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91章 我的家在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小説20⒗】或手机输入:wap.ㄨiaoshuo20⒗ coΜ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两人在浓雾中走了很久,石一宁一直一声不吭地跟着,可是石一宁四下打量了一下,突然停住了脚步,然后一把拉住了前面的西门。

    “停一下。”

    “怎么?不信我?”西门的语气有点冷峻。

    “没有。我想知道,我们去哪里?”

    西门稍微迟疑了一下:“没有目的地,如果你想我带你去中学或者回家,那趁早死心吧。我也不认得路,就算认得,我也找不到路。”

    “明白。”

    “你明白什么?”

    石一宁笑:“明白你只是想用罗盘配合你的奇门遁甲,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呗。”

    西门舒了一口气:“那你还真的是明白了。可是,我发现这吉凶在不断的改变,我甚至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追着我们。本来好好的吉位,我们呆得久了,就变成凶位了。”

    仿佛是为了配合西门的说法,她正说着,远处就传来了几声惨叫,那叫声非常凄厉,听着令人毛骨悚然,然后又戛然而止,接着就堕入到无尽的寂静中去了。

    “我们循着声音过去!”石一宁说。

    “不要,因为肯定找不到的。”

    石一宁愣了愣,然后说:“刚才我让你停是因为我们已经是第三次经过这个地方了。”

    说着他指了指身边一棵树:“我第一次经过这里,划了一道杠,现在是三条杠了。”

    西门冷冷地说:“那又有什么问题,无非说我们在绕圈子,但那也比将我们直接带沟里去好吧。”

    “那我们继续绕?”

    “可以先坐一下。”说着西门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背靠在那棵树上,还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看得出来,这一通绕,她也累了。

    石一宁也坐了下来,跟她肩并着肩,然后自言自语般的说:“以静制动,这挺好的。马上天亮了,雄鸡一唱天下白,到时候也许会有变数。”

    “只怕未必。”

    “要有信心,这世上妖魔鬼怪这么多,但再怎么厉害的,都没办法抗拒旭日东升,放心好了,蛇吞不了象。”

    西门说:“你是乐观主义者啊,可怕的不是蛇吞象,而是蛇吞象的心。”

    “嗯,你说得对,无论是人还是鬼,抑或是妖,如果心贪婪了,世界都要被啃碎了。”

    “几点了?”西门突然问,她好像已经懒得去掏手机看时间了。

    “5点46,马上天亮了。”

    “一点都看不出来要天亮的感觉啊。可能要到卯时尾去了。”西门说。

    “天阳肯定没有迟到,只是这雾气太大,遮蔽了我们的眼睛。等到太阳慢慢升起,在雾气肯定就没现在这么浓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呵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是乐观主义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悲观主义者。其实我不算乐观主义者,乐观主义,只是为了苟且地活得舒畅些。”

    西门良久没吱声,等到石一宁感觉她已经睡着了,她却说了一句:“其实我也不算悲观主义者,只是先预测悲剧些,真的悲剧了,也就没那么难过了。”

    然后她好像真的靠在树上睡着了。

    石一宁脱下了棉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西门没有吱声,呼吸均匀,好像是真的睡着了。

    这个女孩,真的心理素质不错。同时他又在心里暗想:“她这种困乏是属于精神的还是**的呢,如果是精神层面的,她完全可以切换到吴雪模式啊,想来真是神奇,如此一来,两人可以轮流在身体里值班,根本不担心被鬼所趁了。”

    但是看西门的样子,她根本就没有切换,好像是两人达成了默契,面临这种情况,统一是由西门来对付。

    天还是照常亮了,黑雾变成了白雾,能见度也有所增加,目前5米开外还是能看得清楚的。

    石一宁看了看西门,她的头发被雾气打湿,看起来憔悴了不少,可是容颜依旧那么美丽,她是化了妆的,有些人天生很受妆扮,西门算是。

    不过因为在同一个屋檐以下,他也见过她的素颜,虽然没妆后这么靓丽,但是长得还是挺漂亮的,另有一种居家的柔美。说实话,石一宁更喜欢她素颜的样子。

    西门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将棉衣递给了石一宁,还硬邦邦地说了一句:“谢谢”。

    石一宁接过棉衣披上,两人的手无意间接触了一下,西门“呀”了一声:“你的手那么冰冷的,怎么还逞能把衣服给我呢。”

    她这话很不好听,但是表情有那么一丝丝关切。

    石一宁没搭腔这个,他手确实是冰的,但是他并不冷,体温低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一个影子从浓雾里冲了出来,见到他们两个就像见了救星:“菩萨保佑啊,终于见到人了,你们是红石镇的吗?”

    “不是。”

    “是的”

    石一宁和西门几乎同时报出了两个不同的答案。

    那人一愣神,但也不追究什么了,对他来说,是人就好了。

    这人看起来五十开外,满脸倦容,他主动说:“我是红石镇寺塔边上的,昨天晚上出来买一包烟,结果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害我转悠了一夜!这鬼雾真是大啊。”

    西门冷冷地说:“那现在天亮了,你还不回去?”

    西门口音在虽然不算是很标准的普通话,但是对于红石镇的人来说,那就是很洋气的话,来自大地方的话。

    “我倒是想来着,但我还是找不到方向啊,我脚板皮都磨掉了!”

    “那你没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石一宁也问了一句,不过是明知故问。

    “真是见着鬼了,昨天一天电话都打不通的,也上不了网!你们住哪呢?要不要回去啊。”

    在那人看来,这一男一女肯定是出来谈恋爱压马路的,可是走着走着迷路了。

    西门没吱声,石一宁摇头:“我们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不过嘛,等天再亮点,估计就能找到回去的路了。”

    “哦。”那人说了这一声,然后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递给石一宁。

    “不抽。”石一宁说。

    那人点了一根烟,一边抽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两人聊天。

    要说这太阳还真是一切邪恶的克星啊,就像西门预测的那样,到了卯时尾,也就是快七点的时候,天色越来越亮了,能见度到了五六米左右,终于可以认清楚一些熟悉的路标了,石一宁辨明了方向,对西门说:“可以走了。”

    “去哪?”

    “中学。”

    那人说:“你们两个这就走了啊。那我也回去了,可是我不知道家在哪了。”

    “寺塔边上。”石一宁笑眯眯地提醒他。

    “哦,寺塔边上……具体在哪呢?”

    【推荐:ㄒㄨㄒ2016 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ΤxT20⒗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