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93章 散发着尸气的植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小説20⒗】或手机输入:wap.ㄨiaoshuo20⒗ coΜ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不过这老保安毕竟是颈部被石一宁踩着,就像蛇被擒住了七寸,无论如何都翻不过来。

    西门上前来问石一宁:“你准备拿他怎么办?”

    “你有绳子吗?”

    “没有。”

    “你有定身符吗?”

    “没有。”

    “那你切换吴雪模式。”

    “不能,我们有约定,这种情况由我来。而且吴雪处于一种特殊的休眠状态,不是你说切换就可以切换的。”

    “那就没办法了,老叔,休怪我心狠手辣了。”石一宁说。

    然后他在老保安颈椎下面的位置用力一碾,西门耳听“咯嘣”的骨裂之声,惊得一身发毛。

    石一宁移开脚,发现那老保安瞬间就翻转了身子,然后恶狠狠地向石一宁扑了过去。

    这很不可思议,石一宁原本以为断了身体的神经系统,那么这具身体就会像瘫痪者一样没法动弹了,但事实却不是那样子的,因为他不靠神经来指挥身体,而是依靠灵力!

    所以这老保安虽然因为颈椎断折,脑袋耷拉在胸前,样子特别瘆人,但是并不影响他的行动能力。

    石一宁无奈,喀喀两下,踩断了老保安的腿骨。

    虽然是虐一具尸体,但是西门都看得一阵胆战心惊。她不知道石一宁为什么表现得那么平静,那眸子里甚至都有着杀手一般的冷酷,仿佛就是在折柴禾,而不是人腿。

    这小子到底曾经经历了什么,可以让他的心志变得如此坚毅。

    断折了双腿之后,那老保安终于失去了继续凶狂的能力,在地上爬着,却没法再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了。

    石一宁将老保安的脑袋搬过来,因为颈椎断折,那脑袋失去支撑,随时都像要从身体上脱离出来的样子。

    “老叔,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你?你说出来,我替你报仇。”

    这话有点假,可是石一宁说得很诚恳。事实上,他确实想替他报仇的,问题得他能打得过啊。

    但是老保安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因为踩断颈椎的那一脚,也完全伤害了他的声带和咽喉,让他没法再发声了。

    石一宁觉得有些无语,如果云芳在这里就好了,凭借着她跟鬼魂的沟通能力,就可以提取记忆,知道之前发生什么了。

    老保安在地下折腾了一阵子,突然灵魂从身体中脱离出来,化作厉鬼,鬼爪伸出三寸长的黑色利爪,向着石一宁扑了过去!

    这完全是精神类的攻击,石一宁侧身让开,此时这鬼魂还在七七四十,他们虽然名字已经上了地府的名簙,但是并没有上搜魂簙,所以石一宁要想诛灭他,只有诛邪符,要想给他造成震慑,那鬼吼也可以。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鬼吼,毕竟动不动咬破舌头,那也是很痛的。何况,老保安也不值得他动诛邪符那种大招术。

    鬼吼过后,老保安噤若寒蝉,慢慢退入了浓雾之中。

    虽然两人并没有因此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内心的恐惧却也已经到了极致。

    西门忍不住喃喃道:“不可能吧,难道说,这整个县城的人,都已经被强行变成了僵尸?”

    石一宁没有接腔,他领头进了镇中学的校门。

    校内安安静静,并没有往常的朗朗读书声,也没有教师走动。这显得很不正常,因为校园内是有教师公寓的,常住了不下于两百号人,光是教师和教师家属,就不会如此安静。

    石一宁没有停留,向着宿舍楼顶走去。说来真是搞笑,到了这个关键时刻,能依靠的居然是一只死了千年的佛系老鬼。

    宿舍里空无一人,石一宁跟西门两人亦步亦趋地向前走,此时石一宁在前面走,西门在后面用罗盘指路。

    西门的峨眉一直皱得紧紧的,这一路过来,她就没展颜过,只因为步步为局,吉凶转换只在须臾间,令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虽然天已然大亮,但是能见度依然不高,也许在浓雾之中还有人,只是两人所见有限,更不愿意在雾中随便穿梭,于是一心一意滴向楼顶走去。

    上了楼道,发现楼梯很滑,那铁扶梯入手冰一样的。

    “阴气好重!”西门嘀咕。

    “嗯,这天气如此寒冷,其实也不是真的出现极端天气了,而是阴气太重所致。”石一宁说。

    西门点了点头:“你发现没有,这个地方的阴气,好像更重了。”

    石一宁看着她一边说话一边喷着白气,连眉棱间都积攒了一些白霜,同时牙关不时发出格格的声音,那是冷得发颤了。

    那种寒冷却没有依靠的感觉很让人心疼,石一宁只能移开目光不去看。毕竟他跟西门不那么熟,他熟悉的是吴雪。

    他继续带头向上爬,两人爬得不算快,只因为越爬越让人心惊,爬着爬着,楼道里渐渐挂满了藤蔓,那藤蔓一看就跟那种需要阳光的植物不一样,它们是墨绿的颜色,就像是中国画泼墨而成。

    光是黑倒也算了,它们还散发出一股异常腥臭的气味,那气味有点像是尸气,而且是死了许久的老尸发出的。

    这很奇怪,很不合常理。一般来说,植物都需要土壤,应该从下面往上生长才对,可是这些藤蔓看着就是从楼顶垂落下来的,而且也不是爬山虎的那种品种啊……

    两人越走越难行,因为那些藤蔓植物越来越浓密,浓密得遮蔽住了两人的去路。

    “我们上不去了。”西门喘息着,嗓音有点点的颤抖。

    那股呛人的尸气已经快要压断她的神经了。

    石一宁却很镇定:“放心,一定能上去的。”

    “为什么非要上去呢,因为岩风那个老鬼在那里吗?”

    “是啊,我一直觉得,能破这个局的,只能是他了。”

    西门没吱声,她的推演里,能破这个局的变数,就是石一宁。

    一念至此,她点了点头,下了决心:“走吧,如果非去不可的话。”

    石一宁看她那种悲壮的神情,不由迟疑了:“是不是你算到什么了?上去是大凶?”

    “大凶大吉只在一念之间。关键时刻,不靠天时地利,靠的是人定胜天。”西门说。

    “你可以在下面等我,等我下来的时候,再叫上你。”

    西门回头看了看那遮蔽住来时路的藤蔓,很坚决地摇头:“我们一起来,自然要一起走。”

    【推荐:ㄒㄨㄒ2016 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ΤxT20⒗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