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26章 居然是这层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超度了那只野鬼之后,响乐继续,众人对石泉信心倍增。估计今日过后,石泉的名头会传遍大街小巷。

    于是这一夜一直忙活到凌晨三点才结束,总共收了两只孤魂野鬼,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挑战,当然,如果不是有石泉的手段,就那些借着和尚道士的名义,在丧事上骗吃骗喝的脓包,非被吓死不可的。

    习惯了玉瓶的灵力之后,石一宁慢慢觉得有点不过瘾,很想把那瓶子打开来,将里面的灵力尽情地吸收了。

    可是石泉不仅没有打开,还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去了,至于那价值不菲的金钱剑、五帝币还有那些劳什子东西,则由烂柯收了起来,可见在石泉的心中,玉瓶里装的东西,才是最宝贵的。除非是一闷棍把他敲倒,否则是别想弄到手了。

    如此想着,石一宁的目光忍不住在石泉的后脑勺上逡巡了一番。

    大家散伙回去,石一宁跟张奎一起走,临走的时候他倒没再跟烂柯打招呼,说穿了,前面他那么热情,还不是想偷师学艺多点知识?至于泡妞,他现在真没那心情。

    像他这种情况,圈外人不爱,圈内人也不一定感冒,何必自取其辱呢。

    烂柯确实觉得奇怪,这小子忽冷忽热,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搞不好是恋爱高手,擅长放风筝的那种。

    两人在街上走,张奎有点感慨万千:“上一次做这种**事,我们还是孩子,这一次却可以亲眼见证了,厉害啊。”

    “你那是亲耳听证吧。”

    “你不是我的眼?”

    “……”

    石一宁谈兴不高,他还在思念那只玉瓶。

    “对了,今天夜里没有听到鬼送葬的响乐了啊。果然是怕了,退缩了,这些鬼鬼祟祟的东西。”张奎说。

    石一宁想了想,又笑了笑:“昨天夜里也没有啊。”

    “昨天夜里?”张奎一怔,“我昨天夜里,好像没有失眠呢。你还是失眠的?”

    “那没有,我昨天夜里,练了一回不倒禅。”

    张奎却是很信任他:“不倒禅,那可是传说中的境界哦。宁哥,以后哥就跟你混了啊。”

    石一宁觉得事情绝对没有张奎想的那么简单,今天晚上超度的两只鬼,只是小喽啰,只是晚上出来巡街的,那后面的“大王”出来那才叫厉害。

    “宁哥,你说,这次法事之后,会不会对狮子潭那边有影响?”张奎又想起了这个心腹大患。

    “不知道。要不,明天我们去跟那石泉说说,让他去狮子潭那边也做一场法事?”

    “没错没错。但是……我们人轻言微,人家会听进去吗?”

    “什么人轻言微?多落后愚昧的说法!众生平等不知道?就算他富贵如猪,那灵魂也不会比我们重!他愿意不愿意,我都要说!说不说是我们的事,做不做是他的事。”

    张奎连连点头:“宁哥,还是你看得透彻看得深远,嗯,明天你就去说一说,我在边上替你助阵。”

    石一宁开玩笑似的想一脚踢飞张奎的桃木棍,张奎虽然眼睛瞎了,但是反应极快,居然缩臂往外一撤,躲了开去。

    石一宁笑:“好你个死瞎子,听风辨器的本事见长啊。”

    “小宁子,想阴我门窗都没有,看我七十二拐,打得你抱头鼠窜。”

    石一宁笑了:“奎子,你那七十二拐留着招呼别人吧,明天夜里石泉如果不识大体,你可以尽情施展。”

    ……

    第二天傍晚,石一宁拉着张奎按时到了码头,天还大亮着,众人的脸看着暮气沉沉,一眼看去,没几个能入眼的,这年头吃这个饭的,基本都是中老年人了,一个个不是面部浮肿就是皱纹泛滥,能有几个光鲜养眼的?

    众人已然先行就位,见到两个混吃混喝的家伙过来,倒也没人说什么,事实上,每当有这种大型的法事,混吃混喝的人多了去了,更何况石一宁是老黎叫来的,不知深浅的人自然不敢怠慢。

    而石泉这种等级高的人,更加不会在意师弟叫了一个闲人来混工资,这真的太不算事了。

    总的来说此时的石一宁,如果被人给鄙视了,那还说明得到了重视,应该受宠若惊,而现实根本没有人来管他,也没有人来注意他,他就像那一筐自己从河里摸上来的鹅卵石一样,没人在意,求人多看一眼都难。

    张奎再次混进“文艺队”,而石一宁就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了,因为他想看得更加真切,自觉地坐在了前排,然后恰好就坐在了烂柯的身边。

    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跟她搭讪,因为有过不被理睬的教训,他才懒得跟她套近乎,热脸贴冷屁股的事,他也不喜欢的,何况他对烂柯本身也没有什么想法。

    他现在关注的是石泉,因为他要找机会跟他聊一聊。

    此时石泉正在跟一男子说话,那男子穿一件白色的T恤,很紧身,露出鼓鼓囊囊的肌肉,小臂上有碇青色的纹身,因为隔得远,看不清楚图案。

    他的面相有几分难以掩藏的戾气,但是对石泉的态度却非常和善热情,满是横肉的脸上堆砌着层层叠叠的笑肌。

    待两人说完,那纹身男却走了过来,一直朝石一宁……身边的烂柯来了。

    走到安全距离以内,伸手摸着她的肩头说:“小珂,怎么到家了都不回去看看啊,你妈妈可想你了。”

    烂柯不安地抽了抽肩头,却没有说话。

    石一宁盯着纹身男搭在烂柯肩头的手臂,那是一只花猫的纹身,纹的栩栩如生,特别是那宝蓝色的猫眼,流转着诡异的光芒,神秘而凶煞。

    那一刻,石一宁做出了判断——

    花猫!这人居然就是花猫!

    因为烂柯一直不太理他,花猫有点自讨没趣,他悻悻然,也不生气,就走到边上跟人抽烟聊天去了。

    “花猫是你爸?”石一宁侧着脸问烂柯。这是今夜见面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毫不客气的,也很不懂礼貌的,难道不应该用“花叔”这个称呼吗?

    果然,烂柯没有理会他的问话,脸色碧沉沉的不好看。

    但是在石一宁的心里,这就已经是等于默认了。他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向石泉走去。

    石泉见他过来,抬眼问了一句:“有事?”

    那神情很不友好,好像有点嫌他走过去碍眼。

    “石道长,我们这有个狮子潭,有个风水先生看了,说用了一个连环阵,镇压了一个邪物……”

    没想到石一宁话还没说完,那石泉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我不懂什么风水,也对阵法没有研究,那一筐石头干了,你去河里换一筐新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