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一零二页:山野郎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只见他虽已魂归天际,却仍在原地来回踱步,就形同一千四百年前的那些村民一样。事情已经显而易见,在此之前肯定有一群萤火血蝶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导致他一次性中毒太深而瞬间暴毙,空留躯体还在后知后觉地重复着死前最后一个动作。

    唉,安息吧!

    闻人初走上前,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克隆兄弟安静地长眠。接着,他又顺便查看了一下不远处的几具人类尸体,看他们身穿的制服以及随身物品,想必应该是来自华科院的科考队员。其死因与1号蓝人猿一样,而从尸体的腐烂程度推测,距离死亡时间至少也有一个多月了。

    “嗯……头怎么会突然这么痛?”这时,魅影轻轻**了一声,意识也随之清醒了过来,“我们这是在哪?刚刚……都发生了些什么?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记得你刚才看到的那只蝴蝶吗?”闻人初闻声回头,倒是有些意外她竟然能靠自己的意志力冲破幻境,想来这萤火血蝶的致幻效果也是根据程度的深浅而有所不同。

    “你这么一说,从那以后我好像就断片了……”魅影一边努力回想一边缓缓起身,脑瓜子一转倒也知问题是出在那只蝴蝶身上,再结合她刚才做的那场记忆犹新的美梦,心里很快就分析出了大概。

    “能走吗?我们得离开这儿了。”闻人初回到二女身边,瞧她脸色苍白,不禁问道。

    “有些腿软,感觉好像发烧了。”

    “坚持一下,出去我就采药帮你们解毒。”

    看着他背起百里晴走在前面,可能是受刚才幻觉的影响,勾起了魅影内心深处的一丝渴望。尽管从小就被灌输着任何时候都只能靠自己的思想,但在无助时、绝望时、无人倾诉时,偶尔还是会想要身边有个依靠,尤其是在他闯入她的世界以后。她知道,那是因为以前的孤独渐渐变成了现在的寂寞。

    出去的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路上除了一些动物的尸骸,也没有再遇到其它的萤火血蝶。一出山洞,闻人初便急忙切换了人格,并着手开始准备为她俩解毒,但此处洞口外的情况与入口处略有不同,所需的子清花在光秃秃的岩石上根本无法生长,不过万物相生相克,有毒之物附近必有解药,倒是不必为此忧心。

    子清花,形似秋菊色如血,枝生针刺花有异香,含轻微毒性,是化解萤火血蝶之毒最重要的一味草药。之所以闻人初会认识这种连古今相关文献都没有任何记载的植物,同时对解毒之法也显得成竹在胸,固然是因为此次出现的人格术业有专攻,但也可以说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吧!好巧不巧的,两世轮回中都让他碰上了这来历不明的萤火血蝶,而上一次遇到这种病症时,他刚好还是一名大夫。

    那一世的他,姓郑名明,字子清,生于公元675年。虽为一介山野郎中,但自幼跟随师父四海云游,悬壶济世,其见识之广博,医术之精湛,就算比之太医署的令、丞也不遑多让。不过他向来视功名利禄为浮云,用他的话来讲,那便是“与其名留青史,不如造福一方”。可惜,他的一生过于短暂,在其32岁那年便已走到了尽头。

    公元707年,夏末的一天,他的家乡突然降下了一场可怕而又诡异的灾难。短短三天之内,陆续有数十村民先后出现了行为异常,接着便是高烧持续不退,更有甚者,全身红肿直接死于非命。一时间,祥和的村庄仿佛一下子被夺走了生机,不安的情绪开始在人群中迅速蔓延,整个村子转眼变得人心惶惶。直到第四天,外出看诊的他返回家中,才让村民们看到了一丝希望。

    然而对于这种奇怪的疫症,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他,此前也是闻所未闻。根据初步的治疗效果来看,以往退烧的方子显然是治标不治本的,充其量只能暂时予以缓解,根本就无法有效地抑制高烧的反复;除此之外,这些乡民所表现出的或呆滞、或暴躁、或漫游等类似癔症的不同症状,更是令他感到无比棘手。

    自古以来,治病都讲究对症下药,所以最关键的还是要找出症结所在。为此,郑明将剩余的几十号村民全都召集到了一起,确保能够及时发现异样的同时,还事无巨细地向他们了解了一下这几天村里的各种情况,结果不少村民都表示在后山看到过一种疑似会发光的蝴蝶。

    得知这一情况,他当即决定只身前去查看,但进山之后,却并未碰到半只传闻中的发光蝴蝶,反倒让他发现了一大片盛开的红色花海。这片花海就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一样,他进山采药无数次都未曾见过,或许是因为一切太过巧合,又或许是凭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他想都没想就徒手采了一大把回去。

    说来也奇怪,白天想找都找不着的发光蝴蝶,当晚竟主动在村子里现了身,而这一出现就是成群结队,仿佛倾巢而出。幸亏他早有先见之明,让大伙儿抱团躲在了祠堂里,并事先备好了不少火把,才勉强赶走了它们逃过此劫。但由于蝴蝶的数量实在太多,最终还是出现了不少死伤,包括他自己。

    随着身上被咬的伤口逐渐变得麻痹红肿,受伤村民体内的毒性开始发作,不过相比之下,郑明的身体虽然也出现了轻微不适,可意识却依旧清晰。这是为何?自己明明也被咬伤了好几处……为伤者施针之余,指间传来的隐隐刺痛忽地提醒了他,让他霍然起身,激动地朝里屋暂时存放药材的地方跑去。

    “Hello?不是说要给我把脉的吗?你到底会不会呀?”见“闻人初”蹲在一旁怔怔出神,魅影不由自主地凑了过去,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回过神,“闻人初”冲她莞尔一笑:“姑娘既已无癔症之状,又中毒不深,大可不必担心。”

    一秒记住【终南山小说阅读网m.zns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书推荐:蜜汁炖鱿鱼 大道朝天 重生之带娃修仙 如来必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