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32章 恶徒不死,恶灵不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秋林看着花猫那张诚恳而又有担当的脸,很感动,哽咽道:“大哥,你放心,以后我就把大娘大爷接到我家去住,我有一口吃的,就不让他们饿着。”

    “嗯,秋子,你有这份心就够了。不过他们有我姐照顾着,就不劳你操心了。”花猫强颜欢笑,

    “大哥,你这就见外了,那哪能不管……”

    两人既然已经敲定了自首,所以扯了几句之后,就一前一后向山下走去。

    一路上两人很少有交流,各怀心事,气氛沉闷。仿佛为了打消陈秋林的疑虑,花猫一直走在前面。

    路过一段大约五米多高的断崖,花猫突然低下头来系鞋带,陈秋林也不觉有它,就走到前面去了。

    花猫突然毫无预兆地捡起了一块石头,冲着陈秋林的后脑勺就是一下猛击!

    随着“噗”的一声,那石头居然在脑袋上碎裂了,而陈秋林连惨叫声都没有,就像一截木头桩子一样闷头倒地。

    花猫脸上居然非常平静,没有一丝狠辣之色,他从陈秋林的口袋里找到那份认罪书,仔细看了看,确认无误之后收进口袋里。然后又将陈秋林写的认罪书小心翼翼地塞进他的内衣口袋里。

    然后拖起陈秋林的双脚,没有丝毫犹豫,将他从断崖处丢了下去,末了,还不忘将那颗沾着血迹的石头给掩埋起来。

    做好这一切,他点了一根烟,一边抽着,一边用打火机将自己的那份认罪书给烧了。他的面部表情在火光下闪烁,变得阴晴不定,这个男人,确实是个狠角色,直到此时,都是那么的镇定,心理素质好到了极点,真是个天生的坏蛋。

    ……

    再然后,画面变成了一种蒙太奇的手法。

    陈秋林的鬼魂在嘶吼:“为什么,我明明答应你去认罪,为什么最后还要杀我?”

    是的,他不懂,其实旁人几乎也看不懂。是因为那一枚硬币,似斜未斜,让花猫输得不那么甘心么?好像也有点说不通。

    而画面一变,又到了现实生活。

    花猫躲过一劫,回到家继续混得风生水起,然后他确实照顾了陈秋林的寡母和胞弟,但同时,他却强暴了陈秋林的女友婷婷!还生下了周小珂(烂柯的俗名),最后虽然在各种压力下婷婷嫁给了花猫,但是两人感情一直不和……

    每当清明节,婷婷都会带着烂柯去给陈秋林上坟。

    当这些画面播放的时候,石一宁看到了陈秋林的鬼魂出现在自己旁边不远,因为这一次灵力大损,灵魂也受了伤,他的鬼魂看起来非常羸弱,就像一盏随时都可能熄灭的油灯。

    但是当这些画面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完全失去控制。特别是花猫以霸王硬上弓的手段强暴婷婷的时候,他浑身颤抖,牙齿格格作响,目眦撕裂,鲜血流淌,浓厚的黑气犹如乌云一样翻滚,不时发出凄厉的鬼啸来。

    只是此时的鬼啸,没有恐惧的感觉,只让人为之动容,心生恻隐。

    而播放到婷婷每年带着女儿去坟前祭拜他的时候,那殷殷深情令他泪如雨下,鬼影都变得飘零起来。虽然周小珂是花猫的女儿,但他看着周小珂却没有仇恨,因为周小珂的身上也有婷婷年轻时的模样……

    这段孽缘,斩不断理还乱。

    石一宁看着非常非常的头痛。

    这些画面,是陈秋林用魂力借着云芳的灵力播放出来给石一宁看的,虽然属于一种精神幻术,但是他要让石一宁看到,那么自己也就要再经历一次,而这种经历对他而言,是不可承受之重。

    画面再次改变,这一次到了三年前,陈秋林不知得了什么机缘,灵力大增,终于有机会报仇了。

    他以厉鬼压床的方式折磨着花猫,花猫每到深夜就会做恶梦,梦见陈秋林来找到偿命。

    同时,这个梦境也被陈秋林以画面的形式显现了出来,梦中的陈秋林,浑身鲜血淋漓,用带血的手指狠狠地掐住了花猫的脖子,恶狠狠地问他:“为什么?为什么我愿意替你顶罪,你还要杀了我?”

    花猫的回答却很简单,陈秋林死了,比顶罪要好。因为陈秋林一死,不仅可以替他顶罪,花猫还能得到婷婷,还不会伤害自己的江湖义气。

    毕竟他是大哥,如果出了事,却要让小弟顶罪,这很没面子。

    觊觎弟妹!假仁假义!杀戮兄弟!

    此人该死!该千刀万剐!!

    在梦境中,陈秋林以匕首不断地捅杀着花猫,让他体验着那种被活活捅死的痛苦。

    但是到第二天,他照样可以醒来,直到晚上再次接受酷刑折磨。这是个死循环,让他遭受无尽的折磨。

    按照陈秋林的意思,不能给他痛快,得让他慢慢接受惩罚,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可惜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不懂得进退,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后来花猫请来了石泉,以雷霆道术差点击散了他的灵魂,直到三年后的今天才重新找到了机会。

    而这个机会,就是云芳需要那个玉瓶,出于相互利用的关系,在关键时刻,她会出手相助。

    陈秋林的故事讲到这里,基本上算是完了,至于他何去何从的命运,此时却捏在了石一宁的手中。

    “你……到底怎么样才算满意?如果说判花猫死刑,你反复折磨他,算是死了许多次了吧,应该满意了罢。”石一宁说。这对他来说,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放过陈秋林,等于是扼杀掉一条人命,因为花猫必死无疑……

    他真的没想过,会有一人的生命捏在自己的手里,会有一鬼的命运由他来决定。

    陈秋林眸子喷火,眼角溢血:“这种恶徒,怎么配活在世上!他必须死!”

    “那你当初就应该给他一个痛快的!现在说,那不就晚了。我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因果,有没有阴德,也许是有吧,你这样拖下去,种下的恶因越来越多,只怕对你来世没有什么好处呢。”石一宁劝道。

    “哪怕因此下地狱!那我也在所不惜!如果你非要抓我下去,我拼着灰飞烟灭,也要一搏!”

    陈秋林话说得很硬,可是他早就受伤了,灵力近失,魂力受损,此时为了显露出拼劲来,把不多的魂力使了出来,那鬼影都变得有些模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