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23章 哪脉都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泉看了石一宁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但是看那样子,并没有握手的**。

    石一宁却伸出手去:“家门道长,幸会。”

    “家门道长?”石泉诧异,却依然没有伸出手来,只是问:“你是哪脉的子弟?”

    他问的是哪脉的“子弟”,没有问哪脉的“弟子”,那就是心底认定,石一宁这么年轻就行走江湖,估计是某大门派的“阀二代”。

    “哪一脉?”石一宁收回了冷在空中的手掌,“都有哪些脉?”

    这不是找抽吗?石泉以为他是故意的,脸色一寒,貌似要动怒。因为他问哪一脉,实际上就是问他的师祖爷,或者是这一门最负盛名者的名讳。

    因为巫道发展到今天,以教立命的教门只有官方说的那些,他们读着经典,修身养性,基本上已经丧失了治病驱邪的功能,只接受信众的供奉,却从来不做除魔卫道之事了。

    真正的巫道之术,却依靠着口口相传以血脉的方式流传下来,所以石泉才会问石一宁是那一脉的。但是石一宁确实不知道啊,他又能如何回答呢?

    老黎看着事情要糟,赶紧上前一步,介绍说:“师兄,这位石兄弟有点特殊,并非血脉相传,也没有师门……”

    “难道是传灯之术?”

    石泉说的传灯之术源自佛教,但是一般用来形容那种特殊的灵魂传法,但是需要奇遇。

    石一宁还是一脸懵懂,一时想掏出手机来查查什么叫传灯。

    “那你会画符?”石泉又问,一副居高临下的前辈姿态。

    “不会。”

    “那你会驱鬼?”

    “不会……”石一宁觉得自己没说假话,他那搜魂簙是收鬼,不是驱鬼吧。

    “诵经超度?”

    “不会。”石一宁摸了摸自己的秀发,心想这人眼光有点瞎,我这哪里像和尚了?

    “那你去河里摸一筐鹅卵石来吧。钱,是不能白拿的。”石泉说完就迈步离开了,他已经失去了再聊下去的**。

    对于他这样自诩天赋惊人的人来说,石一宁就算是有什么奇遇,那也只是个半吊子罢了,不值一提。

    因为在道术上,讲天赋,讲努力,就是不讲奇遇,因为没有根基而获得奇遇,不仅不是好事,反而是大大的坏事。就像还没有四大皆空的心性,就开了天眼,那恐怕就忍不住要用来偷看美女出浴了吧。

    石一宁要去捡石头,这事张奎就帮不上忙了,幸好他在这里的熟人也不少,很快就自己找到乐趣,跟那些玩宗教音乐的艺术界人士嗨皮去了,嗯,就是敲敲锣打打鼓。

    老黎总觉得有点对不住石一宁,请他来做事,没来由还受一通气,这毕竟是面对面的轻蔑,年轻人几个能忍?因此他主动拿了个筐,决定陪石一宁一起去捡石头。

    路上,石一宁问:“这个真是你师兄?看起来比你年轻。”

    老黎无奈地点头:“虽然他比我年轻,但是先入师门呢。今天不好意思啊,他这人就是这样子的,说白了,情商很低。”

    “有能力的人,需要什么情商啊,只有底层的人,才需要仰人鼻息看人脸色。”石一宁说,但是你分辨不清他是自嘲呢,还是反讽。

    “你真的不生气吧?我这师兄,十个见了九个愁的。”

    “嗯,其实我想生气,但是想想生气没卵用,可能对方还更得意,于是不生气了。更何况,他没有砸我的饭碗,只是让我去搬石头,搬一筐石头可以挣三百块,那是很值得的。对了,工资从今天算起吧?今天能算一整天不?”

    老黎松了一口气,他一直觉得石一宁心性很高,而且确有骄傲的本钱,今天看来,居然还是个能屈能伸的好汉,让他又高看了一层,而且打心底的喜欢跟他在一起了。

    两人走到了河滩边上,石一宁图简单,就直接从河滩上捡石头,而那老黎则撅着个屁股,从河水下面搬石头,而且还专挑那些长满青苔的。

    石一宁不由感叹:“老黎,你师兄放个屁都能在地上砸个坑么?他让我们去河里摸石头,你还真去河里摸啊,这河滩上石头多的是,咱们随便捡一筐回去就是。”

    老黎回过头来,那张脸因为俯身的角度过低憋得通红:“那你错了,这个石头,就要河水下面的,你在河滩上捡的不行啊。”

    “那为啥?”

    “这石头是要垒一个神坛的,说穿了是吸引鬼魂的,而需要河水下的石头,阴气更重一些,那些长满青苔的更好。我们人类喜欢住在向阳的地方,鸟儿们喜欢把巢筑在树梢上,而鬼魂们喜欢阴气重一些的东西。”

    石一宁点了点头,没再吭声,把筐里那些石头倒了出来,也跟着老黎一起,干脆脱了鞋子,撅着性感的翘臀,跟着老黎一起摸石头。他还是很感谢老黎的,这本来是他的工作,老黎却陪着一起来了。

    本来呢,这工作在他看来极其简单,可是如果他想当然地搬一筐石头过去,肯定又要被石泉怼,而且还得屁颠屁颠地再走一趟,所以这事还多亏了老黎跟来啊。

    “老黎,花猫是哪位?”

    老黎洗了洗手,说:“差不多了,我们多走一趟,这石头可沉了,这起码五百米呢。嗯,你问周强啊,今天我也没看到他,估计是没来吧,他又不懂这些,不来也正常。不过你放心,只要是他挑头干的事,没人敢来犯事的。”

    “这个……”

    石一宁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两人干完抬石头的活,老黎是累得一身的臭汗,反观石一宁,却是气不喘汗不淌,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老黎暗自心想,这小石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不出汗不喘气,这功力可得高到何种程度呢?可是他又说自己并非道家之人……唉,但愿他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再显神通吧,否则真要被石泉师兄一通骂了,真的只是找了个摸石头的来么?

    等到两人完成这个任务,时间到了下午5点,天依旧阴着,半死不活的脸色。

    码头的法坛也已经成了,道幡升起,神坛由石头垒成火塘状:周围是石头,中间空着,很是怪异。

    石一宁看着总觉得这神坛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他什么都不懂,只能先看着再说。

    此时也来了不少的和尚,他们坐在神坛的兑位,上面盖了个编织袋做的棚子,一行七人,坐着里面诵经,风吹着袅袅的香烟,一股醇厚的气息在码头弥漫,和着那娓娓的诵经之声,使得整个场面多了不少宁静神圣的感觉。

    道场佛堂糅合在一起,居然也不显得有什么违和。

    石一宁内心感慨,这果然是与时俱进的啊,如今的世道,和尚道士居然都可以不分彼此了,那佛道之争也已经是荡然不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