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五十一页:缘来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知为何,看着对面的那个大块头,女装男子不禁对他产生了一丝同情。他的眼神中,似乎包含着浓浓的复杂情感,不免令人为之触动。也许在变异爆发前,他本是一位画艺大家,然而如今却只能躲在这深山老林中,忆往昔,空悲叹。

    “只可惜我现在就一个酒杯,若是老先生不介意……”为了避免继续勾起“老人”的回忆,女装男子暖心地转移了话题。只是他哪里能想到,对方在返祖变异前,原本其实是一个对书画一窍不通的宅男,而此时跟他对话的,还是从轮回记忆中产生的另一个人格呢!

    “无妨,无妨!”朱耷一听,双眼顿时恢复了神采,忙迭声说道。

    见“老人”如此不拘小节,女装男子不禁莞尔,满上一杯酒,放下戒备走上前去。接过递到面前的酒杯,朱耷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葡萄佳酿!此等口福,夫复何求!哈哈哈哈……”

    “老先生觉得这酒如何?”

    “甚妙,甚妙!不知小友可否……”

    见“老人”的视线就像被自己手中的酒瓶黏住似的,女装男子倒也毫无吝啬,索性将整瓶酒递了过去,并笑道:“老先生不必客气。如果待会喝完还不过瘾,晚辈于不远处的林中小屋内还有几瓶。”

    “小友慷慨,然老夫身无长物,便作画一幅礼尚往来,如何?”

    “实乃晚辈之幸也。不过老先生,咱能不能别这么文绉绉地说话,我好不习惯呐!”

    朱耷一听,顿时哈哈大笑,也不多言,只是将酒瓶酒杯递还给他,然后径直走到画架前,重新换上一张宣纸,随意拿起一支画笔,但却并未立即落笔。闭眼沉吟了一会儿,当朱耷再次睁开双眼,笔尖已经毫不犹豫地落了下去,看似漫不经心,不成墨法,实则行云流水,全在意境之中。一笔一墨,无不恰到好处,宛若浑然天成。

    仅仅用了七笔,便已大功告成,可谓是惜墨如金。且看画中,一只雏鸟初展翅,上青天,朝气蓬勃,并题诗两句——“前朝不复灰,雏鹰落羽飞”。此画笔触苍劲,手法奔放,造型夸张,而且若是懂其画之人便能发现,他的画意与生前已全然不同,不仅那份反清复明的执念尽消,还超脱于万象之外。

    “小友?”

    画毕,于一旁观摩的女装男子早已看得目瞪口呆,原本他以为自己天资聪颖,作为当代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年纪轻轻便已造诣不凡,未来成就自是不可限量。然而此刻他才方知自己就如同那井底之蛙,竟还时而为此沾沾自喜。古有七步成诗,却不曾想这位先生竟能七笔成画,此等信手拈来的神乎其技,显然是情感与技巧的高度结合,更是他此生都难以望其项背的。

    回过神来,他立刻便凑了上去,迫不及待地想要欣赏这幅旷世佳作。只是一眼,他便已经沉醉其中,无法自拔。一时间,他仿佛化身成那只雏鹰,融入到了画中,四周虽空无一物,但却有和煦的微风,以及无边无际的自由。

    突然,他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敢置信,反复确认了几次之后,终于失声叫道:“八……八大山人!怎么可能?”

    “前尘已埋黄土下,不提也罢。”

    “先生,您这是秽土转生吗?”女装男子不疑有他,因为这画便是最好的身份证明,是他人复制不来的。

    “机缘巧合,前世今生……小友,吾愿已了,恐将后会无期,望自珍重。”

    “啊?别呀,我还有好多地方想向您请教呢!”

    “不好意思朋友,这方面我可能帮不了你。还有,希望你不要把看到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我可不想被人满世界追捕。后会有期!”作为其中的主人格,闻人初在刹那之间又重新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

    面对对方的突然精分,女装男子虽然难免有些错愕,但当他看到对方转身后背上的那把黑家伙时,顿时便将八大山人和其他的一切都暂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显然相比之下,此物更加令他在意。

    “等一下,能否告诉我你那把尺子是从哪里来的?”

    “尺子?你是指这根扁长的棍子吗?”闻人初取下用藤蔓捆在背后的湮魂尺,佯装不知,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况且对方身份不明,敌我难辨,因此他还是习惯性地选择谨慎行事,“我记得好像是在郊外捡来的吧,当时见它有些特别,又够坚硬,就捡来防身了。怎么?难道这是你的吗?”

    “那倒不是,不过这是我一个朋友的东西,他已经失踪十多天了,至今杳无音信。”

    “原来是这样……但我当时在那附近并没发现有半个人影呀,可能是途中落在那了吧。”闻人初一边信口开河,一边暗自在心中提高了警惕,因为对于此人,他完全就没有印象,然而此人却说,是他的朋友。

    “也许吧!总之,能麻烦你把那个地方的具体位置告诉我吗?或许我们还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看来你对你这位朋友很是关心呐!”

    “那是当然!虽然我与他只有一面之缘,但他无疑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自从上次一别,我还专门回去向我爷爷打听了关于他的事情,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再见上一面,他就出了事……”

    见他说得煞有介事,悲从中来,完全不像是在编故事的样子,闻人初不由得皱起了眉,仔细回想了起来……盯着他化妆后的脸,再结合他刚才的话,闻人初花了半晌的功夫才终于认出他是谁。其实这也难怪,谁让自己上次压根儿就没正眼瞧过他呢!

    “归海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