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52章 救世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除了钱,那烟酒如果放烟酒回收的礼品店去卖,差不多也能拿回一千块现金,突然一下收入了这么一大笔巨款,按他吃货的性格,应该要叫上张奎去个高级的快餐厅胡吃海喝一顿。

    可是他想了半天,居然没有去,而是喝了一杯清水,压了压急着花钱的燥火,然后偷偷去了苗晨欣的家里。

    石一宁送了三千块到苗晨欣家里,并且给她买了添加了维生素A的高钙学生牛奶。不知不觉他有点自动代入家长的身份了。

    他还有留言:交学费和本月的生活费。剩下的钱,你随便造,天气转凉了,我觉得买几件秋装是可以的。虽然天气凉了,但是最近经济回暖,赚钱变得容易了,所以你不必担心钱的问题。

    附注:不要有心理压力,我这不是包养你,是投资。记住,要还的,按余额宝利率计算。别怪叔心黑,这只是生意。

    然后他回到家,没再感觉口袋里的钱在跳,躁动的心也渐渐平和下来,然后就盘膝坐在床上,继续行那般若息的功夫。

    通过这次的事情,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哪行哪业,高手赚钱总是来得快些。

    第二天,他请了张奎早餐,在兰州拉面馆。

    拉面、炸酱面、肉夹馍是标配,每人来一份标配,出门还买了一个酸奶,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又健康。

    石一宁准备去菜市场,今天中午还是在张奎家吃,不过菜由他来采购。

    张奎给了他五十元,被他否了:“五十元能买啥?今天吃丰盛点,剁椒鱼头、血浆鸭、小黄牛肉炒芹菜,给你个机会,你也出个菜。到时候再整一箱冰镇啤酒,咱们比比谁的肾好,看谁跑厕所的次数多……”

    张奎一棍扫向他的下三路:“什么时候学会铺张浪费了?就我们两个吃饭,搞那么多菜什么意思?我知道你最近是赚了点钱,可也不用就那么胡乱花了吧?”

    “你没读过李白的《将进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做人要么饿着,要么就挥霍,畏畏缩缩地活着没意思。”

    “瞧把你嘚瑟的,就不留点老婆本?看兄台也是适婚年龄了,要不要我给你算算,看看你啥时候动婚姻?”

    石一宁更加不可一世:“哥的女人,要么有钱,要么不要钱,反正都轮不到哥出钱,要什么老婆本?”

    张奎大笑:“瞧你那不要脸的样子。”

    “哥脸这么帅,怎么舍得不要啊。”

    “呼——”

    张奎的棍子又扫过来了,这次专打脸。

    ……

    令张奎意外的是,中午石一宁还真的把数出来的那些菜全部整出来了,外加一箱啤酒。

    浪费啊浪费,张奎一边胡吃海喝,吃到了人生巅峰,一边痛心疾首地说:“早知道今天早餐不吃那么饱了。”

    两人才各自吹完一瓶啤酒,石一宁的电话响起来了,那来电铃声居然是那么的怀旧:《送战友》。

    话说以前石一宁不是这个铃声的,自从接了搜魂簙,他就改成这个铃声了,他不懂得诵经超度,只能放个铃声来送别了。

    电话是老黎打来的,说是找到人了,现在开车过来接他。

    石一宁知道他没有吃午餐,就让他过来一起吃点,老黎说老丁也在,石一宁没好气地说:“废话什么,都来啊。”

    于是五分钟过后,老黎带着老丁也来了。

    张奎家采光一般,所以桌子摆在阳台上,正对着门前的河,认真计较起来那也是江景楼,风景不错的。

    看到满桌子的菜,老丁感慨:“你这生活很阳光啊。”

    石一宁说:“老丁,你可别瞧不起咱老街破破烂烂的,虽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阳光。你们住新城区的,一个个住在鸽子笼里,出门只见楼房不见阳光,有什么好的?”

    老黎喝了一杯啤酒,吃了几口菜,这才说:“小石啊,我们马不停蹄的,把码头那些人都摸排了一个遍,目前只有一个精神有点不对劲。”

    石一宁举手挡住了他的话头:“不要说了,咱们饭桌上不谈事,容易影响消化知道不?有啥事咱们吃了再说。”

    老黎话才开了个头就被堵住了,有点憋闷,可是既然石一宁这么说了,也就和着一口酒咽了下去,四个人凑成一桌,吃了个觥筹交错和和美美。

    吃完之后,三人出了张奎家,老丁开车,满嘴的酒气,酒驾不酒驾的居然被无视了。

    车开到新城平安小区电力局家属楼,路上老黎先将情况跟石一宁大致介绍了一下。

    这人叫曾富强,年龄六十二,做法事的时候,他跟着那些大和尚在诵经。

    曾富强其实不是和尚,是电力局退休的职工,但是喜欢这些宗教神秘学,**十年代的“大气功”时代,他就练过很多种气功,据说出了些什么“功能”,但是随着气功的没落,也没再提了。

    再后来就是喜欢看佛经,学净土宗,这次就跟着那些人去码头诵经,挂着和尚的名,其实并未皈依。

    平常在家也是不忌荤腥的,所以连居士也算不上,最多就是宗教经典爱好者而已。

    他在码头的时候也中过幻术,但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没弄出什么动静来,也没人留心他。回家之后,人就变得有些怪异了,嘴里总是叨叨个不停,声音还不小,并不避人,只是没人能听到他叨咕什么。

    以前念的是佛经,什么“无人相,无我相”之类的,毕竟还是汉语,可是这一次他用的是一种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问他叨叨什么,只是神秘地笑,老婆逼得急了,他才悄悄说:“这是末日的救世经,我也不懂,但是我要记下来,念给所有人听,等有人能听懂了,就能拯救众生了。”

    三人进了曾家,还别说,这曾富强虽然六十多岁了,住得还不错,至少那家里的装修,跟石一宁的家比,那是相差了至少二十年啊。电力部门的职工,日子过得果然滋润很多。

    进了门,是曾富强老伴开的门,他老婆是胖得看不到自己的脚尖的那种,脸色看起来红润,一看就是高血压顶上去的。见到老黎和老丁,很友好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将人请了进去。

    三人本来喝了酒,又走了一段路,现在恰好是“秋剥皮”的时候,所以都有点燥热,进屋之后立刻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

    石一宁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老黎,感觉到一股阴气没有?你鼻子灵,有什么发现?”

    老黎摇了摇头,然后憋出了一句:“哪有什么阴寒之气,曾老的老伴胖,怕热,家里开了空调。”

    石一宁丝毫不尴尬地“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