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31章 关于因果,鬼都不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一宁没想到云芳拒绝得如此干脆,如果说她拒绝离开苗晨欣也就罢了,就连陈秋林她都不愿意放,那就太奇怪了,难道说,那只厉鬼在她的心里居然比那鬼仙指骨还要重要吗?

    “为什么?”他忍不住问了一句傻话。

    “第一,苗晨欣跟我,是各取所需。关于她,我只能告诉你这一点。而且,我并没有上她的身,也谈不上离开她。至于陈秋林,他有他的因果,如果我们做了鬼,还不能快意恩仇,那何必在人间游荡,不如去地府轮回,了却尘缘。”

    石一宁听着她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以至于不得不拼命在心里对自己呐喊:不要听她的蛊惑,她只是鬼,没有人间法度约束的鬼,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鬼话连篇,不足信!

    “厉鬼必须下地府,我没让你滚下地府,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不要不知死活。”

    他这话说得很大气,可是脸皮略有点发烧,其实他哪里是给她面子,还不是因为打不过呢。

    “我最恨的就是什么必须什么必然的论调,什么是必须的?就如我,天资聪颖,就因为我前世阴德不够,就要落得夭折的命运?这是谁定的阴德,谁定的因果?呸!狗屁不通!”

    石一宁无语,他本意是想鼓掌的,但到了这境地,他却要顺着另外一个方向辩下去:“话不能这么说,因果不变,报应不爽,前世因,今世报,没什么不公平的。”

    “狗屁前世!前世的我,跟现世的我有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有,那把前世的记忆还给我,如果不给,那前世跟我有什么屁关系!”

    石一宁弱弱地反驳了一句:“好歹你今世聪颖过了,快乐地过了十几年,人的一辈子,长或者短,又有什么关系?”

    “嘿嘿,真的吗?给人无尽的荣耀,给人无尽的期盼,然后不等瓜熟蒂落就摘了,这才是最大的悲剧!这才是最可怕的折磨!这样可悲的轮回命运,我永不屈服!”

    石一宁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这云芳的命运,在某些方面来讲,就是他的命运啊,而且也是苗晨欣的命运。

    “可是陈秋林,他怨气那么重,不应该任由他继续为祸人间了。”

    “为祸人间?他害了谁了?”

    “嗯?鬼送葬你不知道?狮子潭死了多少人?你敢说跟他没有关系?”

    “我敢啊,就是跟他没有关系。”云芳冷冷地说,一副无愧于心的模样。

    “那是谁干的?”

    云芳见他问,脸上露出一丝惊惧,摇头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狮子潭,我从不敢去,靠近一里都不敢。”

    石一宁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百年女鬼修为已经如此强大了,但是居然都不敢靠近狮子潭,那狮子潭里究竟镇压的是什么样可怕的妖孽啊?

    他陷入了沉思,良久没有说话,反复权衡了半天之后,才做出了一个决定——

    “好吧。关于苗晨欣,我不管你跟她有什么协议,但是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如果她有什么闪失,我会拼尽全力收了你……喂,你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这个跟男女情爱没有关系,原因很简单,我欠她一条命,甚至还欠她一份完美的人生……”说到这里,石一宁觉得好愁苦啊,这还不起的债哦。

    “至于陈秋林呢,你何必让他纠结在生前的仇恨中,把他交给我吧,你不怕因果,但是我需要阴德。”

    云芳沉默了片刻,虽然石一宁的噬魂印给了她巨大的压迫感,但是真要拼命,她还是有手段的,可这中间还有苗晨欣的原因,她不想跟石一宁闹得不可开交,以那丫头对石一宁的在意程度,真要害了石一宁,只怕也会拼命,这才是她无法承受的。

    想了想,她决定让石一宁自己来决定怎么做。

    石一宁默默等着,突然他感觉天地又被浓雾给笼罩了,他心中震惊,以为云芳一言不合就要开打,正要发怒施展噬魂印,耳边听着云芳的声音:“你稍安勿躁,自己看看吧。”

    浓雾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那画面就像是看电影屏幕,而他就是观众,演员他都很陌生,只是看着其中一人那臂膀上的纹身,他认出了是花猫,只是那起码是二十多年前的花猫了。

    另外一个人看起来很精神,隐隐有点面熟,石一宁突然心中一亮:这人居然是年轻时候的陈秋林,没变成鬼之前,不得不说,这是个帅小伙啊。

    但是眼前发生的事是两个人在狼狈逃亡的路上,两人犯下大案之后逃到了一座山上,找了个山洞躲了一个星期。

    接到群众的举报,警察已经带着猎犬在搜山,两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被搜捕已经是迟早的事情。

    在山洞里,两人默默无语,眼里却尽是焦虑的神色。

    然后,花猫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很诚恳地对陈秋林说:“秋子,看样子我们是躲不过去了。你家里有老妈和弟弟要养,婷婷也在等你,这次的案子我帮你顶了,大不了吃十几年牢饭,以哥的本事,牢里也能混得好,日子不见得比外面难过。”

    陈秋林自然不肯干,花猫是他的大哥,怎么可能让大哥替小弟去坐牢呢?两人争得面红耳赤,最后用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抓阄,为了避免反悔,花猫还提议两人各写了一份认罪书,签好名,按了血手印,放对方的手里。

    然后两人开始抓阄,方式很简单,直接往空中抛一块钱的硬币,花猫选国徽,如果不是国徽,则他去自首服罪,一切但凭天意。

    这事就是如此怪异,一开始两人争着去扛罪,到抓阄的时候,却一切按规矩来,丝毫不马虎。

    陈秋林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态度,说:“大哥,如果我进去,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我的家人。”

    花猫点头:“那还用说,你的妈就是我的妈,你弟弟读书的钱都归我来出。”

    陈秋林沉默了一阵,又说:“婷婷还那么年轻,人也那么漂亮,你帮我跟她说,让她不要等我了。女人的青春能有几年,等我出来,她都老了……”

    对于这个,花猫没回答,只是用力搂了搂他的肩膀,都是重情的人,一切都在不言中。

    然后硬币是花猫抛的,他用拇指弹向了空中,硬币在空中潇洒地翻转了好像有一个世纪之久,然后落在了地上。

    落在地上的时候出了点点的意外,那硬币歪歪斜斜地滑落在一道石缝里,明着来看,应该是菊花,不过不是特别的明显。但是如果就此说是菊花,没毛病,就是花猫突然感觉输得有点冤,人的心态很奇怪的,瞬间就会失衡。

    花猫输了,他看着陈秋林,欲言又止。

    陈秋林说:“大哥,我们再来两次,三局两胜。”

    花猫突然笑了:“秋子,你说啥?那还有完没完了?后面还有五局三胜,七局四胜?放心吧,哥我输得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