝期待。

    她顷刻过渡到一张跟妈妈同样唾弃鄙夷的脸,“管她呢!知道的,我怎么会跟她一样!”

    骂自己每个人都骂过,但是这样的画面……让她透骨的酸心。

    面对那件事,小淳走了,亲妈妈唾弃自己,为什么就是没有一个人肯偏袒自己,哪怕是一点点,都足矣支撑她像个正常人。

    她知道错误大多都是相互的,但还是期望有没有一个人能稍稍偏心一点、自私一点,说一句:不是你的错。

    祈白为了躲避妈妈的催婚**,启程回了第五城市。无意翻到短信页面,她给小淳发的简讯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回音,简简单单的文字,没有任何意义。

    深更半夜的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做,找遍整个房间,在网上下单了快用完的生活用品,仍觉得还是有什么没做。

    翻找手机里,没有工作信息忘了回复,到底是什么啊?

    手指停在短信页面,祈白终于记起来了,不久之前,睡觉之前总会跟小淳交换『哦呀斯密』才关手机,如今这个步骤没有了,直接跳到了换手机,才倍觉不适。

    睡醒后她第一时间就是摸手机,眯着眼,查看商品物流消息,突然屏幕上的字让她惊呆了睁开了大眼睛,一个没拿稳,手机啪的一声砸在她脸上。

    “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