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83章 狐狸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约等了十五分钟,石一宁留意到对面的吴雪眼睛亮了一下,于是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来了个女的。

    银灰色的百褶长裙,有点仙,白色的短T,这一身打扮很挑身材,因为白色不过容易显胖,百褶裙挑胯,不过这女子穿着刚刚好。既没有丰裕的感觉,也没有白骨精的味道。

    但是石一宁并没有看清楚面相,因为他也不能扭着脑袋使劲盯着人看吧,只觉得这女子长了一张蛇精脸,人看上去有几分妖媚。

    石一宁看了看吴雪:“你激动个什么劲,一定不是她。”

    吴雪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你敢打赌吗?”

    “没什么不敢的。哦,对了,你不是善于看人的前世吗?你看这人的前世是什么?”

    吴雪摇头:“有些人的前世,一眼可以看到,有些人,是很模糊的。我不是必然能够看到的,懂么?”

    “不懂。但是我知道了,大约就是你功力不够,只能看到一部分的前世呗。”

    “这跟功力没关系!哦,对了,我们赌什么?”

    “你说赌什么就赌什么。”

    “你输了就裸奔回去?”

    石一宁被她刺激了一下,这丫头真是爱玩啊,就这么想看哥的裸T?

    “那要是你输了呢?”

    “一样啊。”吴雪一副桀骜的样子,嚣张至极。

    “那赌了。不过得留条底裤啊。”

    “可以。”吴雪笑得胸前居然起了波涛,“快看,你马上就要输了。”

    果然,那女的走到张奎面前,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人就面对面地坐下了。

    “妈的,蛋疼,怎么可能?这女子跟奎子气质不搭啊。”

    石一宁被刺激到了,开始默默回忆自己穿了一条什么内裤,上面有什么图案,屁股后面有没有破洞……

    “这女孩子长得不错,可是一看就是妖孽!”吴雪说。

    “胡说八道,反正我没在她身上看到什么异常的。”

    “我说的是另外的意思,她找张奎,要么是做挡箭牌,要么呢,就是奉子成婚。她肚子里怀了别人的孩子,让张奎做个便宜老爸呢。”

    “你这脑补能力……啧啧啧,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小脑袋里装的都是潲水呢?又臭又脏。”

    “你才装的是潲水,要不你怎么理解,这么漂亮的女人,就算是年纪大了些,也没必要非找张奎啊。如果说他们是自由恋爱的我还信,他们可是介绍相信的,她有必要把条件放得这么低的吗?”

    “靠,我家张奎有你说的那么low吗?”

    “我也没觉得他low,但是如果用世俗的目光来衡量,确实是很低哦。”

    却说那边张奎本人的感受吧。

    第一印象,他觉得这女人的声音特别好听,而且特别温柔,轻轻絮絮地擦着他的耳膜,给他一种蛊惑的感觉。光是这声音,甭说她长得怎么样,他都愿意一辈子跟她生活在一起了。

    “我叫张奎,我的情况,杨阿姨跟你说清楚了吗?”张奎有点底气不足。

    “你的情况,我都晓得啦。而且你本人的情况,我也看到了。我叫胡璐璐,很高兴认识你,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希望你不会嫌弃我年纪大了。”

    “不会不会……要是嫌弃我就不会来了。”

    “谢谢你的不嫌弃。呃,我帮你点个咖啡吧。”

    “好的好的。我不太方便,还是朋友带我过来的,你不会介意吧。”

    胡璐璐的目光朝石一宁和吴雪的身上滴溜溜地扫了一下,说:“不介意啊,你的情况特殊,我猜你一定会要朋友陪着来的吧,很正常啊,我能理解。要不,叫你的朋友一起来聊吧。”

    吴雪跟她对了一眼,恶狠狠地对石一宁说:“这女的就是个狐狸精!如假包换的狐狸精!这眼光太妖媚了,我敢肯定,你敢赌吗?”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石一宁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张奎找个女人他高兴,可如果是个水性杨花的主,那就是他悲剧人生的开始了,在这种事情上,眼不见也不会净的。

    但是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那边,聊天渐入佳境。

    “那不用。就我们聊吧,这样子挺好的。”张奎说。他也是个实诚人,特别是在关系到个人感情上面,他不想以欺骗开始。

    “你是个实在人,那我也不讳言了。我有过不太能上台面的过去,对于这个,你介意吗?”

    张奎心想,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如果没有过去那才奇怪了呢,不过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她这么一说,他的心里还是掠过了一丝遗憾,不过马上回答说:“不介意不介意。”

    “谢谢。不过男人呢,经常爱口是心非,口头说着不介意,等到日后生活在一起了,就越来越较劲,越来越计较了呢。”

    张奎脸有点红,气有点粗:“那你放心,我说不介意就不会再提,谁没有过去呢,我们活在当下,又没活在过去。太过纠结过去的人,不会有幸福。”

    “谢谢你,你真的回答真的让我意外。可是还真是有人没有过去的。”

    “那是谁?”

    “你啊。你就单纯得像一张白纸,没有过去。”

    “我怎么可能没有过去,那我怎么长大的?”张奎笑着反驳了一句。

    在这种相亲的场合,他唯一的优势反而是眼瞎了。因为一般男人见到心仪的对象会变得紧张,说不出话来,越想表现自己越显得拙劣。可是他没有这个问题,加之他平常就靠一张嘴混饭吃的,所以算得上是应答自如。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啦。”

    “呵呵,那只是我的命。如果不是我眼瞎了,想必也交了好几任女朋友了吧。”

    胡璐璐虽然年纪大,但是噘嘴的样子挺萌的:“难道交几任女朋友是什么好事么?难道从一而终就是什么可悲的事情吗?”

    张奎有点受惊,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刚刚这胡璐璐还说自己有上不了台面的过去,那意思还不明显,不就是说自己有几段过去感情烂尾楼么?可是现在就在吹嘘什么从一而终了呢。

    正想着,胡璐璐说了:“我找你,不讳言地说,你空白的过去,也是加了很多分的。”

    张奎有点勉强地笑了笑:“那我也不讳言地说,如果可以,我早就恋爱了。歌德说,‘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女子不怀春?’这可不是什么龌龊的事儿,关键是你心胸要放宽广一些,不然就算我现在没有过去,那也不代表未来一点都不让你膈应的哦。”

    听张奎这么说,胡璐璐一阵阵轻笑,那声音好似银铃一般。

    吴雪听着,面露杀机:“这女人笑都笑得这么可恶,有一股浪劲儿。”

    说真的,石一宁开始有点同意吴雪了,只是他很悲哀地想:“咱们局外人清醒着有什么用呢,就冲这笑声,张奎非着了魔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