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22章 码头法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一宁出了老街,到处寻找,居然一无所获,那肥猫居然就那么不知所踪了。

    深夜的老街就像残败的鬼城,石一宁在这里穿街过巷,满目衰败,心里像要长出荒草来。

    刹那间,他都有种错觉,这老街就像是鬼魅妖物出没之地,而那肥猫俨然就是它们中的一员,此时已经跟它们合同一家,正躲在某个无名而隐秘的角落里,冷冷地注视着自己,却不发一声……

    他的灵觉是很强大的,即使不用眼睛,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今天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可是究竟是什么东西作祟,却无法知晓。

    无奈之下,他寻到后半夜,只能心灰意冷地回到了自己的家。

    进屋的时候,推开门,迎接他的是那把晃晃悠悠的摇椅,生生把他吓了一跳,虽然他有识破鬼魅的眼睛,但人类固有的恐惧心还是没那么容易克服的。

    定睛一看,却发现是肥猫从摇椅上跳了下来迎接自己!

    这一下他心里大喜,这猫没事就好,可是言辞却严厉得很:“丫鬟,我看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老爷我叫你半天,不仅不回话,还敢偷偷溜回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说着他冲过去,一把将肥猫搂进怀里,查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一点伤痕,不由赞叹道:“这一身膘果然是有好处的,防御力强啊。听你丫的叫得那么撕心裂肺,还以为你至少要打几个补丁,没想到你还能囫囵个儿回来,以后还是要淑女些,叫得那么凄厉,我还以为你被**了,害我好一阵瞎担心……”

    这肥猫平时都是很懒的,连个眼神都吝得给人,石一宁经常跟它比懒,它却懒得跟他比。可是当石一宁说了这些话之后,它那肥胖的身躯居然炸了一下毛,然后还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

    石一宁有点愕然,他早就听说猫是很灵性的,但是不至于能够听懂人言吧?可是看它那灵性的表情,明明是一副很懂的样子啊。

    妖孽啊妖孽。

    但是此时他已经累了,懒得管什么妖孽不妖孽的,活着回来就好啊。

    趁着黎明前的黑暗,他爬上了床呼噜噜睡了一觉。这个点睡觉虽然对健康不好,但是对经济有利,至少早餐就省下了。

    第二天,他起床的时候摸出手机看了看,没有V信,没有短信,没有未接来电,世界没有召唤他,他闲得理直气壮的。

    时间是中午12点45分,他很沮丧:这个睡眠质量真是不行得很啊,如果再多睡两个小时,差不多就可以连中餐都省下来了。

    不过既然已经饿醒了,他也不会再亏待自己,去菜市场买了十元五花肉,一条巴掌大的鲫鱼,再加两块钱的生菜。

    到家五花肉分成两份,一份丢冰箱里冻着,晚上可以剁成臊子下面条吃;另外一份配老干妈一顿爆炒,然后用生菜包了吃,味道还不错。

    鲫鱼用料酒、生抽、陈醋腌制十分钟,然后上锅蒸熟,浇上炒好的剁椒辣油调料,色香味俱全。

    这一顿饭,他没花多少钱,却吃得满口留香。

    丫鬟也分到了自己的那份,它虽然肥胖,但是食量好像也不大。其实石一宁一直都怀疑它另有野味,只不过找不到证据,只能任由着它喝水也肥胖地沉沦下去。

    吃完后在躺椅上悠闲地摇了一阵子,因为才睡醒不久,并没有午睡,就去了张奎那。

    张奎已经开门做生意了,那个不足10平米的小门脸中,就是几张没有靠背的凳子和一张桌子。

    他就坐在桌子前面,桌子上就一本盲文版的《梅花易术》,他的桃木棍靠着裤管放着,很顺手的位置。

    “今天有进账了吗?”

    石一宁进门就问了一句。

    “还没呢。看来今天是开不了张了,待会儿去狮子湾码头,要举行法事了。”张奎说。

    “哦?他们还请了你?”

    “请我?我一个看命的瞎子,他们请我干嘛?我就是去听听热闹。”张奎说,“你去不去?”

    “去啊。”石一宁应了一声,“我是你的眼嘛,怎么能不去?”

    他说着心里却觉得有点怪了,这老黎啥意思呢,不是请了自己的么?怎么法事都要开始了,他这个帮事的人反而不需要通知了?

    不过他本来就不是那种爱去琢磨别人心思的人,不叫就不叫了呗,自己还是该干啥就干啥。

    “奎子,最近还有没有女鬼找你算命?”

    “没有了。”张奎说,“如果有,我还能不告诉你?”

    “嗯,这条街这么多神棍,怎么她们就找上你了呢?”

    张奎很认真地反问了一句:“会不会是因为哥比较帅?”

    石一宁:“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更可能的原因是你是瞎子,换个明眼人,那岂不是露馅了?”

    “嗯,这个确实是的。不过跟我年轻帅气还是很有关系的,这条街瞎子可不止我一个,但是年轻帅气的谁能出我之右?”

    石一宁瞥了他一眼,颔首道:“没毛病,我同意。”

    “哈哈,趁着高兴,我们去码头吧。”

    石一宁看了看时间,他有点想等老黎主动打自己的电话,于是就说:“有必要这么早么?”

    “几点了?”

    “三点多。”

    “那差不多了,这是个**事,要准备的东西多了,我们凑热闹去。”说着张奎不由分说地摸起那桃木棍,然后就起身出门。

    石一宁只能跟着,这俗世的套路,他还是没有张奎懂的。

    今天的天色不太好,阴着的,反而更安稳,至少不会半夜突然来一场雨把大家淋成狗,也不要顶着烈日晒出无尽的“尸油”。

    两人去了码头,果然聚了不少人,虽然都是穿着平常的服装,但是石一宁能够从他们身上觉察到不一样的气息。

    他们在布置香案、法坛,中间有个穿着笔挺中山装的汉子,年纪看起来顶多四十岁,比老黎要年轻,却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指挥着老黎做这做那的。

    石一宁觉得这厮有点不尊重长辈,但是也没表现出来,走过去跟老黎打招呼:“老黎,这就开始了吗?”

    老黎见到石一宁很高兴:“小石,你来得这么早啊,本来想晚点通知你过来的。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石师兄。”

    他指着那个穿着笔挺中山装的汉子说,那人居然就是他师兄。

    石一宁好意外,师兄?这个师兄可是看起来比老黎年轻多了。

    然后他又向石泉介绍石一宁:“师兄,这位就是石一宁,那个刘老师,就是他出的点子稳定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