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13章 谁家开的精神病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一宁目送老黎离开之后,然后怀揣大额钞票,迈开康庄大步到了新街粥铺,叫了一个香菇乌鸡汤和南瓜粥。

    这些是为苗晨欣准备的午餐,这丫头昏迷了这么久,身子骨更加纤弱,暂时又不能吃硬食物,所以这粥和汤是最合适的了。

    然后他也犒劳了自己一碗过桥米线。

    事实上,他现在几乎没有经济来源,他的父亲,已经另外娶妻生子,而且也举家去本省的一个服装城开厂做生意去了。

    这套老旧的破房子,算是父亲给了他一个栖身之所。石一宁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倒也过得逍遥,就是吃饭成问题啊。

    吃完过桥米线回家,路上又打包了一个卤猪蹄做晚餐兼宵夜。本来他晚上是不吃油腻的,但是最近日子过得比较清淡,舌头淡出鸟来,偶尔也想放肆一回。

    卤猪蹄这东西是他的最爱,花费不多,但是啃咬之间,满嘴流油,齿间皆肉,很容易给他生活富足感。

    回到家,苗晨欣没在清理课本了,而是在书桌前,正襟危坐着,像是发呆,又像是冥思。

    那纤细的腰杆笔直,看起来美丽得让人心碎。

    才刚刚苏醒,就坐得那么端庄,你那腰不累么?

    石一宁这样想着,就把粥和汤放在桌子上,然后故作日常的欢呼:“饭来了,喵丫头,还不过来开动?”

    苗晨欣那笔直的身板震颤了一下,然后慢慢起身回头,那眸光流转,就像温柔的春光从他的脸上掠过。

    石一宁突然感动得想哭,那熟悉的家人的感觉,他突然从这道目光中感受到了。

    她缓缓坐下来,脸色苍白,眸子沉静得像是古代淑女,端起汤来喝了一口,还吃了几口粥,然后笑眯眯地对他说:“宁哥哥,你也吃吧。”

    石一宁起身:“我在外面吃过啦,你慢慢吃,我先回去。”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再世为人,有点不太习惯温馨场面了。

    石一宁走了之后,苗晨欣没再吃下去,那原本微笑的脸庞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变得痛苦难受,然后她放下了汤匙,快速冲到了卫生间,使劲地干呕起来……

    她的这种反应一般是鬼上身之后的后遗症,但是石一宁确认她没有被鬼上身,那她这又是怎么的了?

    ……

    夜里八点半,老黎拒绝了石一宁来一口的热情邀请,然后很艰难地看着石一宁一口口吃完猪蹄,舔干净每一块骨头。

    吃完之后,他照例在那只肥猫身上擦了擦手,这才去水龙头前洗了洗,还解释说这样省水。

    石一宁还叮嘱说:“老黎,一会儿完事了,记得请吃宵夜。”

    老黎木然点头。

    “我很能吃的,你多准备银两。”

    老黎笑得尴尬,再能吃还能一顿吃穷自己?

    石一宁又自我解嘲:“好在我不喝酒,不是酒鬼,酒鬼才九个鬼,我比之多一鬼,我是食(十)鬼。”

    老黎:“……”

    老黎是开了车来的,虽然只是一辆国产车,但好歹是SUV,坐姿高空间大,塑料感强,异响神出鬼没,而且4S的修理工也找不出原因,如果老黎诊断为鬼上身,石一宁会表示同意。

    县里面并没有精神病医院,得去市郊,好在不堵车,赶到那里也才9点多。

    到了之后,老黎带着去了三号楼,这栋楼在医院的最后面,中间要穿越一片景观林子,而且还有门禁,保安也会很严格地审查身份信息。

    老黎在这儿好像身份特殊,他只是低头跟一脸严肃的保安嘀咕了几句,保安看了石一宁几眼就放行了。

    进了3号之后,发现这里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好像是太平间,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来回走动的医护人员,一切都静悄悄的,令人发毛。

    老黎推开医生值班室,跟里面一名高个青年说了几句。

    那个青年穿着白色的大褂,一副医生的打扮,脖子上没有挂听诊器,神情倨傲地看了石一宁一眼,然后带路向病房走去。

    快推开病房的时候,他回头对石一宁说:“不知道老黎有没有提醒过你,今天你在这里所见到的一切,都是不可以向外界透露的。”

    “你的意思,我还需要签一个保密协议?”石一宁有点好笑。

    “那倒不用,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有些事情如果不懂,就不要胡乱去说。”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石一宁有点不高兴他的态度。

    “你能看到并不代表你就懂,你也不用觉得我有什么敌意,我只是丑话说在前面罢了。记住你的任务,你只是看看他是否鬼上身,但是千万不要试图驱鬼,因为我不想你害人害己,成为新的宿主。”

    看来这个青年医生对石一宁真的很瞧不上,话语里透着几分不屑。

    “你也知道鬼上身?你不是医生吗?也信这个?”

    石一宁发出了一连串的质疑,目光扫向身后的老黎。

    老黎支吾其词:“这个三号楼,是归我们管的……何森他,也不是普通的医生。”

    何森此时却推开了病房门:“进去吧,你可以看,却不要动房间的任何东西。”

    石一宁走了进去,马上明白了,他说不要动任何东西的含义,因为那个病房,其实是有布局的,这个布局是专门用来镇压鬼物的,病床上到处可见糯米,那个刘平祥被狗血浸泡过的红绳牢牢的捆绑在病床上。

    刘平祥现在的样子非常恐怖,人已经变得非常的瘦削,但是精神却异常的亢奋,额头暴凸着粗大的经脉,眼球带着血丝。

    看到有人来,他就露出了刻骨仇恨,恶狠狠地盯着石一宁,牙齿磨得格格作响,如果不是被捆绑着,一定像一只野兽一样扑过来啃咬。

    毋庸置疑,这个刘平祥身上确实是有很浓的恶灵之气,但是并没有鬼魂附体。

    他的情况也许跟苗晨欣一样,被一股莫名的力量侵染,但是他的排斥表现更加明显……

    一时找不到解释的理由,石一宁只能这样理解。

    石一宁想了想,说:“这些糯米和捆绑没有任何意义的,可以放开他,用绑带控制住就可以了。”

    何森一听就怒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他布置的:“不懂就不要瞎说!”

    老黎则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看到。”石一宁很干脆的回答。

    “你的意思……没有鬼魂附体?”

    石一宁点了点头:“不存在什么鬼魂,他之所以会精神受创,可能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内心不安。”

    何森冷笑,那英俊的脸因为这笑而显露出几分阴森来。

    “你的天眼不是后天努力修来的吧?这些取巧的阴阳眼,好多时候都是不准的,老黎啊,你怎么什么人都往这边带呢……也不看可靠不可靠。”

    老黎本来想争辩几句,可是他自己也有疑问,一时憋红了脸,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石一宁可不爱搭理他的,只是对老黎说:“你是嗅到了他身上的恶灵之气,觉得一定是有邪物在她的体内?是不是?”

    老黎点了点头:“是的啊,这么多天了,这股诡异的力量,一直浓烈得很。”

    “你所谓的恶灵之气,可能已经跟他自己的邪恶力量融为一体,两者结合起来,自然是愈演愈烈的。”

    “不懂装懂,胡说八道!”何森忍不住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