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五二零章 进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是。”田亮宝坐了下来。

    手里的茶盅洒出来大半后,他也理清了思路:先从筹备这个点开始,一五一十的向门主大人做汇报。

    这样的话,能让门主大人尽快全面了解他们的实际情况。而他也能借着回顾,反思到底哪里是做得不够,哪里是出了错。

    只是不知道门主大人爱不爱听……

    提着心,他小心翼翼的开了个头:“我们这个点是十年前开始筹备的。”说着,偷眼去看门主大人。

    沈云微微颌首:“有些年头了。”抬起左手,看似是不经意的去抚平右边袖子上的一个小褶子,其实是暗地里掐出一个法诀,将这边的袖袋隔了音。因为接下来,田亮宝要讲的这些事情都不好让藏在袖袋里的余莽和山参精知晓。

    田亮宝完全没有发觉。门主大人听着呢。他大受鼓舞,接着仔细的说了起来。沈云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静静的听着。只有当田亮宝讲完西礁镇的具体况时,他插了一句:“就这些吗?”

    还有吗?田亮宝停下来,又双手紧紧握着茶盅,搜肠刮肚的回想。

    真的没有了呢……门主大人到底还想听什么……此情此景,令他不由的想起了当年在沈家庄时,第一次听小队长汇报任务情况的情景。

    那个时候,是堂主大人也这般轻飘飘的扔下一句“就这些吗”,小队长想出了满头大汗,终于又补上一些。堂主大人也总算满意了。

    当时,小队长补充的是什么来着……

    突然间,他的心里象是划过一道流星。

    想起来了!·

    旋即,他明白门主大人想听的是什么了。一直以来,这也是堂主大人强调再强调的。是他忘了……不,不能是说忘了。而是他在外面呆得久了,日渐松懈,乃至麻木,忘乎所以。

    我是一个凡人,永远不能忘记凡人的身份,这是《弟子守则》上最基本的东西,也在不知不觉中淡漠了。于是,上行下效,他们这个点也开始变了。那么多的凡人在受苦,被欺凌,可是他们呢?真是惭愧啊!

    不要拿任务,拿伪装做借口。

    身为听风堂的老人,他其实有太多的手段去做点什么。

    可是,他没有。一次也没有。

    他们在西礁镇不象是伪装。说句不客气的,再这样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他们这个点就被这镇子里的落桑族人给同化了!

    这是多么危险的情况!

    身为分舵主,他有着不可推却的责任!

    门主大人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给他紧弦呢。

    “弟子知道错了。保证从现在开始改正。”他再也坐不住,将茶盅放在桌子上,嗖的起身,保证道。

    “金无赤金,人也一样,怎么可能不犯错。但是我们要知道错在哪里,并且有面对错误,改正错误的决心。”沈云点到为止,吩咐道,“这样吧,我还要在这里逗留几天。你这两天里写一个改正的方案出来,我给你看看。”

    门主大人要亲自指导我!田亮宝感到了压力,但多的是荣幸和激动,还有满得溢出来,淌得满脸都是的喜悦。

    “是!”他响亮的抱拳领令。

    “好了。你去忙罢。”沈云轻轻挥手。

    “弟子告退。”田亮宝一点儿也不象挨了批评的样子,亢奋的扯起大长脚,噔噔的出了门。到了门外,还不忘细心的带上房门。

    沈云不觉莞尔,心思一转,右袖轻拂,将余莽和山参精复又放了出来。

    刚一站稳,余莽便迫不及待的禀报道:“大人,参山同意了!”

    “参山?”沈云看向他身边的山参精。

    满是圈纹的参体上现出老爷爷的眉眼来。长长的白色眉毛下,那双眼睛本来就小,跟两颗小豆子似的,这会儿笑得眯缝起来,更小了。七片叶子哗啦啦的摇啊摇:“就是小的。大人,小的名唤参山。”

    沈云了然的点点头,又问余莽:“阿莽,你跟参山说了什么,他同意了。”

    余莽吧啦吧啦的说了起来。

    原来,刚才在袖袋里,他发现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动静后,就知道定是沈云使了法术。于是,他跟参山拍着胸脯做了保,说:“大人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做奴兽的。哪怕是心甘情愿的,也不会。”

    都是天生地养,在山林里自由自在惯了的,哪个愿意做什么奴兽哟。果然,参山听了,高兴的哭了一通。可是,哭着哭着,他的声音变了,真的是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余莽被他彻底弄糊涂了:“都说了不用你做奴兽了,你怎么又哭上了呢?”

    参山便哭叽叽的跟他吐出心里话来:“大人,小的想到这回欠下的因果太大了,小的道行太浅,除此之外,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还得掉。”

    “哎哟,你有这心就好了。大人待人最是宽和不过,不会跟你计较的。以后找到机会,再慢慢还上就是了。”余莽看向他,眼神越发的柔和了起来。这是一只急性子的乖宝宝呢——他这是以己推人了。紫蟒一族有着十几万年的天寿,运气不好的话,千把岁还没有破壳呢,根本算不上老。当然喽,对于地龙来说,一千年够轮回好几百次了。在参山面前,某人摇了摇长尾巴,刻意“忘记了”自己的上半身。

    参山却哭得更伤心了:“不行啊,大人……呜呜呜,小的这一族的功法有些特殊,欠下的因果没有还清之前,只能先用修为垫上。小的这回欠了这么多的因果,怕是苦修几百年也未必垫得了……呜呜呜,必须要还清,不能拖啊。”

    余莽听明白了——敢情是欠了因果,在没有还清之前,修为不得寸进啊!

    “这可真够可怜的。”他啧啧的看着参山,心里冒出一个主意来,“奴兽的事,你是不要想了。这与大人的道心相悖,大人肯定不会同意的。不过,我这里倒有一个法门让你还上因果。”

    “什么?”哭得叶子摇摇欲坠的‘乖宝宝’闻言,立刻止住了哭,一双豆大的眼睛放出五彩的亮光来。

    余莽的法门很简单,那就是让参山加入他的凡人界买卖里来。不但参山本人加入,而且还要尽可能的邀请信得过的精怪们加入。

    “这样能帮到大人,还上因果?”参山仔细听了后,发现并不是什么难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余莽现出童叟无欺的笑容,向他打了保票:“大人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象你这样的本地妖。你若是同意加入,再全力相助大人,绝对能还上因果。”

    参山果断的干了。

    沈云听完,抚掌赞道:“阿莽说得极是!”

    余莽得意的冲参山挤眼睛。

    “多谢大人!多谢余爷!”后者笑得七片叶子摇得不能再欢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