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45章 认怂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奎因为眼瞎着的,一直都不知道场上发生了什么,但是通过身边的人的碎碎嘴,他也算是听明白了。

    他没想到石一宁居然能够直接请来冥差,这事情可太大条了,在他的心里,石一宁只能算是半个“道界”人士,虽然知道有神鬼存在,但是不敬神鬼,原来这小子是扮猪吃老虎,一直有隐藏身份的啊。

    老黎最先来到石一宁的身边,问了一句大家都想问的:“小石,你居然能够请来冥差啊,那是咋回事呢?”

    虽然他这种问话的方式很不礼貌,但是每个人都伸长了耳朵,很期待石一宁的回答。

    石一宁正在行般若息如饥似渴地吸收那破碎的灵力,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好的事情,如果不及时吸收掉这些灵力,就会浪费掉。就像人吃饭,一顿吃三碗,如果消化力不够,还是只能吸收一碗的营养。

    所以虽然他知道如果不理老黎,有点不太好,但是也强行按捺住自己说话的冲动,继续打坐。

    老黎见他自顾打坐没有理会他,顿时有点脸上挂不住。

    但是石泉此时却帮石一宁说了一句话:“刚刚请冥差,他消耗太大,等他缓口气再说吧。”

    对于他这个说法,鬼骨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可是亲眼目睹了石一宁请冥差的全过程,就那小学生背书的模样,也能消耗多大的精力?

    但是石泉说了那一句,除了鬼骨,别的人都信了,一个个屏息静气,静待石一宁恢复元气。

    一直打了半个小时,将那些灵力差不多都吸收完了。这一次,他获益很大,灵力对灵魂和**的滋养作用非常大。他吸收鬼仙指骨的灵力,虽然精纯,但是进步缓慢,那能量终究也只有那么多。

    而这厉鬼的灵力,虽然没那么精纯,但是量很大,瞬间漫灌,承受冲击是一方面,但是也能因此大大提高他融合速度,或者换句话说,就是消化和吸收的能力。

    石一宁终于睁开眼,那一瞬间,眼中闪过一丝诡秘的精光,鬼骨看在眼里,心中悚然。

    石一宁站起身来,对老黎说:“别高看我,我不是他们的领导,你们不可想歪了,我只是帮他们做点事,他们给我发了点福利,就这么简单。”

    简单么?可是大家觉得一点都不简单呢。

    他越是说得这么谦虚,越是让大家觉得高深莫测。

    特别是鬼骨,他是亲眼看到石一宁请神念咒的态度的,那样子,不像领导召唤小弟么?只不过是电话号码比较长而已。

    ……

    这边事情刚刚平息了一点,花猫马上想起外交了,他走到石一宁的身边,递了一根中华,说:“兄弟,怎么称呼?”

    “石一宁。对不起,我戒了。”对于男人来说,推烟是不礼貌的,说戒了那甚至就有点傲气了。

    “哦,呵呵,戒了好。平常都没怎么见着你啊,外地的么?”花猫很热情,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本地人,就住老街。”

    “啊?住老街的?那倒是少礼了,那你应该认识我吧。”

    石一宁看着他突然有点点得意的脸,心想你这优越感哪里来的呢?

    “不认识啊。准确地说,前几天听说过你的名字,昨天才第一次见过你。周老板,我看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的事吧,刚刚你杀了人,这在场的人可都是见证者。”

    说到这里,他还斜眼看了看老黎说:“老黎,听说你的堂兄是公安局长,这事你敢包庇下来吗?”

    这话诛心啊,老黎哭笑不得,这干嘛呢,为何要拉他下水,照理这花猫涉黑,早就应该逮起来了,可是他已经洗白很多年了,人家现在是富甲一方的地产老板,名下房产十几处,市里、省城都有买房,要翻他的旧账可是很不容易的。

    至于刚刚他杀人的事,其实是被幻术所害的,这一点他是心知肚明的,可是谁能信呢?而且石一宁这么问,他根本就没法回答,因为怎么回答都是错啊。

    所以他干脆不吱声了,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这一次,他算是倒霉透了,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小心思,伤了石泉师兄。虽然是中了幻术,但是如果自己没那个心,就不会中那个套。

    关于这一点,他清楚,石泉同样心知肚明,只是不想说穿了大家难堪而已。

    要知道,石泉的地位可比他高得多了,如果日后成为掌门,把他清理了门户都是有可能的。

    花猫见石一宁好像对自己很不友好,脸慢慢阴沉了下来:“石兄弟,是不是我以前开罪过你?如果是的话……”

    石一宁打断了他:“你记性不太好,我不是说了,昨天夜里我才第一次见到你,那你怎么可能以前就得罪我呢?”

    “可是我看石兄弟你好像对我很不友好呢。”

    “你现在不需要关注是不是得罪了我,你得罪的那个鬼,那才是最要命的。”石一宁不无讽刺地说。

    花猫听他这么说,眼里闪过了一丝戾色。

    但是石一宁根本就没在意他,这一次,他相信花猫已经没有了翻身的机会了,在他看来,这人反正会有恶果等着,早死比晚死更好,可以少受点罪,他也算是积阴德了,虽然搜魂簙不发这个阴德值,但总人不能总想着动步生财的,偶尔也得做点公益,这样精神会舒畅些。

    周小珂见自己的父亲吃瘪,居然有了一丝快意,这些年她见多了对自己父亲唯唯诺诺的违心奉承,现在突然见到石一宁这样硬骨头,她感觉心里流过了一缕清流。

    石一宁不是刻意要树敌,只是他从不信所谓的委屈就可以求全,软弱就可以苟且,恰恰相反,那些痞子们,天生就爱欺负弱小,因为犯罪成本低啊,你如果将自己修得满身是刺,他敢碰一个试试。

    所以花猫虽然恼羞成怒,可是他还真不敢对石一宁怎么样。

    花猫用征询地目光望向鬼骨:“兄弟,今天这事已经闹得这步田地了,看来那死鬼也不敢现身了,不如我们先走一步吧。”

    鬼骨没看他,斜眼看着天空,淡淡地说:“不能走,等天亮吧。”

    “什么?这鬼不是已经被收了?”花猫瞪圆了眼珠子,如果事情还没完,他心里也发毛了。

    相比一开始的强势,他现在已经有点胆怯了,因为他以为现在在场最强的不是鬼骨,而是石一宁,石一宁对他又没什么好感,甚至都有一点点的仇恨度,这让他就很不安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但问题是,他的主心骨,鬼骨居然告诉他,不能离开,至少要等到天亮。

    他凑近鬼骨,悄声问:“天亮你确定能走?”

    “不确定。但是几率大一些。”

    “到底怎么回事?这外面藏着什么怪物?不就是几只鬼吗?就凭你的本事,还能怕鬼?”

    鬼骨瞥了他一眼:“照你的意思,我是吃定鬼了?就算那姓石的,都不敢说这样的大话吧。鬼是那么可以轻松杀的吗?要知道,能够逗留人间的鬼物,比起人来,他们应该属于进化体。”

    花猫可不懂他的什么进化体,他只想离开:“兄弟,你带我走,原先答应你的酬劳再翻一倍!”

    鬼骨咧嘴笑了:“可以。但是时间只能由我定,现在只能呆着,哪里都不能去。”

    花猫无奈,只能悻悻然坐在周小珂的身边,想了想,说:“小珂,待会我走的时候,你跟我一起走。”

    “……”周小珂没理会他。

    这孩子,小时候的心理阴影还是有点大的,虽然讨厌这个父亲,但是却也不敢太反抗,只能用沉默来应对,这点跟她母亲一样的。

    小时候她天生就能感觉到一些神秘的东西,因为年幼不懂事,就直接说了出来,比如说有个叔叔或者姐姐满脸是血跟着花猫,花猫一开始没当回事,可是后来就烦了,因为自从小珂说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他,他就一直很倒霉。

    于是就开始威逼她,不准她说,一说就是耳光伺候,同时因为心里认定她是个丧门星,甚至准备把她送到外地去……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周小珂就不太爱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