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24章 师妹,换我真把持不住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泉此时却不知哪去了,现场只剩下老黎在主持,石一宁也跟着做一些琐碎之事。

    比如坛边插着幢幡、五色令旗,旗面为青、红、黄、白、黑五色,代表五行,藤制旗杆,并镶以齿状色边,配有飘带一条,旗子上书有“敕召万神”字样。

    坛前放置步罡毯,绣着“道炁长存”的坛布上摆放着黑墨和朱砂,还有一叠上好的符纸,以镇尺压之,想必是为石泉画符准备的。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零碎的法器,比如金钱剑、五帝币、三清铃、牛角号……这些东西都由石泉的一个女弟子特别照看,连老黎都不得染指。

    且不说这些东西的道法如何,光是从古玩角度来估值,那也是值得其小心照看的。

    那女弟子比石一宁也大不了几岁,跟他师父一个德行,不用俗名,道号烂柯。这名虽然出自王质烂柯的典故,但是用作女孩子的名,确实有点故意作践自己的意思。

    烂柯虽然穿着月牙白的道袍,但是那标致的模样和窈窕的身姿是难以掩饰的,收一个这么美丽的女弟子,这石泉意欲何为呢?不怕瓜田李下么?

    烂柯对人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据老黎介绍,她的天赋也是极高的,甚至高过他的师父石泉。于是这就好解释了,就算要面对天下的悠悠烁金众口,但是为了烂柯的天赋,石泉不在乎。

    休怪天才眼高过顶,休怪天才情商低下,只因为很多时候,无论在思想还是在认识上,他们跟普通人是不在一个位面的,交流起来实在太困难了。

    石一宁此时却是一副虚心好学的模样,不断找烂柯说话,问这又问那的。

    本来他以为彼此是同龄人,交流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石一宁问的也太讨人厌了,比如三清铃怎么用的,节奏有什么讲究吗?算是一种对鬼魂的催眠吗?

    再比如说,那柄金钱剑中的铜钱都是哪些朝代的,加起来价值多少钱?

    这些问题,休说烂柯是个性格孤高的天才,就算是一般人,都会嫌他多事而不回答。

    但是烂柯居然在三清铃那个问题上,一不小心,就跟他深入地交流了起来。

    她之所以会理他,是因为觉得这小子的思维异于常人,一般来说,大家会在意的是法器的法力如何,可是他怎么想得那么深入,居然讨论起三清铃的音律和节奏来。

    所以在谈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人找到了一点点“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

    不过谈完这个问题,石一宁就很自然地过度到了金钱剑,这一次他的角度就不可爱了,扯的都是俗世的钱财,烂柯如果不是先前对他先前有点清新脱俗的看法,早就不理会他了。

    所以在他算计古玩价值的时候,她有点不想搭话。

    但是石一宁根本不在意她的态度,算完之后,连连咋舌:“柯师妹,你这个师父居然是个大款啊,隐形的富豪呢。”

    烂柯白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我们道家的人,怎么可能发财,你不知道有些材料是多贵的吧?我猜你是把我们跟那些替人做丧事的假道士等同来看了吧。还有,你不许叫我师妹。”

    “你比我小,自然叫师妹。”石一宁觉得自己情商挺高的,女孩子不是都喜欢自己被叫小的么?

    “在我们道家,排资论辈,是以入门年限为准的,如果不是同门,那就以道法高低来排。”烂柯说着,轻蔑地白了他一眼,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觉得石一宁道法不如她呗。

    石一宁不置可否,他还在上一个话题没出来:“啧啧,你师父看来对你是非常信任的,这价值连城的法器让你保管着,也不怕你携巨款逃逸了……”

    烂柯瞪了他一眼,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却很美。颜值太强大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很难表达怒气,明明很具杀伤力地一瞥,很容易被人误会是打情骂俏之类的。

    石一宁不知死活地继续深挖:“不过呢,这也说明你人品坚挺,值得信任。啧啧,换我,真的很难把持得住的。”

    “你这是开玩笑么?告诉你,一点都不好笑。”烂柯“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

    因为烂柯再不理会他,石一宁感觉事情一下变得无聊起来,周围的人都有事干,和尚在诵经。还有些处于边缘的道士在敲鼓,他们就是些打响乐的,就是用乐器来衬托气氛加强催眠的,没什么真实本事。

    而张奎就混着这群人中间,左手打铰,右手打鼓,他音乐天赋很高,节奏感很强。

    随着夜色渐渐边浓,闲散人渐渐离去,到了夜里十点左右,现场留下的几乎都是准专业级的人士了,那些无关人等,都已经远远遁回家中,紧闭门户,不敢靠近半分。

    毕竟,这可是驱鬼法事,谁敢招惹?

    石泉再次登场,这一次,他穿得就比较隆重了,一件黄色的八卦道袍,戴着五岳冠。

    以前石一宁读过一句诗“杖头春色一壶酒,顶上云攒五岳冠。”那是何等飘逸,可是今天一见实物,感觉俗不可耐啊。

    他忍不住对烂柯说:“以后你要接了你师父的衣钵,穿这么一身出场,估计有人会笑场。”

    烂柯小脸铁青,还是忍住心中强烈的冲动,没有理这个无聊当有趣的家伙。

    石泉抓起了坛上的牛角号,开始“呜呜”地吹了起来,那牛角号呜咽苍凉,给人一种莫名的悲壮的感觉,这音律的催眠作用真的是巨大啊。

    石一宁如此暗想着,同时也有点佩服那石泉的肺活量。他这一统吹,一口气起码吹了一分钟有余,牛角号本来就难得吹响,换个人普通人坚持十秒都够呛。

    放下牛角号,石泉面部红心不跳,从怀里摸出一把红绳来,开始在那石头神坛附近打起绳结来。打完密密麻麻的红绳阵之后,他又不知道从那旮旯翻出了一些小铃铛来,分别挂在震东,兑西,离南,坎北,乾西北,坤西南,艮东北,巽东南八个方位。

    忙完这些之后,他掏出了一个小玉瓶来,那个瓶子才掏出来,石一宁蓦然眼睛一亮。

    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非常奇诡的气息,那个瓶子,不是凡物!

    这个就不是指人民币价值了,他感觉到那玉瓶蕴含着一股灵力,这灵力对他而言是大补之物,虽然他不是鬼魂,但是对灵力的需求却是一样的,这个也许跟他的地狱之行很有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