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20章 破闺房而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黎来找石一宁有事的,而那件事,又恰好是他一直在琢磨的。

    因为老黎说的居然是要在狮子湾码头开坛作法,希望他也参加。特别说明,是有劳务费的,还不少,每天300块。就是时间要的比较长,从明天起,需要七天。

    石一宁自然是一口答应,不管咋样,这件事情,有机会参与,他自然要见证。他也想知道,这些正牌的道士,是怎么驱鬼和超度的。

    老黎没想到石一宁会答应得这么干脆,倒是有点意外。

    石一宁想了一下,又追问了一句:“到时候我具体需要做些什么事?我得先说明,我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驱鬼和超度那一套,我都不知道的。”

    “这个我自然晓得的,你只需要帮忙掠阵就好了。”

    “嗯,那没问题的,我这人,喜欢按劳取酬,到时候别说我白拿钱不干活就可以了。对了,这场法事,是谁请你们去的?”

    “周强。”

    没听说过,石一宁想了想:“是不是有个外号叫花猫?”

    老黎点了点头:“嗯,你应该认识,他是狮子湾村的。你住老街,离得不远。”

    “是啊,那么有名的老大,我怎么能不认识。”石一宁不无讽刺地说。

    老黎没懂起他的言外之音,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这次主持法事的是我师兄石泉,虽然是我的师兄,但是他天赋极高,所以为人比较那个……”

    “明白,有本事的人嘛,总有点骄傲的。我喜欢骄傲的人,不喜欢明明是猪却要鼻子里插葱装象的人,只要他有本事,骄傲一点我不介意。何况石泉老兄,怎么说还是我家门。”

    老黎无奈地纠正:“石泉是他的道号,俗姓就连我都不知道。”

    “那也是家门。”石一宁说,“说明石泉老兄天生就是我石家的人,哪怕投错了胎,那还是要改回来的。”

    老黎:“……”

    石一宁感觉整个老黎是自己的福将,自从认识了他,生活就有了着落,这么下去,奔小康都不是梦啊。

    于是他就主动请求加号码,然后还不忘问了一句:“那个刘老师,现在情况怎么样?”

    老黎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还真是你厉害,就刘老师那情况,我师兄都没辙,可是用了你的办法,请了几个大师诵经之后,他还真的安静了下来,虽然病没有痊愈,至少不作怪了。”

    “是吧,所以那一千块还是值得的。”石一宁追求的是公平交易。

    “小石,你说自己不是道士,但是所用的方法却是超过了我们这些老道士啊。”

    石一宁笑,这就是知识和科学辩证法的厉害了,当然,这话他不能说啊。如果要冒充高手,讳莫如深最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他也真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等级,所以也不是刻意要讳莫如深,他自己也是云里雾里呢。

    ……

    当天夜里,家访行动正式展开。

    苗晨欣到家大约十点,夜里十一点,石一宁换了一双有踩屎感的气垫鞋,鬼鬼祟祟到了三楼,怀里抱着丫鬟,在窗前蹲下,静听了三分钟,这才偷偷冲怀里的肥猫说:“丫鬟,你先进去看看。”

    说着他就拉开窗户玻璃,将丫鬟从窗棂里塞进去。

    不过丫鬟还真是太肥了,中间居然被窗棂给卡住了,不进不退的很是尴尬,无奈之下只能使劲给推了进去,痛得那肥猫嘶鸣了一声,吓得石一宁赶紧地缩回了脑袋。

    却说那肥猫,虽然有够胖的,但毕竟是猫科动物,进去半天,却悄然无声。

    石一宁放丫鬟进去,自然不指望它能够刺探到情报,然后又回来告诉他。作为一名相信知识就是力量的青年,他断然不会如此白痴。

    丫鬟显然是拥有不一样的感官的,像上一次,苗晨欣被鬼上身,它就表现出异常不安,说明它是能够感觉到鬼魂的存在的,如果里面有异常,它应该是会叫唤的。

    另外一点,放它进去,如果苗晨欣没睡着,那她可能就要发声,毕竟她跟丫鬟也是很熟的。

    而现在,里面悄然无声,说明苗晨欣果然是睡着了,而丫鬟呢,也没能感受到恶鬼的气息,那么接下来,只能他自己进去,然后用搜魂簙做终极扫描了。

    想到这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来,这把钥匙,还是他偷偷配的,因为当时苗晨欣昏迷,他担心苗爸回来,然后他就没办法进屋了,所以就配了一把作为备用,没想到今天倒是配上用场了。

    说实话,他心中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的,除了怕那个民国元年的女鬼之外,他还有点担心被人看见了,一个男人,三更半夜偷偷进一个妙龄少女的家里,这就不是嘴巴能够解释得清楚的了。

    他打开门一推,那门发出“嘎吱”难听的声音,然后月光顺着门射进了屋内,一张摇椅出现在石一宁的视线中。

    那摇椅跟他家的是一个款式的,只是他记得这张摇椅原本在卧室里的,怎么又移到客厅里来了。而且跟鬼片派的一样,那摇椅正在缓缓地摇动,看起来诡异无比。

    石一宁懒得理会,他眼中没看到鬼,那什么都不能用鬼去解释,他想,也许是丫鬟过去的时候晃动了摇椅。

    不过丫鬟哪里去了呢?

    他向苗晨欣的卧室走去,心里有点点的紧张,民国元年出生的女鬼,骨头能敲鼓了吧,却还兀自不肯下地狱,那得背上多少因果,怨气该有多强?

    他推了推卧室门,很倒霉,房门是倒插上的,进不去。

    不过他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那门入手很冰,那是阴气特有的手感。这些日子,他接触这些“暗能量”多了,有了一些经验。

    再然后,他听到楼上突然传来凄厉的嚎叫声,那声音,撕心裂肺、鬼哭狼嚎的,却透着几分熟悉,他一个咯噔:不妙,这是丫鬟的叫声。

    自从他捡回了这条流浪猫,它就不怎么爱叫唤,没想到它真要叫起来,还有如此奔放的一面。

    这些七十年代的家属楼是很老式的,三楼是顶楼,上面是木质楼顶并且盖瓦,而丫鬟是在楼顶上发出的声音,也不知道它遇上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以至于发出如此凄惨的叫声。

    他的心瞬间被攥紧了,当下也不及细想,沉肩一撞,将那房门给直接顶开了。

    其实他也没想到那房门的插销是那么弱的,他这一撞之势有点猛,人冲了进去,却恰好撞上了起床查看的苗晨欣,直接给扑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