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小说网

第1章 魂飞魄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暑假将尽,暑气却正盛,午后是最热的时间段。

    红石镇沿江风光带,柳树被晒得垂头丧气,没有一丝风,空气像凝固的琥珀,知了的叫声令人离魂。

    这个点的太阳毒辣无比,一般人都会尽可能地不在外面呆着,但是万事无绝对,沿江风光带里出现的两个人,他们的举止,诡异得像在玩行为艺术——

    一个高一在读的丫头片子,坐在仿古八角凉亭里,嘴里咬着笔,呼吸着热浪,眼睛盯着课本,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最离奇的是,身上居然没有丝毫汗水。

    这丫头体质确实有点怪,这大热天的,就算你是属冰的,那不也得淌水?

    无独有偶,不远处慢悠悠踱来一个青年,趿拉着橡胶人字拖,焉了吧唧的,不仅不避阳光,还冲着阳光眯起眼睛扬起脸来,一副晒尸体的模样。

    从他的表情你可以看出,这厮真不是装逼,而是的确很享受这阳光。

    这两人,一个不怕热,一个享受热,凑在一起的形成神经错乱一般的摆拍画风……

    却说那青年走过来,见到凉亭中的丫头,站定了,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看着。

    他原本面无表情,所有表情肌都是硬的,就像一坨冰似的,到了此时,却突然融化了,浮现出一丝油滑的笑意,居然冲着丫头学了一声猫叫:“喵~~”

    虽然他整这一出,有点耍流氓的嫌疑,但是确切说来,他这不算撩妹。

    因为他们是老街邻居,相差不过五岁,青年叫石一宁,丫头叫苗晨欣,因为姓苗,所以打小他就一直戏谑地叫她“喵”,或者喵丫头。

    “喵你妹。”苗晨欣心里暗骂了一句,却不抬眼看他,定定地看着书本。

    “蝉鸣夏日长,喵娃尽瞎忙。力竭不惜汗,但愁脑筋残。”石一宁皮笑肉不笑地吟哦道。

    苗晨欣闻言眉头一皱,呕出了一口老血,这个该死的家伙,明明不学无术的,却喜欢押着歪韵奚落人。

    石一宁见她不理自己,连连叹息:“唉唉唉……这丫头不懂礼貌,叔叔都不知道叫,我好歹是看着你长大的。”

    说完这句之后,没得到回应,有点意兴阑珊,却也没再招她,就那么踢踢踏踏地去远了。

    苗晨欣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为了躲避老爸和他那高调爱秀恩爱的女朋友,她才不会成天地呆在外面学习呢。

    开学就要选文理科了,可是她的成绩却不如人意……

    她的目标:名牌大学;

    她的偶像:学霸。

    她的IQ:曾经有余额,现在已欠费。

    这三组数据凑在一起,那就是悲剧的架构啊。求不得,放不下,人之大苦矣。

    时光倒流五年,那时候的苗晨欣不仅不讨厌石一宁,反而很崇拜他,小时候经常跟着他屁股后面转,石一宁读初中那阵子,可是学霸来着,从初一到初三,长期霸占着年级第一名。

    但是这人要作死老天爷都没办法的,初中毕业那年,石一宁不仅没读高中,反而是离家出走了三年。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发生了什么事,反正谁问也不说,那嘴巴牢不可破,若是革命时代,绝对能修成烈士。

    回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会继续学业,没想到他搁家一呆就是两年,除了跟老街那些神棍鬼混,根本就不干啥正事。

    她自然不能坐视一个曾经的学霸,变成一个没有正形的闲人。

    于是曾经去找过他,认真地背诵了一遍荀子的《劝学》,并做了白话文翻译,一遍又一遍地劝他。

    然而石一宁这厮自己不思进取倒还罢了,反过来还调侃她——

    “喵丫头啊,你看我这个有学习天赋的都看得开了,你既然没有天赋,凑合一下就得了,不用那么努力的。这世上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必非要走‘科举’这一途?”

    好心当成驴肝肺,反被讥讽一番,苗晨欣能不生气?还能理会他的嬉皮笑脸?

    ……

    石一宁绕着河堤走了一圈又兜了回来,远远地看到了苗晨欣,心里不禁乐呵呵,这个丫头发愤图强的样子挺有趣的。

    其实他有偷偷找张瞎子替她排过命盘,张瞎子说苗晨欣不坐文昌,命中没有考运,求取功名只能是竹篮打水。

    当然,这是迷信的说法,如果科学一点,那就是她IQ有限,再怎么努力,这辈子注定不能靠学习来改变人生的。

    有一点需要说明,大凡学生成绩不好,并非是人愚痴不机灵,只是说明你记忆力一般,专注力不够,IQ中这两大因素,往往决定人能否念好书。

    不过呢,石一宁还是很欣赏她这种命里无时偏要求的精神,所以当张瞎子排出了命盘之后,他就直接这么骂了一句:

    “什么命不命的,都是狗屁!主观能动性才是最强大的。荀子说,人定可以胜天!”

    如果换了别人,张瞎子肯定要发飙的,可是石一宁这么说,他只能讷讷附和:“那是那是,阴极而阳,否极泰来,这世上的命格,就是一个指导意义罢了。”

    ……

    却说就在石一宁的眼前,那原本努力学习的苗晨欣,无缘无故的,突然像受了惊似的抬起头来,失魂落魄的,到处张望。

    找什么?石一宁故意躲进了一棵树后面,心中暗暗生出几分捉弄的意思。

    然而没想到的是,苗晨欣这个平时说话轻言细语的小淑女,蓦地撕心裂肺地呼喊了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石一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狮子潭附近有个人在河里浮浮沉沉的,他吃惊的不是人落水了,而是苗晨欣的未卜先知。

    因为他也是在场人,自始至终,那人都没有呼喊过救命,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而且石一宁很确定一点,这丫头是先慌乱,然后再寻找到令她慌乱的源头,也就是说,她是先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发生,然后再去找到答案的。

    这丫头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么?这个……真有点令他意外,嘴巴都不由自主地张大了。

    张瞎子研究过她的命格,就是一个平庸的丫头,咋会有这种能力?有这种能力的人,一般都是四柱纯阴的八字,所谓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

    石一宁走了过去,苗晨欣见到他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浑然忘记了先前的怨憎,大声喊:“宁哥哥,你来得正好!快去救人!”

    石一宁一边将人字拖踢掉,一边开始脱身上的亚麻T恤,他抬头看了看突然变得有点阴冷的太阳,不自觉地嘀咕了一句:“这事有点坑哥啊……”

    他虽然不是四柱纯阴的八字,但是他的灵觉是去地狱里进修过的,这一刻,他感觉很不好,潜意识里觉得马上就会有古怪的事发生,而选择这个时间下水救人,只怕救的是人,捞上来的是鬼……

    脱到裤子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望向那河面,眼睛里尽是诧异的神色,因为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人刚刚沉下去,生魂就飞了出来!

    死得这么快?魂魄离体,一般是要在生机断绝之后一段时间,因为魂魄对**是非常依恋的,可以说是黏度很高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离开,所谓蝼蚁尚且偷生就是这个道理。

    正因为灵魂的这个特性,人死之后会停尸几天,等到灵魂完全离开**,免得有“活烧”或者“活埋”之虞。

    可是这个溺水之人,刚刚还在挣扎,转瞬就魂魄离体了?就这么生无可恋么?

    不要质疑石一宁为什么能看到鬼魂,这些在他而言就是家常便饭,就跟磁石的正极能够感应到负极的吸引一样,此事说来话长,跟他三年的离家经历有关,暂且不提。

    “你怎么磨磨蹭蹭的?快啊!”苗晨欣在岸上跳脚。

    石一宁没有回答她,看着那河面,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惊骇。

    因为那刚刚脱体的魂魄,突然又被一道黑色的旋涡给卷进水里,眨眼间就消失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把那魂魄给吞噬的,但是那魂魄脸上的惊悚让他印象深刻,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能把鬼吓成那副模样?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居然可以将鬼魂吞噬?

    平时经常听到要让人灰飞烟灭的话,其实真要让人魂飞魄散,那是相当不易的,因为灵魂中的魂是累世的因果承载体,具有不生不灭万世轮回的特性。

    可是河水下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逆天而行吞噬鬼魂?

    石一宁越想越是心生寒意,不由打了个寒战。

    “你在磨蹭什么啊?快救人!你,你以前可是很有善心的!”苗晨欣气得不行。

    仿佛是被一句“善心”给刺激到了,石一宁回过头来,眼底莫名有点冷:“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善心是什么东西?能喂我家猫吗?“

    苗晨欣没想到石一宁会突然这么说,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满腔怒火被他一句话给噎在喉头,那心里堵得难受啊。

    说到底,她虽然不想理自暴自弃的石一宁,但心里一直都是有幻想的,因为她心目中的石一宁是个帅气牛叉有担当的男人,却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她憋着自己的情绪,泪却忍不住夺眶而出。

    “人已经没救了,等死者家属来吧。”

    石一宁没再看她,自顾自地说着,还没来由地叹了一口气。

    苗晨欣的悲伤渐渐从脸上消失,变成了绝望和嫌弃,从此之后,她在心中发誓,再也不认石一宁这个哥哥了,以前只是赌气,这次她是真的瞧不起他了。

    眼里,没他!

    心里,也没他!

    生活中,彻底唾弃他!

    在她看来,他放弃救人,就等于放弃拯救自己的灵魂。

    女孩子的逻辑,有时候很神奇。

    而且一旦认定了,一万匹马也拉不回。

    ……

    人果然是死了,尸体到了傍晚时分才打捞起来,而与其说打捞出来的,不如说是尸体自己浮上来的,尸体**之后,细菌产生气体,比重变小,就会自动从水下浮上来。

    那尸体浮肿泛白,呈巨人观,而且腥臭无比,比烂鱼烂虾更甚,令人闻之欲呕,怎么着都像是死了四五天了。

    这下警察就觉得匪夷所思了,从腐烂的程度看,这不可能是刚刚溺亡的尸体啊,他们想找那报警的小姑娘问问清楚,可是人家早就回去了。

    警察当时只能做出一个初步判断,这具尸体并不属于刚刚那溺亡之人。

    但是现在天黑了,不能继续打捞,只能先将这具尸体带回去,在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和死亡时间之后,再做打算。

    以上是官方的判断,石一宁可不觉得这是另外一具尸体,这尸体**得如此之快,一定跟水下的妖孽有关。

    这妖孽也不知是什么来头,不仅可以吞噬灵魂,还有极强的尸气,能快速地侵蚀尸体,他决定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单独来调查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