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53章 外位面语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进了门,曾富强老伴领大家去了书房。

    这房子是四室两厅的格局,书房是最小的一间,不过布置得古色古香,香炉里还点着檀香,木地板上有八卦蒲团,他就坐在蒲团之上,非常标准的双盘跏跌坐,一看就是有多年功力的,坐得四平八稳,含胸拔背,人也放松。

    只见他似笑非笑,嘴中念念有词,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精准地送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石一宁很有耐心地坐在曾富强的身边,一直听了半个小时,其间连身都没起,那叫一个全神贯注。

    老黎见了十分诧异,觉得他实在太牛了,实在谜一般的牛,这么生僻的语言,他都能听懂吗?

    “怎么样?是什么意思?”

    老黎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老丁也伸起了耳朵来听。

    石一宁竖起食指在嘴上,嘘了两人,然后拿出手机来,用录音功能把曾富强说的东西从头到尾给录了下来,然后又确认了一遍,这才起身把手机收了起来。

    指了指门口,意思先出去再说。

    回到客厅,老黎再问:“怎么样?听懂了没有?”

    石一宁若有所思地说:“从音律的阴阳顿挫来讲,这绝对不是中国汉语,不过是哪国的语言呢?我虽然只有初中毕业的学识水平,但是通过综艺和影视剧,粗通英、俄、日、韩、泰以及阿拉伯语,而根据我的辨认,曾富强说的话,绝对不属于这任何一国。”

    老丁忍不住啐道:“小石,你这不是废话吗?看你那样子,我还以为你听懂了,敢情你也什么门道都没听出来?”

    石一宁白了他一眼:“一定要听懂才算听出门道?虽然我没听懂,但我算是听明白了,他这是反复念一段内容,大约3分钟左右就会从头再念一遍,所以我刚刚录了6分钟,为了以防万一,我是录了两遍。”

    老丁点了点头,录下证据这是肯定需要的,可是他始终觉得这个曾富强是瞎几把扯淡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动过要记录下来的念头,而且他念的那鬼经,听着毫无头绪,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记录,到哪里算停止。

    上一次老丁问曾富强这些鬼话到底有什么含义,然而曾富强也不知道其中的意思,就知道那些话语直接从脑子里流过,浑然天成,但是潜意识里是知道这个是末日救世的宝典,或者扯得科幻些是末日求生指南。

    当然关于这个,三人都觉得纯属扯淡,应该是曾富强臆测的,或者是幻想出来的某种所谓的“宇宙语言”。

    但是要想做出最后的判断,却是非常困难,因为曾富强一口咬定是某种带着秘语的救世宝典,可是他自己都没法解读,这就是一个死局。

    而石一宁对于这件事,有自己的判断,他认为这应该不是曾富强臆造的某种语言,而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其音律节奏,都符合语言的特征,而且这种语言听起来还非常悦耳,念起来朗朗上口,所以据此他判断,这曾富强应该在某些偏远的地方呆过,懂得一些非常生僻的方言。

    对于他的说法,另外两人也表示认同。

    石一宁问曾富强的老婆:“大爷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在乡村里当过知青呢?”

    “没有,他三代贫农,哪里要当什么知青?”

    “那他以前是不是在外地待过一段,或者做过什么生意?”

    “也没有。他八零年进了乡供电所,后来调进了电力局,没去过外地。”

    石一宁有点无奈:“那有没有去一些很偏的地方旅游过?”

    “没有,他去旅游,都跟我一起的。现在哪里还有很偏的地方来旅游啊,前年我们去一个村看杜鹃花,那山上的人啊,比杜鹃花还多呢……”

    石一宁放弃了,那么该如何进一步判断呢,这世上有专门研究方言的专家么?

    石一宁则提出了另外一个取巧的办法:“这视频也不长,我可以发到灵异轮胎去,让好事者帮着传播一下,也许能有所收获也不一定。”

    见两个人默然点头,石一宁问老黎:“你有没有闻到什么不一样的气息?”

    “完全没有啊,那刘平祥的身上还有恶灵之气,可是他的身上,我什么气息都闻不到,就跟正常人一模一样的。”

    “哦……会不会是你感冒鼻塞了?”

    老黎觉得好笑,这小子虽然长了一张又冷又臭的脸,可是内心是个爱扯蛋的人:“我怎么会感冒。倒是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没有,鬼上身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那他只能有一种可能,在码头中的幻术,现在都还没能解除掉。”

    石一宁无奈得很,隐隐觉得有一种巨大的威胁笼罩在自己的头顶,甚至是笼罩在整个红石镇。

    老黎凑近石一宁,悄悄说:“那你要不要试一下,帮他解除掉幻术?”

    “我总觉得他没有中幻术呢。而是藏在潜意识里的某种东西被触动了,自动跳出来了。就像是大洪水来了,诺亚就学会建造方舟了。”石一宁说,同时又努力摇了摇头,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太扯了。

    “试试吧,难道很耗费元气吗?”老黎问。

    “没有,那就试试吧,只是平白无故地吓人一跳,我这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老丁说,“老丁,你作证啊,是老黎让我试的,如果把人吓出了什么毛病,曾老家人找起来,我不负责的。”

    老丁看了看老黎,老黎很果断地点了点头,意思要他放心,他对老黎还是很信任的,也是就对石一宁说:“你尽管试,出事我们兜着。”

    “有担当。”

    石一宁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他之所以不敢轻易用鬼吼,只因为曾富强年纪大了,现在又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中,如果万一被吼成了白痴或者脑溢血,那他就罪过大了。

    但是既然那两家伙已经不知死活地愿意扛下来,他也就没再顾虑太多了,毕竟他的出发点是救人不是害人。

    于是他调动灵力,以灵魂状态冲着那一直在念念有词的曾富强吼了一声,他可以保证,这一次,他只使出了十分之一不到的功力。

    然后那曾富强突然中断了念叨,人就像坐化了一般一动不动了。

    石一宁吃了一惊,睁眼看去,那曾富强居然被吓得生魂出窍,躲在了自己的**后面恐惧地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