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109章 去哪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小説20⒗】或手机输入:wap.ㄨiaoshuo20⒗ coΜ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石一宁在操场上发现了许多被摔坏的课桌,找了三只还算完好的桌腿,又来回看了看,找准了一个目标,打碎一楼一间教室的窗户玻璃,扯下了一条窗帘,将那条窗帘撕成许多布条,一条一条使劲地缠在那个桌腿上。

    然后走进那停在操场上的汽车,强行拧开一辆汽车的油箱,将那缠满了布条的桌腿暴力捅了进去,大约停了一分钟,待其蓄满了汽油才拔了出来。

    就用这个方法,他做好了三个火把。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丢了一支叼在嘴里,然后掏出打火机来点上了,顺势又点燃了其中的一个火把,然后举着火把,吐着烟圈,就往楼道里走过去。

    楼道里布满了蛛丝,密密麻麻的,就像天罗地网一样。

    借着火光,石一宁发现上面有许多的猎物:蟑螂、飞虫,甚至老鼠和小鸟。

    石一宁悚然,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样的蛛丝能够网老鼠和小鸟。

    他从地下捡了一根棍子,尝试着要挑断蛛丝,结果发现在蛛丝非常的有韧性,棍断了那蛛丝还完好无恙。

    不仅如此,这蛛丝的粘性也很强,一旦沾上之后,想从棍子上弄下来也是困难重重的。

    而且石一宁也不知道这蛛丝上面有没有毒,如果有毒的话,那就更加麻烦了。

    不过这蛛丝肯定也属于炭基的,跟动物蛋白有关,所以遇火就能燃烧。

    石一宁用火把一点,那些蛛丝就燃烧起来了。

    石一宁松了一口气,这世上的万物相生相克,没什么是强大无敌的,这蛛丝看似无懈可击,但是在火的面前,就显得很脆弱了。

    他一边用火把烧着这些蛛丝,一边顺着楼道往上爬。

    喵丫头在1807班读书,那是三楼的一间教室。

    在二楼的楼道口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有一人就像猎物一样被蛛网牢牢缚在空中。

    他张开大嘴,像是在呼号;两只眼睛也只剩下两个黑洞,隐约好像有什么小动物在里面爬。

    如果可以的话,石一宁是想避开这具尸体的,但是这具尸体所在的位置,恰好挡住了他前进的道路。

    没有办法,他只能用火把点燃缚住此人的蛛网。

    随着火苗飞蹿,蛛丝被燃尽,那人的尸体失去蛛丝的支撑,“啪嗒”一声掉落在地,然后从尸体里面爬出了许多的蜘蛛……

    那些蜘蛛全是灰白色的,应该还没有长大成虫,但是个头已然不小,每一只都有核桃那么大,而且数量众多,从尸体里源源不断的爬得出来,向着石一宁的脚下蜂拥而来……

    石一宁吓了一大跳,如果被这些蜘蛛爬上身,那真的不知道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可怕后果,他一边用火把在脚下挥动,一边往后退去。

    靠近的蜘蛛被火点燃,发出吱吱的怪响,很显然,这些蜘蛛是能被火烧死的,但是比起被火烧死,它们对石一宁血肉的贪婪和**压倒了一切,它们前仆后继的蜂拥而上,不知死活,只求能咬一口……

    石一宁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能快速地撤了回去。

    这些蜘蛛个头不大,要想追上他,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石一宁撤退到操场,后面蜘蛛一路追赶。

    他拔出一把短刀,使劲插进附近一辆汽车的油箱,拔了出来,汽油滋滋地飚了出来,地面很快就被汽油打湿了一大片。

    那些蜘蛛的智能是不太强的,它们只有本能的对血肉的渴望,前方虽然有汽油,它们也飞蛾扑火般地冲了过来,完全不管身上会沾满了汽油。

    石一宁就站在汽车前等着,等到那些蜘蛛追得近了,他凌空一跃,跳上了汽车顶棚。

    无脑而执着的蜘蛛们继续追了过来,很快趟过那些汽油,爬上车身,看起来真的是忒凶狂,一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石一宁咬死的模样。

    此时他嘴上叼着那支烟,已经快燃到过滤嘴了,他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将烟屁股往身下的油箱丢了过去。

    “蓬——”

    大火瞬间升腾而起,熊熊地吞噬了一切。

    石一宁足尖一点,从车顶篷飞身而下,远远地跑开,躲进一辆汽车的车身后。

    尔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汽车被炸得在空中蹦哒了一下,然后再重重地摔下地。

    爆炸后的汽车还在熊熊燃烧,那提前放出来的汽油,使得一大片地都在火海之中,火焰蔓延到了附近的汽车底下,看那样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引起连环的爆炸。

    石一宁现在可不担心这些价值不菲的汽车会不会爆炸,他就着那巨大的火光仔细观察地下,看看那些该死的小家伙,会不会还有漏网之鱼。

    结果还真没让他意外,只是为数已经不多,加起来也就十几来只,但是比起一开始的数以百计,那还真的算不得什么事了。

    所以现在他就淡定多了,缓步上前,将那些漏网之鱼一一踩死。

    这些蜘蛛应该是被鬼气和灵力饲养后变异了,但是并不是什么异形,也没有可摧的金属盔甲,被石一宁碾压之后,化为一堆脓血。

    石一宁出于谨慎,特别抬起脚来,仔细地观察鞋底,看看橡胶有没有被腐蚀,万幸的是没有什么异样。

    于是他再次回到了二楼,这次路上再没有遇上尸体,他上了三楼,楼梯口旁边的教室门牌:1806。

    他想了想,按照中国人的习惯,从左到右,那么往前走应该就是1807了。

    他从1806的教室前走过,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教室里面黑漆漆的,鬼影幢幢。

    但是他已经懒得去管那些了,如果再吸引来一窝蜘蛛,那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好不容易走到前方的教室,第二支火把已经燃尽,结果他发现门牌上写着1805,他苦笑着摇头,已经来不及懊恼,只能抓紧时间掉头往回走。

    再次越过1806,他到了楼梯旁左边的教室,找到门口的门牌,在摇曳的火光下,白底黑字,赫然写着:1808。

    石一宁感觉要疯了:1806的右边是1805,那么左边怎么可能不是1807呢?

    1807哪里去了?被吃了吗?以前他曾经看过一个笑话,说是有人住客栈,要住天字一号房隔壁天字二号。结果天子二号不在天子一号的隔壁,还是在楼上的楼上,你跟谁说理去?

    作为一所学校,自然不会玩这种幺蛾子,那么这个1807,究竟去哪了呢?

    【推荐:ㄒㄨㄒ2016 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ΤxT20⒗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