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34章 被窝里抱着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一宁捏着手中的玉瓶,打开了一看,发现里面是一根不到两公分的指骨,莹白的颜色,散发出丰沛的灵力,吸一口神清气爽,吸两口赛过神仙。好东西啊,有这东西相助,以后练般若息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只不过他才打开没多久,周围就隐隐传来各种窸窣的声音,看来这指骨不能随便露白啊,不然被鬼物发现了,发挥蚂蚁啃象的精神,他也不好过。

    同时呢,他也发现了一件妙事,这指骨不仅是修炼的辅助,而且还可以钓鱼执法啊。这东西拿出来,那些孤魂野鬼,不上赶着来飞蛾扑火么?

    不过他目前对捕捉鬼魂积累阴德这件事兴致不高,原因很简单,那残魂并没有给他硬性的指标,没有说要他一年或者一月必须打卡多少次,那他消极怠工也不奇怪了。

    他将玉瓶收了起来,收进腰带袋里。前些天因为感觉夏天带东西不方便,他去网上耗费了大几十块钱,买了个运动腰带,里面有一主两副三个口袋,可以装杂物。

    现在他刚好用上,将那玉瓶丢进去放主仓里,T恤放下,从外面丝毫看不出什么来,方便又隐形,实在是好东西。

    他也不想回去码头看他们的热闹了,毕竟正主儿都离开了,今天夜里也不会有什么事了。至于花猫,只怕还能逍遥一阵子,因为陈秋林受此一劫,要想恢复过来,只怕日子还长着呢。

    只不过他不能不顾兄弟啊,偷偷给张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先回家休息了,明天再打卡上班。

    接到电话张奎先没有说话,只是低声说:“你等会啊,不要挂,我待会跟你说话。”

    然后就听到他噗哧噗哧的呼吸声,估计是要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大约过了分把钟,才听到他说话:“宁哥,瞧把你能的,刚才你追着一个妖物去了?”

    “嗯?怎么?他们说啥了?你神神秘秘的干嘛?”石一宁一心要A了这鬼仙指骨,自然要问一问了。

    其实他根本不算A,原因很简单,这鬼仙指骨原来属于石泉没错,可是他自己没本事,眼睁睁看着那狸猫给叼走了,现在自己抢了回来,这一倒手,自然就该属于他。

    “说啥了?还能说啥?那个石泉大发雷霆,骂老黎,怎么带了个这么不知死活的东西来。那妖物是能追的吗?追上去肯定是凶多吉少。这要是出个事,他这雇主可就倒霉了,弄不好还要赔几十万。”

    “哦,那照你说的,他们都以为我挂了?”石一宁心中乐开了花,没想到自己这一跑,还成了永垂不朽的人物了。

    “可不是吗?都以为你跑出去就回不来了。可是我给你算过命,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14岁有一个劫,跳过之后长命百岁啊。”张奎偷笑道,“所以我绝对不信你会出事。”

    “那你哭什么?还那么大声地嚎。”石一宁说。

    张奎一怔:“你咋知道我哭了?又咋知道我嚎了?你刚刚就躲在这附近?”

    “你嗓音都哭哑了我能不知道?看看,关键时刻,你对自己的相术还是不那么自信的吧,如果真觉得我能长命百岁,你嚎个毛线啊。”

    张奎恼:“你还好意思说?我长这么大,我爹死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嚎过,以后我死了,你也得这个规格。”

    “你可没那么容易死,祸害遗千年不知道?而且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会嚎的,不过我可以花钱请人嚎,放心,规格一定小不了。”

    “我靠……说真的,刚刚你有没有遇到危险?”张奎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有。能有什么,追一只黄鼠狼而已,还能追出只猛鬼来?”

    “追上了?”

    “没有。”石一宁觉得,这种事情,张奎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时候,你都不用揣怀里,就算你知道宝贝的消息,那都会惹来祸端。

    “对了,你那边没事了吧?”

    张奎说:“没事啊。只不过那个石泉道长很生气,就像一条斗败的恶狗一样,见人就骂,他那宝贝女徒弟都被骂哭了。妈的,这个石泉真威风,那花猫在我们这地界多牛X,可是被他训孙子似的,居然也不敢怼一句。”

    石一宁心里暗想,他敢顶嘴?如果陈秋林来了,谁去帮他挡着?他还要不要睡一个安稳觉了?

    同时他也知道石泉为什么会恼羞成怒,第一,他没有能够镇压了陈秋林,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自然窝火;第二,他师门至宝鬼仙指骨丢了,这等于是在他的心头剜了一刀,想必挺痛的。

    石一宁想着一点都不同情,感觉还挺爽快的,这个牛鼻子老道,自以为是,握个手还嫌自己没资格,咋样?现在你的宝贝就被老子给收了,你就哭去吧。

    想到这里,他对张奎说:“你还想玩乐器就继续玩着,我反正是睡觉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又可以领新的工资了,这日子,幸福来得太快了啊。”

    张奎不知道他小子兴奋什么劲,他可是靠瞎蒙为生的:“宁哥,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老道那个宝贝被你捡到了?吓得你现在都不敢冒头了,想回家钻被窝里抱着偷乐去了?”

    艹!石一宁觉得那句话真没说错,只有朋友给的那一刀,才能精准命中心窝,因为有够了解啊。

    想了想,他觉得不能用平时的态度来应对,否则张奎这瞎子绝对会更来劲,他要反着来,平时会有什么反应,这次就必须反着来。

    因此他平心静气地说:“奎子,那瓶子我是捡到了,里面装了一颗夜明珠,从此我晚上可以不用亮灯了,可以省好些电费啊。本来想送你来着,可是转念一想你的眼睛,那你也用不着,所以我还是自己拿着,以后省出来的电费咱用来改善生活好了……”

    “滚犊子!”张奎愤愤然挂了电话。

    石一宁一声轻笑:“奎子,你个死神棍,还想跟我玩,嫩了点你。”

    他直接溜回了自己的家,门窗紧闭,也不怕什么闷热了,用床单蒙着脑袋,将那玉瓶拿出来,看了又看,闻了又闻,一边乐一边嘀咕:“呀,果然能自行发光啊,嗯,虽然是块骨头,可是居然有香味儿,这清爽劲儿,够味!虽然是个鬼,但是带个仙字果然就不一样啊,连骨头都这么牛叉,啧啧啧……”

    那副模样,跟张奎给他设计的剧情完全一样。

    不服不行啊,这可真的是知他者,老街张奎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