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41章 迷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泉被抽肿了脸,火辣辣的发烧,他一骨碌爬了起来,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大家都看着他,像看一个怪物似的。

    周小珂的手里没有刀,而是坐在石一宁的旁边,石一宁一脸可恶的镇定。

    花猫身上没有伤口,他还好好的,大砍刀还拎在手里,只不过脸色有点不对劲。

    但是石泉确实是被抽了,抽他的却是鬼骨。

    他被抽的原因很简单,他从法坛上抽了一根令旗,就像泼妇一样冲向了花猫,想拿旗帜去扎他。

    于是作为“雇佣军”,鬼骨自然毫不犹豫地出手了,没动刀子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也就是说,石泉中幻术了。刚刚他想去捻灭那引魂香,事实上,引魂香并没有灭,还燃得好好的,他只是有这个念头,但是走过去的时候,又有了另一层的担忧,担忧花猫会阻止……

    这个念头让他变得软弱,至少他潜意识了里怕了,没那么坚决了,所以就被某个不知名的力量趁虚而入……

    不管如何,作为自以为成名已久的道士,他颜面尽失,被人一巴掌抽得牙齿松动,嘴巴歪斜。

    周小珂站了起来,愤怒地看着鬼骨。她的兜里确实是有刀的,那把刀是石泉送的,给她的时候,石泉说女孩子为保住清白,留把刀傍身是有必要的。

    但是今天他才知道,在潜意识里,周小珂或者他送的那把刀,有时候都是他的刀,借刀杀人的刀。

    人要认清楚自己真的不容易啊。

    事实上,还有更令他意外的事情,当幻术被破,他吃惊地发现,那些盖了万宝天师印的符箓,都被毁了,一个也没能顺利地贴上去,统统化为灰烬了。

    而那喧天的鬼送葬声音也还在,大家已经陷入耳根眼根完全被封闭的状态,听不到,看不远,还走不出去,被禁锢在这码头的方寸之地!

    而那花猫之所以也失魂落魄的,因为他杀人了!而且杀错人了!

    那个被烧的人,根本不是什么纸人,也根本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他的一个小弟,一个关系很亲密的小弟!

    也就是说,那人被他杀了,被石泉用火烧了。但是导致死亡的根本原因是刀伤,而不是那可怜的烧伤。

    因为石泉的三昧神火符,虽然可以助涨火势,但是烧鬼要强一些,烧人就够呛了,何况是一个身上没穿多少可燃物的大活人。

    综上所述,当时中了幻术的人,可不止石泉一个,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其中。

    花猫用哀怨地目光望向鬼骨,他是怪鬼骨为什么不阻止自己杀人。毕竟,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杀人,你总不能去警察局辩解说,自己是中了幻术吧。即使他再拉上这在场的所有人去作证,只怕也没法被采信的。

    鬼骨似乎知道他的意思,却是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事情很明显,鬼骨答应保护他,并且帮助其对付陈秋林,却没有答应阻止他的杀人行为,他要怪鬼骨,在人情上说得过去,在生意上就有点没道理了。

    鬼骨和他,只是生意关系,没有任何交情可言,因此,你幽怨个啥?

    花猫杀人了,在场所有人亲眼所见。

    他是被幻术控制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

    但是他完了,如果不跑路,势必要将牢底坐穿了。

    他此时已经顾不上再诱杀陈秋林了,因为他就算逃脱了陈秋林的纠缠,却也没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他所做的孽,这次要全部清偿了么?

    “我必须要离开这里!”花猫抬起眼睛,看着鬼骨说。

    鬼骨也没能听清楚他说什么,但是看着花猫想要起身离去,他一把抓住了他的膀子,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冒失。

    “可是我再不走,就特么的完蛋了!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我要走!!”

    说着,也不管鬼骨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手持砍刀杀气腾腾地就向码头外走去。

    鬼骨再次出手了,几乎没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但是花猫身子一软,人就歪歪斜斜地倒下了。

    对于失去理智的人来说,昏迷是最好的选择了。

    其实看着昏迷的花猫,很多人都觉得很羡慕,因为他们都处于极度的恐惧当中,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只玻璃瓶封住的蚂蚁,从此再也没法爬出去了,如果能昏迷过去,一了百了,把这棘手的场面交给高手们来处理,那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了。

    石一宁看在眼里,他深知鬼骨其实是在场最让人看不透的高手,既然鬼骨都觉得出去不是好的选择,那就绝对是正确的。

    他看了看天空,浓雾弥漫,能见度不超过十米,他不知道浓雾外有多少妖魔鬼怪,但是他隐隐觉得,在场这些人,有很多是上了死亡榜的。

    谁死谁活,这个时候就不由八字说了算了。

    刚刚那花猫的处境,可以说是报应;但是报应向来就是偶然中的必然,一切都说不定的。

    比如现在,谁敢说,这在场的这些人,人人都是该死的呢?

    就说周小珂,多么可怜的一个小女孩,父亲是强奸犯、混混头目,她从小因为能够感知一些莫名的东西反而被嫌弃殴打,拜了个师父本来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其实还是难逃被利用的命运。

    那她又有什么必死的因缘?上一世种的恶果?那纯粹是瞎**扯蛋。

    如果转世重生都不能抹去上一世的痕迹,那何必推倒重来,完全没有道理。

    石一宁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从这些貌似不重要的哲学泥沼里拔出腿来,确定了一下现在的目标:

    破幻!

    其实破幻的根本还是要先从自己的内心下手,那就是破妄!

    刚刚石泉之所以会中了幻术,并且生出那么多的事端,就是因为一颗妄心不安。

    而花猫之所以会杀人,那是因为他本身的杀心很重。

    这鬼送葬的响乐刚刚之所以突然会变弱,并非是本身变弱,而是众人都有这个念头,于是就再次着了道。

    现实和幻境,本身就是相互渗透的,如果深入深层次的幻境,时空规则都发生改变,可能就会产生黄粱一梦的特殊感觉。

    石一宁搜过资料,再结合自己的经验,总结了一下破除幻术的办法:

    第一类,自残类。比如撕咬自己、憋气,他以前也用过,对于比较简单、比较浅的幻术有效,层次深的幻术,你都能进入幻中梦,幻境中睡觉做梦,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第二类,借助特定物品。比如《盗梦空间》那样的陀螺,陀螺如果停不了,是梦,能停下来,是现实。事实证明是然并卵的逻辑。

    第三类,观察类。举例来说,就是通过一些细节的观察,来找到超现实的迹象,从而证明是幻境。这个依然容易被欺骗。

    这三类,基本上都已经被石一宁放弃了,因为感觉只能做排除法,不能完全依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