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小个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祈白是个不喜欢说‘谢谢’和‘拜拜’的人,礼貌是有了,但对认识的说总觉得客套和疏离。

    她吃着小淳买来的泡面,感恩的看了他三秒,再没有其他的表达方式了。

    回到高中时代,祈白直到如今还不是很习惯,比如同学们耳机里灌着非主流的歌曲,老化的街道没有翻修,所有人的衣着都是牛仔裤和T桖,脚踩帆布鞋,只有她穿着与这个时间不符的衣服,从来没有跟人撞过衫。

    当学校的广播响起过时的歌曲,她征住了。有些东西它不是有多特别多美妙,而是它出现的时间,正好与你的某种状态碰撞成了故事,便有了怀念这回事。

    她的眼睛散开一圈,如果她不是重归校园,而是像个普通人,正常念完了高中也上了大学,然后跟人讲话的时候就会有高中生活或是大学生活可谈,而不是假装自己还是学生。

    “你是学生吧,我们做活动喔,开学季买一个送一个!”她想起超市的销售阿姨以为她是学生而送她一面蓝色的折叠镜。

    “谢谢。”她自欺欺人的没有否认。

    “丫头,一看你就知道是在上大学吧?”她想起公交上的老奶奶问自己的时候。

    “嗯。”遇到这样的问句,她总是不想否认。

    “在哪个学校啊?”旁边奶奶的老伴看着年轻学生总是觉得亲近,也过来问道。

    和气的面色不改,其实内心已经翻了盘,她去南京以后根本没有出过门,除了上班就是宿舍,什么大学的名字,她一个也不知道。听口音都是南京本地人,对地形地名估计都熟悉,她根本没办法胡编乱造一个学校名字出来。

    顿了半天,扯出一句:“离这边很远的一个学校。”

    这样,老两口才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不知何时,那成日连绵不绝的雨终于停了,给灰暗的天染上一层暖黄色的光。被窗户切割掉的阳光,露出一个小三角的光斑投在祈白的红漆木桌上。

    她伸出食指轻触那珍贵的温暖,笑的柔和悠扬。

    “太阳终于出来了。”小淳享受的看着身旁点着光点的祈白。

    “你想过以后的我跟你是什么样吗?”她把“我们”拆分成“我”跟“你”。

    小淳看着她略微认真的样子,思考了一会儿:“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了不是吗?”

    祈白内心的小小期待被他的几个音节捻灭,随后是暗自嘲笑。

    她好像从来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解的不过是他展露的表象,从前不了解,现在也不了解。

    学校放假,祈白回家了。她仿佛看到了时光倒流在他们身上,爸妈脸上的皱纹变浅了很多,弟弟原本比自己高出大半个脑袋的身高,此刻是那么幼稚和可爱的小学生。

    “回来这么晚,快吃饭!”妈妈这么多年一如往常,是个很厉害的家庭主妇。

    “好。”祈白坐上饭桌。其实再见到年轻一些的家人,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回到房间,姐弟两个亲密的挨坐在一起,一起讨论学校的趣事,一起追同一部动漫,一起吃着零食。妈妈看着相处愉快的两个孩子感叹道:“还是有个伴好,天天都问你这个星期五回不回呢。”

    她偏过脑袋去,露出会心的微笑。祈飞这孩子,总是比姐姐的心细,不像她像个外国小孩,一点都不念家。

    祈飞从小就长的正,眼睫毛比姐姐的还浓密,漂亮的脸部轮廓越发的有那种想等他长大的感觉。修长的双腿没有一点多余的肉,是祈白特别喜欢的漫画腿本腿。她常常怀疑妈妈是不是将两个人生错了性别,细心貌美的弟弟如果是女生估计能收割一片少男心,外表文静内心粗糙的自己应该是男生才对。

    星期天的下午,她没有收下家里的一分钱,一个人来到了学校。

    这个小城市估计在地图上都搜不到,这条从车站去往学校的路,她走过无数次。有些怀念,但更多的是排斥和讨厌。这是故事的起源地,是她多年来不愿面对的伤,连恰好经过都恨不得绕道而行。

    而现在,她不得不进去。

    她是来改变自己做下的错事的。

    一度靠手机里的兼职才勉强生活下来,无论多难,她都没有接下爸爸塞来的钱。

    “不要你赚多少钱,在外面好好做人,你赚的钱我也不要你的,自己留着,只要不向家里伸手要钱就可以了。”

    那时,妈妈的一句无心之语,祈白走上社会后牢牢记了五年。一次都没有打破那句话过。

    想到这里,她的眼底涌出来一些讨厌的液体。

    校园大门走进去,中间是学校的大名,周边围着一圈一圈的盆栽,那花朵有气无力地顶着什么,稀稀拉拉的没有一点美感。

    学校有一处小树林,灌木丛和大树交错着,平时是一些**的小情侣去的地方。祈白经过,远远就看到一群男生把什么人围在里面,黑压压的,其他的就看不见了。

    “诶,听说你平时成绩挺好啊!好孩子钱多,最近有点穷,贡献点呗!”一个大高个委婉的说。

    祈白嗤笑,哪里有人,就有黑暗。意思不能再明显,哪里是贡献,分明是勒索!是揩油!

    她是不屑观看这些校园暴力的,直到她锐利的眼睛逮到人群中的缝隙,那张脸她再熟悉不过了。

    “人要自觉知道吧!不然我们动起手来就不是开玩笑的了!”男生得不到钱币,语气狠厉起来。

    她连忙拨开树枝,冲上前去吼道:“你们这群小流氓,欺负一个小个子还要不要脸啊!”对于她,他们的确是小,年龄小,心智也小。

    男生们毫无客气的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往边上轻轻一推,她就受了很重的力,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

    “我们不打女人,你走不走?!”男生们还算有原则,如果打女人才真算不要脸。

    小淳窘迫地看着她,直想躲,自己的自尊心被铲除得毫无立足之地,最无用的一面生生暴露在喜欢的人面前。

    “我就不走!你们不就是缺钱吗?”从口袋掏出一卷胡乱皱在一起的纸币,“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红的,绿的,黄的,蓝的,紫的,还有几个坐公交的钢蹦,身上的家当全躺在她的手里。

    带头的男生伸手抓了个干净,皮肤古铜色,用她的话来说很man,模样很正经。“走,又有钱潇洒了!”达到目的后便走掉了。

    “长的还可以,干什么不好,飞要当流氓!你钱还在吧,你还小,还要长高呢,不能不吃饭的。”祈白凑上前,保持个男女生之间的正常距离。

    他身体的血液像是在逆流,然后猛的回归正常的流动方向,两股力量在交换方向的时候争夺自主权,接着有什么东西爆裂开了,才恢复平静。

    “带头的男生是我们班的。”他把自己的钱从上衣口袋里取出来给她,接着说:“我就是小个子,吃什么也长不动了。这些你拿着,好好吃饭。”

    话题重点一下从勒索的人过度到他们身上,她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后悔得恨不得咬出血来。

    贡献了钱财没事,一时嘴快,又惹人生气了。

    祈白把他的钱轻攥在手里,追着他快步离开的背影出了小树林,暗叫小腿不长走的倒是挺快。

    看着他一脚都快踏进男生宿舍铁门了,她穿着短裙也不顾形象了,大步的跨,薅开他略微宽松的外套,一手扯着衣领,一手快速的把原本就是他的钱塞到外套和内搭之间的空间里。

    “我不是有意说你的!……是嘴瓢了你懂吧。”撂下道歉的意思,然后不自然地搓着地面跑开了。

    等小淳从胸前一处鼓囊的怪异里反应过来,她为了不给他再回塞过来的机会早就跑的老远。

    他此刻觉得她可爱极了,被她触摸过的钱,也没有那股钱币的恶臭味儿了。所以刚刚是被她勾着衣服看到了毛衣吗?这个颜色会不会让她觉得奇怪?

    陷入恋爱的男生泛滥起自己的想象力。

    祈白卸下背上的双肩包往宿舍床上一摔,肩膀瞬间得到了释放。困意袭来,她合衣而睡。

    梦里一片混沌,她醒来时什么都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做了个梦。看了看腕间的粉色链表,颜色暗淡许多。边角磨损,铁锈腐蚀的面积越来越大。

    时间啊,就是不肯饶过她半分。连同她身上的物件也是。

    她来到嘈杂的教室,一眼就认出来教室最后一排正中央坐着的高个子、古铜色皮肤的男生,跟他的几个朋友猫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算了,她还是不去做些无用功,钱没了可以再赚。

    小淳从教室前门走进来,其实只是习惯性的看向自己的座位,不知道怎么的,眼睛不听使唤的挪去她的身上,整个瞳孔里只装下了一个她。

    他不知道该假装生气还是笑脸盈盈的向她走去。

    祈白起身让出位置,他嘴角带笑的走了进去。

    教室后方传来玩笑般的磁性声音:“班长——PU喜欢你!”

    小淳嘴角不易察觉的笑容瞬间冷却在脸上。

    祈白应声回头,只看到中央的男生把头低的很下,恨不得把脑袋埋进课桌里。旁边的几个男生坐在课桌上,像是在助阵助威。

    哪个?PU是哪个小家伙?为什么那些男生为什么长的一模一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