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42章 人人自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比起前面三类,他现在更信赖第四类。

    这第四类,就是依靠自己的般若息,进入定境。

    所谓定境,就是前念不生,后念不起,当下托空。

    幻术的根本在于人的妄心,一颗心如顽猴一般,攀援万物,不得宁时。

    如果人进入了定境,杂念不生,那么一切虚幻的东西就会不攻而破了。

    但是这也有一个问题,因为对定境的追求,也是一种执念,定境本身,也有可能成为幻境。佛家说的顽空,就是这种意思,了无生气,枯寂如死,这种定境,本身就是魔。

    不仅是魔,还是最难勘破的魔。

    那么佛家怎么破这顽空呢?需要无上的正念,所以佛家三圣谛是什么?戒、定、慧!

    这定后的大智慧,才是最终极的追寻。

    当然,目前石一宁肯定达不到这个境界,他只能用定境来对抗幻术,但是如果遇上极其高深的幻术,他可能也会堕入顽空之境地,自以为是的迷失在岁月乱流之中。

    同时,用定境来对抗幻境,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局限性,就是必须要有机会让你静坐。

    现在恰好就有这个机会,所以石一宁静静地坐在凳子上,时而出定,时而入定,以一个冷眼旁观者的角色,看着这一出出人间的闹剧。

    其实幻境之中,往往暴露出来的是人心底深处的潜意识,潜意识中的执念越深,越容易中招。

    总的来说,这次的幻术,层次不算深,中招的人,都是那些执念很强的人。换而言之,如果说鬼送葬中死亡的人是有筛选的,那么这些被幻术控制的人,就是上了死亡名单的。

    现场已经死了一人,石泉和花猫也差点火拼,那接下来又会轮到谁呢?

    周小珂一直静静地坐着,居然也无动于衷,可见她的内心并无太强的欲念,心思也比较单纯。

    张奎却中了招,摇摇晃晃的,一直在前面涂涂抹抹的。

    石一宁估计,他是在幻境中有了视力,并且变成了一个擅长于绘画的人……

    同时,他也看透了一点,所谓的鬼送葬响乐,不是什么鬼在敲打弹奏,事实上还是人,就是那些响乐队的人,只是这些人,他们的行为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

    在石一宁的眼睛里,这些人都被鬼附体了,除了张奎。

    上次鬼附体之后,张奎跟师父求了一张护身符在身上。石一宁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但是眼见着石泉那加了万宝天师印的符箓都被烧毁,他这一个护身符却能阻挡住厉鬼上身,不得不说,张奎的师门不简单啊。

    恰在此时,一个让石一宁意想不到的人站了起来,那就是老黎。

    老黎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石泉走去。

    他的手中捏着一块河石,突然兜头就向石泉砸了过去!嘴里还振振有词:“死东西!居然指使我去河里摸石头,你丢了师门重宝,就是该死!你是掌门师兄又怎么了?你犯了错,一样要认罚!你丢了师门重宝,你该死!该死!死!”

    石泉一时不察,被他一石头砸破了脑袋,五岳冠被砸得歪歪斜斜,血从额头流下,面目看起来很是吓人。

    “你是失心疯了!”

    石泉大怒,这个比自己大一轮的师弟,平时都是木讷老实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其锋芒,此时居然仗鬼撑腰对自己动起粗来了。

    他翻身将老黎压在了身下,一时手上也没有称心的兵器,夺过那滚落在地的河石,冲着老黎的脑袋就是一下!

    老黎自然不能不能让他那么结结实实地砸中了,如果砸中了,估计就要开了瓢,因为石泉这含恨的一下,那是倾尽全力的,是真正下了死手的。

    他抬起手臂挡住,河石砸上去,虽然没断,却也痛得够呛。

    老黎发出凄厉的惨叫,但即便是这个时候,他还是没从控制中醒来,张开嘴来,恶狠狠地咬向石泉的手指,那牙齿磨着指骨和肌腱,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听着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周小珂霍地站了起来,腕子一翻,露出一把短刀,那正是石泉送给她的防身之物,此时恰好可以用来对付老黎!

    而几乎在同时,一人突然闪身而出,手里拿着一根长凳,恶狠狠地砸向昏睡中的花猫,此人原本是花猫的小弟,受过他的凌辱,此时终于按捺不住含愤出手!

    鬼骨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突然一伸手,一道白光闪过,那人的咽喉突然被割开,鲜血如喷泉般“呲呲”冒出!

    场面眼看着彻底失控了。

    “吼——”

    一股滔天的凶煞之吼突然在众人的耳边炸响,这声音如此吓人,让人灵魂在刹那间差点从躯体中震出来!

    可是这原本是针对灵魂的攻击,却在关键时刻将所有人从幻术中给吼醒来了。

    老黎松开了口,石泉看着被他骑在胯下的师弟,周小珂悄悄将短刀收了回去。

    只有那被割开咽喉的男子,圆瞪着不甘心的眼睛,倒在地上抽搐。

    而在他的对面,那叫鬼骨的男子,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刚刚杀人的行为,只是拿眼盯着石一宁,一副很忌惮的样子。

    因为刚才石一宁的鬼吼,也深深震动了他,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完全失神,对于高手来说,这一瞬间的失神,足以决定生死!

    而最可怕的是,他不知道对方使用的是什么道法,如果再来一次,他可以肯定,自己,居然,还会中招!

    这幻术并不算特别高,石一宁一声鬼吼破解了幻境之后,暗暗想,看来对方不想大开杀戒,所杀的目标就是那些堕入幻境中的人。

    众人如梦初醒,那鬼送葬的响乐却依然在他们的耳边,只是那声音不再那么大了,彼此也能顺畅交流了,也就是说,他们的耳根其实根本没被封锁,只是堕入了幻境,自我封闭了耳根。

    而奏乐的那些人,他们是被鬼附体的,所以幻境破灭,对他们并无影响。但是石一宁刚才的全力鬼吼,还是震慑到了他们,这些附体之鬼,一边敲打着响乐,一边用怨毒的眼神盯着石一宁。

    石一宁看着这些死灵,惊异地发现,其中有一个人,他居然是认识的,死了大约五年,以前是街上踩三轮送货的,一次被侧翻的大货车给生生压死了。

    这人含冤而死,居然也没去轮回,而是变成了厉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