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33章 看哥逆转天意如翻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秋林话说得非常硬,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激愤,而且是逼迫着石一宁没有了退路。

    石一宁皱起了眉头:“你不要说这种决绝的话,你表现给谁看呢?我吗?我是不会心疼你的。活了几十年的大男人了,怎么的,搞得悲悲壮壮的,就能解决问题了?你自灰飞烟灭,你自化为齑粉,谁来替你惋惜?你的爱人对此一无所知,还跟仇人生活在一起,这是寻死寻活就可以改变的吗?”

    陈秋林愕然,他没想到石一宁会这么说。

    云芳盯着石一宁,她有点意外,这个男人,他可是个人呢,怎么比鬼还要心硬呢?

    世人都觉得鬼可怕,无非是因为鬼魂对世人的阳气和灵力有无法抗拒的贪求罢了,这跟活人对钱权的**没有什么区别。除此之外,就算是背负仇恨的恶鬼,都是可以讲道理的,毕竟鬼,也曾经是人,也有是非观念。

    “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真要请出冥差来么?”云芳有点担忧地问道。

    石一宁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一块钱的硬币来:“一面菊花,一面国徽,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让天意来决定吧。你选,如果中了算你赢,我可以放过你。”

    “你……”

    云芳觉得这男人无可理喻。

    陈秋林一拍胸膛,差点把自己那点魂力给拍散了:“我赌!我选菊花,我还是选菊花!”

    云芳有点看不下去了:“你们男人真是好赌啊,有这个必要吗?”

    “有!云姐,他说得很对,我们非亲非故,他为什么要放过我?道义么?这世上还有什么道义可言?而且人鬼殊途,他们活人又怎么会跟我们讲道义?能给我一搏的机会,那就足够了!”陈秋林好像是突然觉悟了。

    石一宁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嗯,果然菊花是你的真爱,爱了二十多年了,已经是老菊花了你还没忘情。看好了,我很公正的,绝对不玩什么花样。”

    说着他用拇指一弹,那硬币在空中翻滚,在月光下闪耀着亮白的光芒。

    那一刻也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然后硬币落在了地上,仔细一看,嗯,国徽!

    造化弄人啊,花猫选的是国徽,迟到了二十年!

    而陈秋林以为菊花是他的幸运花,但是这一次事与愿违了。

    当年他们都说过要替对方顶罪的话,花猫毋庸置疑是谎言,但是陈秋林就是完全甘愿的么?他在选菊花或者国徽的那一瞬间,还是希望自己能赢的吧,人心,永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话一贯可以说得漂亮,心总是沉默不言,隔着肚皮,永难猜测。

    这一次陈秋林的运气耗尽了,他输了,输在错信运气本身,在他看来,自己命丧黄泉,老天欠他的,那应该在运气上会给他一点补偿,他不信老天会如此没眼。

    但事实告诉他,天意无所谓仁,无所谓不仁,菊花或者国徽,就是个数学概率问题。

    陈秋林是鬼,他没有面如土色一说,但是他摇摇晃晃着,好像马上就要灰飞烟灭了:“天意,都是天意啊!我认了!我认输了!!花猫!来世我再找你清算旧账!!”

    这一刻,他已经丝毫不顾惜自己的魂力,周遭世界变得异常寒冷,依稀有雪丝儿飘零,只是那雪丝儿是红色的,像是鲜血凝结而成的……

    云芳掩面长叹,不忍目睹这一切,她也必须要走了,老实说,她也怕石一宁请的冥差。

    石一宁“哈哈”大笑:“陈秋林,你说什么?你说天意!?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是那么癫狂,一口气笑了一分钟,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云芳和陈秋林都觉得毛骨悚然,这人的笑,怎么这么吓鬼啊。

    石一宁笑着,走过去,捡起那块硬币,举起来对陈秋林说:“你说,这个就是天意么?”

    陈秋林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玩什么花样。

    石一宁将那硬币翻过来,菊花冲着上面,然后还踩了一脚:“那这天意要逆转还是很简单的嘛,哈哈哈哈……如果天意都这么好逆转,那就太爽了啊。麻蛋的,陈秋林,你赢了,你看,我反转了天意,给了你个菊花!你个老菊花,你赢了!还不夹着尾巴给老子滚蛋!”

    陈秋林受惊了,好久才明白了过来,眼中满是感激之情,可是石一宁的癫狂还是很吓鬼的,他瞥了云芳一眼,冲石一宁鞠了一躬,果然化作一道黑影遁走了。

    云芳也给石一宁鞠了一躬,做鬼这么多年,虚情假意看得多,石一宁这样的真情款,她反而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因此她也想尽快溜了,不然容易起鸡皮疙瘩啊,不要质疑,鬼也能起鸡皮疙瘩的,而且还特费灵力。

    “你慢走。”石一宁喊了一句。

    “还有什么吩咐么?”云芳客气多了。

    “吩咐不敢。不过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如果喵丫头有事,那我会动核武器的。”

    云芳目光流转,有点暧昧,张嘴想说什么。

    石一宁赶紧举起右手:“打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的感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就像是我的妹妹,亲滴滴的妹妹,我会守护她,不允许她出任何事。”

    云芳点了点头:“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出事,但是她如果出事,那你要相信一点,一定跟我没有关系。而且,我也会尽量不让她出事的,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

    “嗯……”

    石一宁点头,经历了这一段之后,他倒是相信云芳的话。

    “对了,这个鬼仙指骨,是不是很珍贵的东西?”

    “没错,很难得。对于鬼魂来说,尤其难得,拥有这样一件东西,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云芳不讳言。

    “那你就这么轻易放弃了?我觉得你实力还没全拿出来,真的全拿出来,不是没有一拼的吧。”石一宁追问。

    “珍贵是珍贵,可是对我而言,也没那么珍贵。具体原因就不说了,你也别问了。”

    石一宁点了点头:“嗯嗯,我猜你一定是拥有比鬼仙指骨能力更强大的东西呗,所以也就不稀罕了。”

    云芳窘了,她没想到石一宁看起来像个愣头青,可是有时候漫不经心的,就一语中的了,让人防不胜防。

    她却不知道,石一宁这是跟张奎学的,所谓铁口直断,就是浑水摸鱼,敢猜才会赢。

    石一宁又问:“我记得你是民国元年出生的,到今年也有一百零六岁了吧,你还这么逗留着不肯去轮回转世,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你说,你跟陈秋林一样,也有一段扯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

    “这个……没有。我走了。告辞。”云芳说完化作一溜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速度比陈秋林更快,看得出来,她实在不想跟石一宁再聊下去了。

    石一宁看着她的背影,有点不满:“逃得够快的啊,见鬼似的?我可是人!怎么的?哥又把天给聊死了?太不给面子了,你回来,这次我不问**,专聊诗和远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