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51章 斩获颇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一宁待乐嘉兴安静了下来,他看着云芳,征询道:“说说吧,为什么要对付一个少不更事的学生呢?”

    云芳自然不发声,她能够将意思通过特殊的方式告诉石一宁,就像他帮陈秋林的那次一样。

    “他虽然只是学生,但是心地之坏,跟地痞流氓没什么区别,他就是个坏胚子,现在年轻还好,等到长大了,还不知道坏成什么样。”

    看着云芳幻化出来的激愤表情,石一宁若有所思:“未来的事,未来再说嘛,你现在防微杜渐的,那岂不是做了好人,还不如放任自流,等到他恶贯满盈了,直接一锅烩,那岂不是更好?”

    云芳琢磨半天也不明白他的意思,干脆就把话挑明了:“这事你就别管了,而且这事别人可以管,就你不能管!”

    “怎么说?”

    “你以为我闲着没事要对付他啊,他是意图对苗晨欣不轨!自作孽不可活!”

    石一宁其实早就猜到了这一层,因此他没有云芳那么激愤,反而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那这么说起来,你现在成为丫头的保护神了?”

    云芳哼了一句,没吱声。

    石一宁却警告她:“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敢对她不利,我会让你灰飞烟灭。”

    听了石一宁的这句话,周姐感动得涕泪横流,这非亲非故的,石道长实在太仗义了,这狠话撂的,那叫一个掷地有声啊。

    云芳却再次哼了一声:“我们女孩子的事,你别管。我如果想对她不利,还用等到你来发现吗?”

    石一宁略有些别扭地瞥了她一眼,心中暗道:就你这一百岁的老妖怪,还敢说自己是女孩子?

    “那么挑明了说吧,我知道你也不能老占着这具身体吧,你准备做到什么程度?给我一个期限。”

    “他居然敢动苗晨欣的坏心思,我自然要让他吃尽苦头,留下深刻的教训,然后一辈子看到苗晨欣就怕!如果说期限,我想,我还要折磨他三天!”

    石一宁霍然站了起来,愤怒到了极点:“不行!绝对不行!我只能容忍你七天!就这么说定了,你还可以在这里盘桓七天!多一秒都不行!七天之后你还不走,到时候别怪我亲自来拘你!”

    云芳虽然有一张少女的脸,但是稚嫩的脸后面是一颗活了百年的心,就算人情再不通达,她也大致明白石一宁的意思了。

    她轻笑道:“看来我们是一伙的了,可是你也太能装了。刚刚怎么不早说,早说的话,我想折磨他一个月!”

    石一宁眨了眨眼:“你当真?”

    “不当真,你以为好玩啊。好吧,本来我都只能坚持三天了,你一句话,我再坚持七天吧。”

    “别搞得我好像占了你什么便宜似的,那就这样吧。”

    说完之后,他站了起来,然后那乐嘉兴再次狗格附体,跪爬过来,抱着他的小腿玩命地舔他的鞋子。

    见自己的儿子再次发病,周姐苦苦哀求起来:“石道长,你能不能再跟她好好说说,别七天了,现在就走好不好?”

    石一宁一脚踢开乐嘉兴,然后起身到了客厅,很严肃地说:“这是你孩子的因果!”

    说完这句,他咯噔了一下,心里暗啐了一句:“我呸!这天下什么难解的事怎么归到因果上去就那么溜呢。”

    他重新整理了一下心绪,然后说:“周姐,不是我说你,你这孩子,种下了许多的恶业,这次邪祟上身,就是报应来了,幸好这一次还不足以致命,所以也还有得商量。如果以后再不收敛,就算我来也无济于事了。”

    周姐木然听着,可能想到自己平时的宠溺,这孩子确实是有点飞扬跋扈了,可能是得罪了什么神灵,所以她又问:“我家孩子是不是得罪了一只狗鬼?”

    石一宁想到乐嘉兴学狗的样子,觉得她有这个联想也很正常啊,可是他正在想云芳为什么让他学狗的时候,那乐嘉兴突然推开卧室门,不但冲着他们走起鸭子步,还“嘎嘎嘎嘎”地学起鸭子叫来。

    石一宁叹了一口气:“好了,别闹了,你去卧室呆着,大人说话呢,真不懂事。”

    他这话就跟圣旨似的,乐嘉兴居然真的迈着鸭子步回到了卧室中去了。

    石一宁警告周姐说:“看到没?不要乱说话,再乱说话,他学老鼠把你家的家具全给啃破了你信不信?”

    话音甫落,卧室里居然传来了“咔咔咔”地啃咬床脚的声音。

    周姐脸都吓白了:“石道长,你大恩大德啊,还是让他学狗算了。”

    石一宁提高了音量:“别闹了啊,不然我就要强行镇压你了。”

    经过这一通吓,周姐什么都不敢说了,一边口头感谢石一宁,一边抽空进了里屋,没多久拎了一个包出来,里面有酒有烟,酒是五粮液,烟是软中华,石一宁正在计算着能换多少钱,却被周姐拉到边上。

    周姐几乎是挨着他的耳朵轻声问:“石道长,如果可以直接镇压,那你就直接镇压了吧,这个红包你拿着,是你的辛苦费。如果你现在镇压了,我再给你封个大的。”

    石一宁捏了捏那红包,很痛恨自己跟钱打交道少,硬是估算不出里面是多少钱。

    看在钱的份上,他还是立马翻脸了:“马上镇压就不需要承担因果了吗?你知道马上镇压的后果吗?你的儿子,很可能从此成为一个植物人!我那么说是吓唬那邪物的,你当真以为她没有一拍两散的手段?”

    周姐脸被吓得煞白:“我的个娘呢,石道长,您就轻点声吧,这要让她听见了,我儿子的命就没了啊。”

    “你知道就好。要想这种事情不再发生,你就得好好教育好自己的儿子,不然的话,这邪祟还得来。而且来一次,你儿子的阳寿就要折损一次,这话别人我一般都不说。”

    于是周姐对石一宁千恩万谢的,还亲自和那青年一起送石一宁回了家。

    石一宁回到家,第一时间是数钱啊,那钱用一个纸带捆了的,抽掉带子,吐了口唾沫,然后开始了细致入微地数钱工作,虽然没有数到手抽筋,但也破了他平生以来的数钱记录,数到一万块到头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以前银行取钱的时候,就是满一万用个纸带绑扎的,说明这一万块就是周姐从银行取出来没动过的,根本不需要数!

    一念至此,他觉得自己刚刚数钱的样子好傻啊,嗯,于是他决定再数一次过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